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3》少年路德的溫暖回憶-艾森納赫

艾森納赫古城門 。
艾森納赫古城門。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馬丁路德滿一歲之後,舉家遷居到附近的村鎮曼斯菲爾德。其父漢斯經過多年的努力,成為有實力承租銅礦場和冶煉廠的礦主,也取得人人艷羨的城市公民身份,有資格參與市議會。

漢斯不僅自己力爭上游,也渴望看到自己的下一代青出於藍,他對路德寄予厚望。

在曼斯菲爾德接受初階教育
自幼,路德便在體罰的環境中長大,父母對他家教甚嚴。在幼年的求學過程中,一個上午被打十幾次乃是家常便飯。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路德在七歲時就讀曼斯菲爾德小學,學習初階拉丁文。班上遲到的同學會當「驢」,戴著木製的驢頭罰站上課。另有一位同學被指定為「狼」,負責逮捕不說拉丁文而說德語的同儕,被逮到的「現行犯」,就成為下一個戴驢頭的倒楣鬼。路德回顧這段求學歷程曾說:「學校如監牢,課堂如囚房,老師像殘暴的獄卒,學生像馬廄的驢子。」

這種在童年被狼抓和刑罰的記憶,不知是否加深路德心靈上莫名的焦慮感?是否路德因著父母權威式的嚴厲管教,讓他把權威者的震怒投射到天父的形像上,導致他時而感到天威駭人,時而陷入一種自慚形穢的抑鬱?

修道生活的初次啟蒙
路德的家境在他青少年期雖然獲得改善,但礙於家裡還有其他的兄弟姊妹需要養育,父親決定先將他送到位於今天德國馬爾德堡(Magdeburg)的「共同生活弟兄會」接受基礎教育。

「共同生活弟兄會」(Brethren of the Common Life)興起於十四世紀中葉,在我們今日所知的德國及荷蘭一帶組織起平信徒的修道社群。他們提供免費的受教機會,讓許多中下階層的孩子有機會學習。

共同生活弟兄會最知名的人物是《效法基督》的作者金碧士。另外,與路德同時期的荷蘭人文主義者伊拉斯姆也受教於德文特(Deventer)當地的共同生活弟兄會。

時年十四歲的路德在馬爾德堡受教一年,令他印象最深的倒不是課堂的學習,而是某次他在路上看到一位成為修道士的貴族,這位貴族因著長年苦行而身體虛弱,骨瘦如柴,且叫人沿途鞭笞他的背,藉此治死肉體與今生的驕傲。這幅景象,在少年路德的心中烙下深刻印象,令他心生感佩。這是路德對「苦行修道」的初次體認。

在艾森納赫接受拉丁文進階教育
一年後,路德的父親把他送到母親的娘家所在地──大城艾森納赫(Eisenach)去接受進階的拉丁文教育。拉丁文在當時是學術語言,也是上流社會及知識份子的溝通語言。讀完拉丁學校,接著就可以攻讀大學的文學學士。

路德被父親送到由方濟會創辦的聖喬治拉丁文學校,路德也就近在一旁的聖喬治教堂聚會,並參與詩班服事。路德在改教運動開始後仍與這間教堂保持互動,曾受邀到這裡講道;而路德的好友,亦即在之後繼續發揚路德教義與神學的尼古拉斯‧馮‧安斯多夫(Nicolaus von Amsdorf)也葬在這裡。

在路德過世一百多年後,有一位名人在艾森納赫誕生,這人在聖喬治教堂(德文:Die Georgenkirche)接受嬰兒洗,同樣參與它的詩班,並且也就讀同一所拉丁文學校,成為路德的「小學弟」,這個人就是大音樂家約翰‧塞巴斯提安‧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路德和巴哈就讀的這間拉丁文學校,在廿一世紀的今天仍然繼續辦學。路德當時的老師特雷博紐斯(Trebonius)是個既有智慧又有遠見的人。他進課堂會向學生脫帽致敬,因為他說:「誰知道,這群年輕人當中或許將來會出現令人尊敬的市長、醫生、大臣,甚至是偉大的統治者。」特雷博紐斯真是一語成讖,因為這間學校果然誕生了一位留名青史的改教家。

艾森納赫聖喬治教堂修復後的外觀。

艾森納赫聖喬治教堂修復後的外觀。

路德的屬靈母親烏爾蘇拉
十五歲的路德天資聰穎,要應付艾森納赫的課業要求是游刃有餘。熱愛音樂的他,在聖喬治教堂擔任詩班員,平時也和同儕組成小詩班,挨家挨戶獻唱「打工」,換取食物或金錢。

路德優美的歌聲和真誠有禮的態度,吸引了一位上流社會婦女烏爾蘇拉‧蔻塔(Ursula Cotta)的注意。烏爾蘇拉出身名門,父親曾是市長,丈夫也是艾森納赫市議會的參事。巧的是,她也是路德的遠房親戚。

烏爾蘇拉看出路德的音樂天份,也注意到他認真投入教會服事,於是說服丈夫讓路德住到家裡,照顧兩人的幼小孩子,一方面讓路德可以免費吃住,二來讓路德在異鄉擁有家庭式的溫暖。

在艾森納赫舊城門的不遠處,可以看到一座路德雕像(每座路德城都會有自己的路德雕像)。在雕像的底座刻劃著路德生平,其中有一幅極為顯目,描繪一位婦人在教導路德,那位婦人即是烏爾蘇拉。

後世藝術家根據路德在蔻塔家的生活繪製了一些畫作,其中最有名的一幅是少年路德站在烏爾蘇拉面前歌唱。由此可知,路德曾被朋友們讚譽為音樂家並非浪得虛名。有些畫作也描繪路德之後的家庭生活,看到路德在家庭禮拜時彈奏魯特琴。當年未曾料到自己後來會結婚的路德曾說:「如果我有孩子,就不會讓他們只學語言與歷史,我會讓他們也學習歌唱、音樂與數學。」

有人曾說,烏爾蘇拉猶如路德的第二位母親,她以真摯溫暖來善待路德。烏爾蘇拉大約在1511年過世,路德後來始終與她的兒子保持聯繫,十分感念當年烏爾蘇拉對他的照顧。

今天許多人到艾森納赫的「路德屋」參觀,該址並非路德的住家,而是當年蔻塔夫婦提供他寄宿的地點,路德在此度過他充滿溫情的少年時光。沿著「路德屋」再往上走一小段路,即是巴哈的故居。

路德與艾森納赫的故事還沒有結束。這座帶給他許多溫暖回憶的城市,也將在他改教志業如火如荼展開的過程中,成為他的庇護所。

廿年後,他將重返此地,蟄居該城西北郊區的山上城堡,化名約克,潛心進行新約聖經的翻譯。

路德青少年時期的住屋。

路德青少年時期的住屋。

烏爾蘇拉與路德。(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烏爾蘇拉與路德。(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