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妻密語》是台灣大女人,還是韓國小媳婦?

3913_是台灣大女人,還是韓國小媳婦?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不久前,我們夫妻回台灣親戚家過節,我拿著剛買的瓶裝飲料從外頭走進來,便把飲料遞給先生。先生接過去喝,只見某位親戚在一旁打趣,說:「你們韓國都比較大男人喔?飲料拿了就先喝,也不問問老婆要不要來一口。」我聽了噗嗤一笑,趕緊澄清,說:「不是這樣。我回來的路上已經打開喝了好幾口。先喝的人是我啦!」

被誤認為苦海小媳婦
我先生在台灣聽多了「大男人」,早練就金剛不壞之身,所以對親戚一言毫不在意,繼續喝他的飲料,談笑自如。倒是我慶幸自己擋下這局,免得先生日後在親戚的耳聞中平白遭殃。

我也曾聽台灣友人抱怨,說我的先生很「大男人」。理由是因為我先生跟他們夫妻說話時,對那個妻子連正眼都沒看一下。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記得新婚之初,我們夫妻住在韓國,台灣親友大概是韓劇看多了,以為我就像電視裡苦海中的小媳婦,手拿抹布跪著擦地,天還未亮就要摸黑起床做早飯,每天只能吃冰冷的韓國泡菜,滿腹委屈卻只能蹲在房裡默默拭淚。這種想像,無非是以為我有一個凶神惡煞的婆婆,或有一個傳說中的韓國大男人老公。

但是我在韓國過得很好。夫妻倆自己住,感情融洽。結婚初期,我跟公婆語言不通,比手劃腳都來不及,哪有什麼工夫去衍生婆媳問題。

我們幾年前從韓國搬回台灣之後,我也常聽街坊鄰居稱讚先生,說:「妳先生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韓國的大男人耶,他看起來好斯文,笑起來好親切!」

這些對異文化的刻板印象,導致婚後常有人問:「妳老公是不是很『大男人』?」這個問題就像天外飛來的一枝箭,中箭之人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被射穿──除了來自韓國,我先生做了什麼,讓他躍身傳說中的「大男人」?

韓國婆家的「大女人」
不過,就如同先生在台灣榮登「韓國大男人」寶座,我嫁去韓國,也成了眾人眼中的「大女人」。

我們婚後過了兩個月,公婆特別挑了一個週末,千里迢迢從南部到首爾來看我們。公婆來訪,也是對我這個小媳婦的驗收時間。

但是我對韓國菜一竅不通,也不知道怎麼用韓國食材煮成中菜,桌上擺的盡是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泡菜,就連韓國每家必備的壓力飯鍋我也不會用,煮出來的一鍋飯半邊糊、半邊生。

結果,公婆在我們家吃的第一餐飯,還有勞婆婆親自下廚。吃完了飯,公婆看我家廚房要什麼沒什麼,又兜去超市買了一大袋東西回來。

公婆回老家後,打電話給大姑,傷心地說:「我們兒子實在好可憐,娶了外國媳婦回來,在家連飯都吃不飽!」

韓國人說中國人奉行「女性權位主義」,這個說法,在我這個家事不精通、又拿不出熱心來招待公婆的媳婦身上,似乎找到許多證據。

我常常很白目。親戚聚會時,按輩份應該是我這個小媳婦削水果給大家吃,但是我卻和別人一起坐著等吃水果。當婆婆及姑姑們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我不僅沒幫到什麼忙,還在陪外甥玩。我常常該洗碗的時候沒洗碗,該為長輩泡咖啡時自顧自地喝咖啡,該幫忙婆婆及姑姑們時,還站在原地發愣。

有一次,婆家親戚對我說:「聽說你們女人氣燄都不小,在家都不煮飯,都讓老公下廚……」這個嘛,我知道好些台灣家庭不開伙,或者丈夫常下廚。但我只覺得是雙薪家庭忙的沒空煮,或是因為丈夫對煮菜有興趣,倒沒想過是女性強勢所導致。雖然不知道親戚從哪兒聽到這個說法,不過,我的白目之舉應該讓他對此更加深信不疑。

我在韓國是個異鄉人,不管別人看我是個大女人與否,我只感覺自己是個韓國小媳婦。每天的生活都像在闖關,只是未必順利通關罷了。

究竟我是台灣大女人還是韓國小媳婦?在我們夫妻搬回台灣之後,真相終於大白。

我們來台後第一次回韓國婆家,那時距離我們離開韓國不過一年,曾經熟悉的規矩已令人陌生,我才發現,我對先生的敬重漸漸流失。有一天晚上我剛從廚房忙完出來,看到先生躺在客廳裡看電視,跟他說話時,便順勢用腳尖踢他一下。這個小動作引發先生不快,覺得我不尊重他。先生馬上指正我,公公也在旁邊。

我立刻道歉。我一直把這件事存在心裡,因為我也很驚訝自己為什麼要踢那一下?

以敬重之心經營異國婚姻
一個小動作,流露出我心中對丈夫的不尊重。儘管大多時候我們夫妻相敬如賓,但我心底對丈夫這個角色的怠慢、以及唯我獨尊的性格,仍在不經心的細節中竄出來。我不喜歡韓國人說我大女人,但我的確是。

我們夫妻結婚邁向第十年,現在的我會把水果削好,還可憑一把水果刀,將果皮削成中間不斷的一條龍。我會醃好幾種泡菜。我學會在婆家什麼時候要泡咖啡、洗碗、端盤子。我學會主動服事的態度。某一年回韓國探親,親戚笑說:「現在終於對妳滿意了。」

在韓國看為美德之事,到了台灣,有些人覺得這是因為我嫁給大男人的結果。就像在台灣的新好男人標準,去到韓國,人家認為這是因為我們的女人很強勢。每個文化都有一套對夫妻角色的看法,雖然有些韓國文化我還是無法全盤接受,至少我可以抱持尊重,而論斷的態度有損無益。

到底先生比較大男人,還是我比較大女人?其實這在婚姻中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放下自己,成全另一半,至終互相成全。

有一年,我們接待韓國親戚到台灣一遊。某一天,先生一時心急,摔破廚房裡一只精美的托盤,我趕緊上前掃地、幫忙收拾碎片,什麼都沒說。這一幕看在親戚眼中,事後親戚對我說:「我一直對你們的文化有不好觀感,但是剛才看到妳對先生的尊重,我非常感動。」

其實我只是幫忙掃地而已,並非什麼壯舉,但是我沒有開口指責丈夫,卻深深摸到親戚的心。原來,先生的家人並不要求我多麼能幹,他們在乎的是我有沒有尊敬先生。

我也鬆了一口氣。我明白,畢竟我不是韓國人,何苦強求自己做成道地的韓國小媳婦?但是我可以收斂自己的大女人習氣,學習用一顆敬重丈夫的心,把我們的異國婚姻經營得有聲有色。

相關文章:《韓妻密語》醜媳婦現形記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