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的格局,在主題

3911_生命主題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書寫生命的故事其實就像寫小說,格局高低,常和我們所設定的主題有關。

所以,什麼是我們一生追求的主題呢?

總不脫離我們的熱情和理想,自然,也和我們一生的執著和掙扎有關。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有些人可能會說:我沒有那麼偉大,會為自己的生命預設什麼主題,還不都是過一天,算一天。那麼,我要問的是:你生命中最怕失去什麼呢?失去什麼會讓你痛、且痛徹心扉捨不得放手?那也可能無可選擇地成為你的生命主題。

所以再問一次,什麼是你生命追求的主題?

如果現在生活裡正面對許多的難題,老實說你的主題就特別重要了,因為那是支撐你走過所有困境的脊梁骨。若撐不起,就成了壓碎你生命脊梁骨的鎖鏈,像梵谷。

那麼怎知自己生命的主題好不好呢?這可不在道德意識形態是否高尚,或像蔣中正講的:「生活之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之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因為不管再怎樣宏大,也必須在生命難題中經得起考驗,才能成為生命的主題。

而且這生命考驗無需大,更不需要多,只要醫生一臉凝重地對你說:「你裡面的那個瘤不太好……」霎時,你裡面什麼東西就碎掉了,因為第一個受到打擊的,就是你對生命原有的計畫自此全被破壞了。

所以你生命的主題撐得起你生命中的挫折嗎?

一般人的生命主題,大約不脫這三項:追求享樂、心中所重的價值觀,以及生命中的掙扎。

●追求享樂,常成為生命的主題

老實說,生命主題的設定,常和我們對在世的時間感有關。如果「這一生」就是我們全部的故事,便會想要把最大的資產投資在今生,在那些可以為我們帶來享受和快樂的東西上面。

追求快樂和享受,也可能是許多人共同的生命主題。然而1971 年,在一個里程碑式的調查研究中,研究者得出一個理論叫「享樂跑步機」(Hedonic treadmill)。這理論說,生命中無論發生重大的好事或壞事,人也許短期間會被震盪,但很快地又都會恢復到一個相對穩定的幸福水準,不會感覺特別幸福或特別痛苦。

然而,如果只快樂一下下,或者難過一下下,就又回到沒有特殊感受的狀況,那麼追求享樂就形同一個人在跑步機上無止境地奔跑。為維持原本愉悅的程度,一個人必須不斷地增加花費、不斷向前奔跑,最後體力用盡,錢財花完,幸福卻沒有長進,望過去不過是永遠的虛無,氣喘吁吁地在原地跑步,如此而已。

悲喜為何如此短暫?調查研究說,人對生命中一些事件的情緒反應,很像我們平常的感官調適。比如說,我們的眼睛在黑暗中常會自動調整,瞎一會兒,便又會恢復視力看見物體。因此,無論碰到好事、壞事,只會暫時影響我們的快樂感受,然後人很快地便會自動調整回中性的感受,船過水無痕。

如此說來,樂透獎得主一旦發財的興奮感覺慢慢退去,便會開始覺得也不過如此,不會比未贏得任何獎項的人更快樂一些。反過來說,一個剛被截肢的人,一旦不幸的感覺淡去後,也不見得會比擁有雙腿可以健步如飛的人,有更多的不快樂。所以快樂和你所經歷的事件不見得必然有關。

但是,人為何還要不斷地追求快樂呢?因為很多人都對快樂有個錯覺,認為更多的快樂就在轉角,在下一個目標、在下一個新結交的關係裡,或在下一個要解決的問題中。我單身時,交男朋友若覺得不合適時,總覺得希望就存在於下一個男朋友身上,像那本書《下個男人會更好》。我們總覺得現在手上的牌若打爛了,換下一手牌就一定會轉運,對,很像賭博。

卻沒想到等在轉角的,很可能是一個打擊、一條死路,或者,等待我們的是一個絕症,馬上要面對今生生命的終點時,所有過去努力收集的快樂,瞬間褪色。追求享樂的生命主題其實很脆弱,因為追到手的幸福很短暫,失去的威脅卻時時有。最可怕的是,像在跑步機上把自己跑死了,也還在原地,沒有向前進行一步。

●心中所重的價值觀,常成為生命的主題

有人很看重碩士、博士,認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自己念了一兩個碩士,還要兒女念。但是現在年輕人比較喜歡輕鬆過日,認為何必那樣辛苦?大學畢業後,說:「要想一下自己將來要做什麼」,這一想,就是一整年待在家裡無所事事。或者找到一份還可以的工作,夠開銷就待下來了。孩子成為流行的「三低族」:薪水低、職位低、企圖心低,可以說是許多父母的噩夢。但有些父母不死心,硬要把「逼兒女念碩士」活成生命的主題了。

我也認識一個當醫生的父親,希望「龍生龍,鳳生鳳」,每個孩子都能成為醫生。結果孩子或者因為能力不夠無法從醫科畢業,或者有能力念出來,卻因為反叛而硬是轉行。父親見強逼不成,華人父母最會用的一招就是:斷絕關係!結果弄得母親夾在其中很是痛苦,兒女過生日也只能偷偷地在外面幫他們過,一家破裂,只因為父親生命的主題是「逼孩子做醫生」。

我們心中所重,常是我們的熱情和理想,這很容易活成我們的主題。但危險的是我們還想把這主題擴大,成為整個家庭的主題。結果成為對兒女的一種迫害,篡改了我們孩子的故事,從未允許他們活出神在他們身上的旨意。

我女兒從小就對弱勢女人有負擔,當別的女孩在討論化妝和時尚的時候,她卻問出:「阿富汗的女人為什麼不能受教育呢?」上大學時,她想念女性主義,這是一個讓許多基督徒很陌生、又很害怕的專業。我印象中的女性主義,就是一群憤怒女人的吼叫(Angry woman screaming)。問她為什麼要學這科?年輕的她居然回:「我想拯救女人!」一旁的弟弟聽了,便問:「你從小到大都和女孩子合不來,妳確定她們想要被妳拯救?」而我這做母親的則說:「好,那妳就先幫我洗碗,妳先救我這個女人吧!」

就這樣亦詼亦諧地想把她的注意力轉移。結果她以申請生物和女性主義雙修的方式進入大學,念生物系是為了安慰父母。直到女兒念到大二,數學怎麼拼命學都過不了關,女性主義課程卻全都拿到A,我終於在神面前順服下來。因為看到她對這方面的熱情,自小從未變過,我開始放下自己不同的價值觀,謙卑下來學習女性主義到底是怎麼回事,也開始讀一些這方面的書,來建立一些可以和她對話的語言。到底,這是她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

所以,什麼是我們生命故事的主題?其中要避免的錯誤,就是絕對不該讓孩子活出我們的夢。而是,我們要支持、成全孩子的夢。

●生命中的掙扎,更可能成為生命的主題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掙扎。如果生命中的掙扎夠大,耗盡我們所有的時間和心力,即使未經自己主動的選擇,卻已可能活成我們的生命主題了。

比如說小時候曾經被性侵犯,一生都生活在黑暗的回憶中,進入到關係裡,便產生許多的問題,走下去就成為一個「受害者的人生」。

或者一場病,讓我們的一生重點全變成和病痛纏鬥,「病」就成為整個生活的內容,也成為自己全心的關注。碰到誰,說出來的故事都和自己的病情有關:「昨晚又睡不好、老是頭痛」,或者抱怨這裡痛、那裡痛,全身都不爽。

也有的人配偶發生了外遇,即使配偶回頭,還是到處抱怨配偶的出軌,把生命主題活成「怨夫」或「怨婦」。

生命中所有的苦難都會產生傷害、怨恨、不甘和抱怨。因而我們要問的是:我是否有一個更堅固的生命主題?可以成為生命的脊樑骨,能經得起這樣的撕裂或放下?還是我們的苦難和傷害,就是我們一生的主題?

有沒有一種生命主題,可以讓你的心得到最大的喜悅,同時又不依託在某些終會消失的短暫物質上呢?有沒有一種生命主題,是可以說明你走過困境,活得還是可以有尊嚴,也不喪失榮美呢?

2006年,也就是自上一個享樂研究卅五年後,另外一個調查出來了,叫「超越享樂跑步機」。研究人員改變了理論,說:如果你下工夫,快樂就可以被提高。怎樣提高?就是當面對困境或者失望時,採取重新審視的策略,也就是重新排列你生命的先後次序,然後創造新的故事來解釋所發生的事件。

比如說一個人進入老年,若能調整自己的心態,比較可以用幽默和耐力來面對衰老的處境。

在此,我認為有幾個重點可以讓我們思考:重新審視生命,重新排列生命先後次序,然後創造新的故事來解釋生命,進而幫助我們的故事走向有一個提升。簡單來說,就是透過改變主題來改寫生命的故事。只要生命還沒走到盡頭,改寫,永遠不會太晚。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