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思念的盼望─香港歌手彭家麗的生命故事

3909_彭家麗1

文字/Priscilla Fung  攝影/Tidus(部份由受訪者提供)

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就像給人生打了底子,往後即使遇上起伏跌宕,這份來自家庭的強大後盾,能成為笑迎風雨的力量。

香港歌手彭家麗(Angela)生於一個五口之家,與姊姊及弟弟感情要好,小時候甚至睡在同一個房間,三姊弟會時常促膝談心。「我們家沒有什麼家規,爸爸卻是以身作則,成為我們的榜樣;媽媽則自小教導我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五口之家成為心靈後盾
公園是許多香港人的童年集體回憶,Angela亦是其中一份子。「小時候父親常常帶我們到家附近的公園玩,他會提前一天到公園埋下『寶藏』,然後翌日帶我們到公園尋寶,還畫了藏寶圖,讓我們跟著指示去找出『寶藏』!」爸爸這份心思,為子女帶來金錢也買不到的快樂童年,讓Angela回味至今。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與爸爸的關係像朋友,使Angela自覺童年十分幸福。「爸爸為家庭付出很多,數十年來過得很節儉,只為自己買幾套衣服,其他全省下來給家人用。與媽媽的溝通反而是比較單向。以前覺得媽媽囉唆,而我是一個比較喜歡靜的人,所以有時會覺得她很煩。其實她是出於對子女的關心,自然事事噓寒、叮囑。」

從小在充滿幸福感的家庭長大,讀完書第一份工作便是當歌手,Angela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有點像溫室中的小花闖世界,從未知道世途險惡,漸漸認識到社會的陰暗面。而家庭頓時成為她強大的後盾,父親時常給予意見和提醒。「代溝與隔閡從來沒出現過,我和爸爸幾乎什麼話題都能說,即使入行後遇上難題,也會跟爸爸商量。」

對於她入行,家人都是支持的,「只要不學壞」是唯一條件。到後來要練歌,家人為她添置音響;她要學開車,姊姊出錢資助。在百般寵愛之下,當1994年,她憑《從不喜歡孤單一個》一曲,首次在樂壇頒獎典禮獲得獎項,卻毅然決定與公司解約,「家人對於這個決定,或許也覺得有點奇怪吧!但他們到頭來也是支持我的,只要我開心。」

到後來Angela開辦歌唱學校,開始了教唱生涯,家人發現她恢復開朗性情了,「教唱歌令我整個人不同了,以前作歌星時壓力很大,很不快樂,因為付出與收穫實在不成正比,也有很多不公平的情況,心態上很難平衡。可是只要我用心去教唱歌、學生能掌握技巧,我會見到成果,這是我很享受的事情。」幸福家庭造就出恬淡的個性,從1995年開辦學校至今廿二年,Angela從沒為她當初的決定後悔,「這些年我過得很快樂。」

媽媽比Angela更早接觸基督信仰,「記得有段時間,媽媽認識了一群基督徒朋友,會跟她們到教會去,還時常買十字架飾品給我們。」

彭家麗(前排中),與父母親、姊姊、弟弟的感情相當要好。

彭家麗(前排中),與父母親、姊姊、弟弟的感情相當要好。

「扑頭事件」帶來信仰陰霾
後來因為一個事件,令Angela的母親不願意再接觸基督信仰。「曾有牧者和弟兄姊妹到我們家,為她除掉偶像,她親眼目睹牧師打碎偶像的頭,不料沒多久便發生我被扑頭(以硬物敲打頭部)的事件!『別人扑「偶像」的頭,「她」便扑我女兒的頭!』媽媽當時說過這樣一句話,有一段日子再也不願意接觸基督信仰。」

那是2004年二月的某一夜,Angela與朋友聚會後,在佐敦被人扑頭打劫,頭骨破裂,她險些喪命,卻成為她接觸信仰的契機。而這段休養期間,她在圈中朋友的邀請下,開始去「藝人之家」聚會,經過足足半年的聽道,她才決志信主,成為基督徒。

當她告訴媽媽自己信主了,當時媽媽回應說:「我曾這樣祈禱:『如果這位神是真實的話,便帶我女兒去藝人之家信主吧!』」那是扑頭案之後的事。原來母親即使在蒙受心理陰影之下、信心軟弱之時,仍不忘為女兒禱告,並以此印證上帝的真實。

可是這神蹟般的禱告應驗,還是不足以讓母親走出「扑頭」的陰霾,直等到2011年的聖誕節來臨。「每逢較大型的節慶,我總會接到一些演出工作,不知為何,那年聖誕節竟然一個工作也沒有。當我心裡感到奇怪之際,喬媽邀請我家參與一場教會佈道會,沒想到爸爸媽媽竟然答應出席。其實之前每逢到教會去分享,我都會邀請父母出席,後來他們聽多了,我再邀請他們,他們也不去了。」

一個似乎落單的聖誕節,卻成了Angela有空陪伴父母參與佈道會的時機,「在牧師呼召的時候,他們兩人竟然同時舉手決志了!你說神多奇妙,那年聖誕若我有工作在身,便無法把他們帶到這個佈道會了。」

母親節經歷喪母之痛
Angela的母親從發現患肺癌,到去年母親節當日離世,整個過程不過短短三個多月,生離死別總是教人措手不及。

然而在陪伴和照料的這段日子,卻讓Angela重新認識母親。「在陪她看診的過程中,往往一坐就是兩個小時,她可以不斷的說話。從前我會覺得她嘮叨,但當時學會聆聽,發現原來媽媽是很可愛的,不溝通是不會知道的。而且她會觀察別人的行為,再向我們分析,希望我們不要學。她到生命末了還是抱著一顆想教好我們的心。」

母親離世之前,在醫院病床接受了灑水禮。「我沒想過她之後會走得那麼快,一時也找不到機會向她提出接受洗禮的建議,生怕她感受不好。反而是爸爸之前先提出:『不如你邀請牧師來病床為她施行灑水禮吧!』我才如夢初醒,沒想過有這辦法。當下我的手開始發抖,打電話請相熟的牧者來,哪知他正巧在附近,不到半小時便趕來了。整件事很奇妙,彷彿預先安排好的一樣。」

後來Angela於病榻旁陪伴母親一整夜,在疲累不堪之際打算回家洗澡、小睡片刻,沒想到竟成了一個遺憾。「就在我小睡片刻時,媽媽的情況突然陷入危急,家人傳信息給我,睡夢中的我沒有聽到,等到媽媽嚥了最後一口氣,我方才接到電話通知:『媽媽走了。』我愕然道:『啊?走了?』」

Angela立刻衝出家門,當時她急瘋了,但整條街空蕩蕩的沒有車,到後來上了一輛車卻是新界計程車,不能直接載她去目的地。「在那一個多小時轉來轉去的車程中,我實在不知如何形容那種心情。媽媽已經走了!原來我已見不到她最後一面!」

一家人等Angela到達醫院後才辦理手續。喪母之痛固然椎心,但三姊弟的焦點很快就轉移到爸爸身上。甫踏出醫院,Angela問父親:「爸爸,你OK嗎?」爸爸惘然說:「我也不知道,我現在不知道自己是怎樣。」

「媽媽是家庭主婦,時常在家,除了爸爸以前上班的日子,她和爸爸幾乎是一天廿四小時都在一起,就這樣共度了五十年,所以我會很擔心爸爸的心情。但這一年來,我覺得爸爸很堅強,至少我從沒見過他在我面前嚎哭。」

永恆盼望撫慰思念傷痛
這一年間,Angela常花時間陪伴父親。「除了工作以外,我都陪他一起,連到上海出公差也帶他一起去,工作結束便和他到處遊玩。」然而,睹物總是思人,尤其是思念的人與自己共度了五十年,更是處處都能勾起揪心想念。「不論到哪兒去,他總會提起媽媽。」

當思念太深,就會盼望對方入夢。從上海回來後,父親做了一個這樣的夢:「他夢到與媽媽同遊上海,然後媽媽坐上了一隻船,走了,他說為什麼她不等他,便坐著那隻船走了?」Angela憶及此,也泫然淚下,「子女能做的就只有陪伴,但爸爸心裏那份思念,卻只有他自己承受。」

支持著父親走過這段傷痛日子的,是來自一份永恆盼望的力量。「因為是爸爸主導灑水禮這個決定,所以我相信他也很相信將來能夠在天家與媽媽重聚,這成為我們共同的盼望。」Angela雖然很遺憾沒能見媽媽最後一面,但她很感恩母親在離世前接受了灑水禮,能帶著這份平安回到主的懷中。

事隔一年,Angela的爸爸還未完全回復心情,還不願意去教會,「怕別人問起他另一半,要交代很多事情,他暫時有點抗拒與陌生人聊天。」對此,Angela覺得有責任要陪伴爸爸走出去,「要找適當機會,讓他多參與聚會,當然也要隨著他的心情,不能強迫。」

天父的尋寶遊戲
原來不只Angela的父親,就連天父也喜歡和祂的孩子玩尋寶遊戲,祂把尋寶提示安放在Angela母親的床頭,藏寶圖的名字是「詩篇廿三篇」。

就在訪問Angela的前一天,Angela探訪了一位朋友的朋友。「朋友本來邀請我拍攝一段影片,去鼓勵一位患肺癌、對神失去信心的朋友。可是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竟然提議:『不如我們一起去探望她吧!』」到了探病那天,Angela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怎樣才能讓這位病人重新振奮起來?「我向她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見證,她依然說:『我覺得神已離開我。』然後我又向她講『足印』的故事,她好像有點明白了。」

然後,Angela想起母親曾掛在床頭的詩篇廿三篇經文,便問她:「你有沒有讀過詩篇廿三篇?」這時對方愕住了。「原來她一年多前信主的時候,這是神送她的第一篇經文。因為母親的緣故,去年我也唱過《詩篇廿三篇》,沒想到那一晚我又跟這位朋友一起唱了。」

上帝藉著這一連串奇妙的牽引,讓這位患病朋友尋找到「祂同在」的寶藏,也讓Angela尋找到灑落人間的母愛,看到上帝是如斯實在。

彭家麗五月份將舉行一場演唱會,她希望藉著音樂把上帝的奇妙作為彰顯在舞台上。「這不是一場佈道會,但我會用音樂把我的生命歷程串連起來,希望讓人看見有神的生命是如何的不一樣。」(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