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寄望創造價值的基督徒

little boy jumping and having happy time, Sillhouette concept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上週有機會獲邀前往香港服事,時代講堂的主題是「財富分配與經濟正義」,沉重的主題反映了全球當前的共同挑戰:在貧富差距日益加劇的時代裡,資本主義的創造與社會主義的分配,都過不了人的罪性這一層厚重的障礙,但當基督的身體與社會對話之際,基督徒往往一時詞窮。

這個困境不是比口才、比邏輯所能解決的困境,人類實驗了數百年,經濟與社會制度似乎都走進了兩難的僵局,一時恐難脫泥淖,就業、所得與財富分配是難解的困境。對基督徒而言,我們很幸福能寄望那位全然慈愛又全然公義的上帝,超越理性辯證的死胡同,在生活的實踐中為我們帶來真正的救贖。

以創新突破困境不容易
有人倡議以「創新」突破當前困境,無論是技術創新、產品或服務創新、模式創新、體制創新,看似資源不夠分配的時代,唯有創新才能解決資源的短絀,唯有創新才能在既有之外找到新的可能。創新有賴源自於發揮創意的創造力,創造一詞的意義不僅是Creation,同場對話的曾劭愷老師提到在清教徒的年代,創造包含了Productivity的深切意涵,而這個字正是當代欠缺的「生產力」。

生產力在經濟學中有個很簡單的定義:產出與投入的數值或比例,當前的問題是投入後的轉化效率太低,以至於我們消耗了許多資源,卻換回了有限的成果。產出(Produce)具體成果的能力是這個時代迫切需要的轉化觸媒,我們雖然不能如上帝一般地從無變有,也就是近兩年在創新圈裡談的「從0到1」,但我們可以努力將1放大到100,這是人所能擺上的,但無奈當前的世局過於複雜,彼此抵銷的力量干擾了生產力的釋放。

近來,許多對於魚目混珠的創新提出負面評價,正由於創新本身的認定具有難度,台灣在小確幸的指導下耗費了許多心力在很容易就被取代掉的「創新」上,在可辨識度不高、差異性不足的兩大箝制條件之下,這些輕薄短小的創新都很快被更大的創新浪頭淹沒。這些敢於踏出去的努力,固然值得鼓勵,但所耗費的心力與時間都是不可逆的。

以年輕人為例,若到了卅歲還載浮載沉於創新的洋流中,回首來時路發覺一事無成將失去前進的勇氣,要重新開始的動能也可能被磨耗在挫敗的經驗中,難以平復。這是當前台灣年輕一代的失落,有識之士的前輩們想伸出援手,卻多在忿忿不平的情緒中被阻隔,世代間的溝通往往被「正義」的民粹給模糊了焦點。

傳遞屬天的分配價值
信仰純正的基督徒應該都是左派,從舊約到新約,所有的信仰價值都圍繞著對鰥寡孤獨廢疾者的憐憫與慈愛。因此,具有創造力與生產力的左派,首先要講究的不是資源的分配,而是致力於創造與生產的簡樸生活中,也伸出一隻援手照顧那些需要的人。

天父的兒女是照著創造宇宙的天父形像造的,理應充滿著創造力與生產力的爆發性。具備資源開創能力者,若能體察天父的心,就會超越左派與右派地發揮創造力進行資源的分配。

這個時代需要的是有路可走,而非路線之爭。高言大智的空談造成台灣停滯不前,越來越多的呼聲是針對真正能解決問題、創造價值的人。

在這個混沌的年代中,基督徒應展現捨我其誰的氣魄,積極地參與創造價值的各類活動,並以僕人服侍般的姿態向世人傳遞一種屬天的分配價值,當前的困境才有撥雲見日的可能,世人也有機會在創造價值的積極與分配價值的謙卑中,重新認識這位偉大的上帝。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