神學教育的再思

3907_神學教育的再思

【本報主筆】在教會增長氛圍中存在一些攻擊與揶揄,凸顯出華人教會界中嚴重的反智傾向,並沒有因為知識普及化世代的來臨而有所改善,反而是變本加厲地一味左傾。一波又一波的教會增長研習會,以現象化的結果論思維,定義了教會需要哪一種傳道人。這一種反智的風潮始終在華人教會界中暗潮洶湧,且日漸高漲。就在神學院面對強大的功利主義壓力中,進入了五月份各校的招生階段,究竟神學教育應該如何在這個反智的功利主義中,恢復其應有的嚴肅性與真理中的聖徒相通呢?

一、知識導向的神學教育迷思
當神學教育要在廿一世紀找到一條服事教會的道路,首先必須要能開展出終末導向的神聖「聆聽」,謙卑地聆聽那位從終末向我們走來的上帝,是如何對我們與歷世歷代的聖徒提出祂對「國度」的定義。這種指向終末的神聖聆聽,唯有神學教育能夠在一片特會文化中,提供深刻且廣闊的終末視野,讓感受性與增長性的邏輯得到主體位移的釋放。因為,教會始終不是屬於宗派神學,更不會被牧者異象所定義,教會乃是基督的身體,只有應許再臨的基督才握有教會定義的權柄。

當神學教育缺乏以「上帝為中心」的終末視野,將容易淪為教授群制定課程計劃的知識迷宮。神學教育就成為教會牧者揶揄的對象:「不會傳福音的教授,教出不敢傳福音的傳道。」事實上,具有終末向度的神學視域,教會幫助傳道人進入聖靈上帝的引導,與聖子上帝再臨的神聖時空,我們服事的輕省不僅來自等候神的主觀經歷,更是源自於終末導向、上帝掌權的客觀真理。唯有在終末導向的神學視域中,神學教育所塑造的傳道人生命才能獲致真實的謙卑。

二、十架導向的麥種精神
我們固然可以懷著盼望死去,卻終究不能避免死亡的必然性;我們儘管應當盼望豐盛增長的應許,卻無法迴避「受苦」的必須性。方法論導向的教會思維,讓現代文化中的確定性統治了教會建造的機制,使得犧牲受苦、不計代價的「麥種」精神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能複製、可量化的評估方法,也反映出教會對十架真理充足性的認識不足。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當代神學教育的踐行,格外需要幫助神學生在跟隨基督的道路上經歷到「為主受苦」的價值,而非提供最新、最潮的課程設計。在擁護教會增長方法的同時,神學教育需要塑造一條引導神國僕人返回的「受苦」幽徑,不然神學生在進入神學院的開端,所想像的名牧都是舞台燈光齊備、增長量化美名的形象,當年蒙召時那位「無佳形美容的基督」臉龐已逐漸模糊不清了。

三、輕忽聖經的神學教育困局
超自然邏輯的重新定義,是當今神學教育的嚴肅挑戰。當神學教育被妖魔化為知識與學術的象牙塔時,我們應當扎根的基礎,絕非僅增加狹義的「實踐神學」科目,引導學生如何「技術性地建造」教會,而應當是「本質性地建造」教會。換言之,神學教育的當務之急乃是深化「聖經神學」的研究。缺乏上帝親臨的聖經研究、解構神聖在場的詮釋分析,無疑是知識化的聖經研究需要被批判的地方。

今天神學教育需要扎根之處,就是上帝親臨啟示與言說的現場—聖經。唯有尊重永活上帝在聖經中每一章節的說話,超自然才能成為真實的自然;而奠基在特殊啟示普遍化的真理,才能將教會建造在有根有基的客觀啟示之上。

四、門徒導向的神學教育
師生關係本身就是一種教育,一旦神學院的教師群體沒有重新恢復「師徒關係」的門訓互動,神學教育被批判為不實用的知識活動諢名,將永遠不可能撕掉。

耶穌所建造的信仰群體,始終都是在門徒訓練的關係前提上進行,神學院的教授因為謹慎的緣故,不可能將自己類比為基督的絕對主權,卻也因此,連洗澡桶中的嬰孩─「門徒導向」的真理,也一併倒進水溝。然而,一旦老師與學生之間,缺乏承載知識的生命連結與互動關係,再怎樣精彩的神學傳統都將冰冷地躺在圖書館的研究桌上。

儘管持續地與神學生建立深度守望的生命關係,對於需要兼顧學術研究、校務行政、教界聯繫多重任務的教師群體來說,實在是不可承受之重,卻也是極度所託付我們不能放下的十字架。

小結:
神學教育,始終不會是一個宗派與超宗派教育機構的故事,而是反映出一整個世代如何嚴肅回應信仰傳統的見證。唯有以上帝的終末為主體,懷抱著麥種受苦精神的委身行動,引領會眾重返上帝啟示的聖經詮釋,並且奠基在師徒關係的生命培育上,神學教育才能在當代牧者主義、增長主義的浪潮中站穩腳步。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