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懸崖邊

M

◎吳舒敏(臨床個案管理師)

初見她時,她的外表美麗、身材勻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手臂有一條條像在手上拉小提琴拉出來的痕跡,如今已結痂。但那疤痕,總是與她的美格格不入。

邊緣性人格如何形成?
這回她在病房大吼大叫,因為跟別的病友起了衝突。但諷刺的是,原先這兩個人是病房內公認的「好朋友」。後來因為一點小口角,她們把病房鬧得不得安寧,她又揚言要自我傷害,所以我和她在保護室見到面,而她的行為就是邊緣性人格的表徵之一。

我問她最近狀況如何,她氣憤地說:「為什麼總是我被欺負?」我還原起當時衝突的情境,但她不想回憶,說了一句:「在我的世界沒有灰色地帶。」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她很誠實,因為這種人格特質的人,對人的看法很鮮明,非黑即白。我問她,手臂上的「小提琴痕跡」是怎麼回事?她蠻不在乎的說:「就寂寞啊,而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鮮血流出來會很興奮,因為那證明我還活著。」

我看著她,心中不免感慨起來。

有邊緣性人格特質的人並不少見,他們的內心常感到寂寞、空虛,需要極多的愛,但又不相信自己可以獲得天地之間的永恆。有這樣人格特質的人,情緒上無法與人有連結,因為感覺「靈魂」已經死了,必須透過「肉體」的痛,看到血湧出來,才能對自己還是「活著」的,感到安心。所以,當詢問這類個案割傷自己的感覺時,得到的答案幾乎一樣:「不會痛啊,而且看到血跑出來會很興奮……。」

果然,她的情緒轉變極為快速,剛才的蠻不在乎、堅硬,在我準備踏出保護室時,突然轉為嚎啕大哭。她大叫:「我要死!我要死!妳不知道嗎?妳居然要放我在這裡,自己先走……」讓我不得不又轉身,處理她突然轉變的情緒。

沒有人可以把人格疾患的形成,做出合理的解釋,有可能來自兒時的家庭教育,又或者是遺傳;而成長後,某些創傷又加劇了這樣的人格特質。總之,邊緣性人格導致自我傷害,通常來自他人威脅性的警告,更多則是為了排遣內心的空虛與寂寞;但要特別注意的是,他們的自我傷害往往會弄巧成拙,造成終身遺憾。

學習如何去愛與被愛
不論人格疾患是如何形成,我始終認為家庭教育相當重要。在發展成人格疾患,或犯罪的惡魔之前,每位個案都曾經是天真無邪的天使。而這些天使最初都是拷貝父母的行為,進而內化成外顯的表現。

別忘了,「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篇一二七篇3節)當孩子來到這個世界,最初都是美麗的天使,而父母的教養方向,可以把一個孩子教養成對社會有幫助的人,也可以把一個孩子帶成行為偏差的人。無論孩子怎樣蛻變,他們的人格與思想發展,都是先受父母是否關愛或者忽略他們所影響。

在一對男女選擇踏入婚姻之前,就要想清楚婚姻的目的。婚姻不是每天講電話,情話綿綿、你儂我儂,說個性不合就分手的關係。愛情是火花,婚姻則是責任,是兩人必須共同為高舉基督做美好見證的使命,更是孩子將來的人格形成,重要的起始點與加油站。

家庭是何等重要,讓愛住在家中,住進孩子的心中,孩子將懂得如何去愛與被愛,進而有一天能成為別人的避風港,而不是自己站在懸崖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