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腳蹤》無常人生遇見神──李庥牧師的宣教故事

3914_李庥牧師

◎陳中陵(新北市保長國小總務主任)

高雄有個外國墓園遺址,很少人知道,就位在哨船頭鼓山漁港,通往中山大學西子灣隧道口附近,地址是登山街60巷。我會注意到這個地方,是因為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士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1840-1879)的墳在這裡,連他共有39位,包括他不到四歲的次子(Robert Hugh Ritchie,1869-1873),都長眠在遙遠異鄉。

首位會說客家話的來臺宣教士
李庥是英國長老教會海外宣道委員會(以下簡稱宣委會)第一位差派駐臺的牧師,1867年十二月13日抵達打狗(高雄),展開他的宣教人生。(馬雅各雖比李庥早兩年到臺灣,但他是醫師,不是牧師。)

早前一年,宣委會已派遣麥大辟牧師(Rev. David Masson)前往臺灣,但竟在廈門外海(另一說在南中國海)發生海難,人從船上被大海捲走,還沒踏上土地,就先被上帝接回天家。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消息傳回英國引發震驚,不勝唏噓,「怎麼會發生這種情形,上帝啊!麥牧師都還沒開始做主工,怎麼就這樣結束了?」人的生命看似無常,但都有神的意旨。李庥就這麼來到臺灣。

「為實現長期以來想要到國外宣教的夙願。」李庥內心禱告著,祈求上帝指引他一條事奉的道路,他接受海外宣道委員會的邀請和上帝的呼召,接續麥大辟原先的工作,先與伊萊莎(Eliza Caroline Cooke)在蘇格蘭完婚,爾後搭乘開往香港的格雷西姆號(Gresham),再轉船到打狗,馬雅各在旗津歡喜迎接他們夫婦加入宣教陣容:「現在終於有牧師可以照顧羊群了,而且還可以主持聖餐洗禮。」

後來李庥積極學習廈門話,奔走在高屏平原的漢人村落,建立本地教會;也在西拉雅平埔族的深山聚落,帶領初代信徒。除了學會廈門話,屏東當地青年信徒林添興教他學會客家話,他是第一位會說客家話的來臺宣教士。

1875年,李庥從「教士會」撥出六十銀元,加上客家會友的奉獻募款,設立頭一間的客家教會──南岸教會(位於屏東新埤)。使徒保羅曾寫說:「你們也是如此,既是切慕屬靈的恩賜,就當求多得造就教會的恩賜。」(哥林多前書十四章12節)而用本地方言講道佈教,是李庥在禱告裡向神所求造就教會的恩賜。願意多付出,上帝就多給,就從說話開始吧!尤其對初學者來說,廈門話的八音語調,的確惱人費心。

痛失次子  體驗生命無常
馬偕在他的日記提到,1871年十二月29日下午4點乘船進入打狗後,就準備去找李庥,那時李庥人在阿里港(今屏東里港)

1872年一月1日,馬偕見到了李庥,那天李庥穿著黑色外套和長褲,頭戴白色遮陽帽,看樣子應該是去外出探訪,一雙溫暖的雙手立刻握住馬偕:「你就是馬偕吧!歡迎加入福爾摩沙的宣教隊伍。」

接下來的三個月,李庥一直陪伴著這位初抵臺灣宣教工場的生力軍,從南部搭船到淡水,然後再步行往中部移動,這是一趟臺灣西部走透透的宣教初體驗。

然而長期跋山涉水,加上臺灣潮濕氣候,李庥來臺後的身體狀況總是時好時壞。初抵南部的馬偕,在二月19日寫說:「穿過阿猴(屏東)走到埤頭(鳳山),就快要到達的時候,李庥因為發燒而病倒,必須雇用轎子載他回家。」這可怕的疾病就是瘧疾,發燒、畏寒、虛弱、嘔吐和頭痛,嚴重還會引起昏迷或死亡,通常在瘧蚊叮咬後的十到十五天內出現,若病人沒有接受治療,症狀緩解後,數月可能再次出現。

那時李庥的兩個兒子都在臺灣出生,長子Willie、次子Robert。1873年六月,可怕的疾病又來襲了,Robert不斷腹瀉發高燒,情狀非常緊急,雖然不斷禱告,但仍回天乏術。

為大清國海關提供醫療服務的連多馬醫師(Dr. Thomas Rennie),針對Robert的病情寫下:「這個孩子非常纖弱,因罹患急性痢疾且併發間歇熱,於發病十天後死亡。」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死亡這麼快就臨到這未滿四歲的孩子身上?神沒有給答案,或是說,神要李庥夫婦再次學習,生命的無常中,總有神的意旨,他們學習在無常中經歷神、遇見祂。

上帝是會開新路的神
後來李庥親手將孩子葬在打狗墓園,並為愛子立上墓碑,這是為人父母所能為孩子做的最後一件事。李庥不灰心喪志,不讓悲傷在思緒裡發動蔓延,他定睛主耶穌,相信祂會開出一條新路,是人未曾見過,未曾聽過的。

的確,上帝後來開了一條新路,把得救的人數加添給教會,李庥前往東部海岸,一處嶄新的宣教工場。1875年,李庥把東海岸宣教見聞,投稿至《教務雜誌》(The Chinese Recorder and Missionary Journal):「好幾年前當地有一位頭目到我們醫院(旗後醫館)來求診,被萬巴德醫師(Dr. Manson)給治好了,從此許多病人體驗到西方醫學的進步,紛紛前來就診。一年多前另一位(卑南)頭目的女兒接受了連多馬醫師的截足手術,這些成功的經驗,開啟了我的道路,也驅使我來到這些(臺東寶桑)部落中。」

1876年一月5日至1877年十二月14日,李庥夫婦帶著長子返國述職近兩年,然後回來臺灣。一年多後,再次因為熱病高燒,1879年九月29日,李庥病逝臺南府城,下葬打狗墓園,和他早逝的次子葬在一起,「兒子,爸爸也來了!上帝現在也把我接回天家了!」不容悲傷蔓延攪動,李庥師母秉持丈夫遺志,和長子留在臺灣,繼續推動婦女教育事工,創建臺南長老教女學(今長榮女中)。

今天打狗墓園已不復見,僅存兩座墓碑散落在當地民居巷弄。李庥父子的墓碑可能被偷竊變賣,或被埋入地底,無從得知,僅可從舊照片一窺當年面貌。但上帝透過李庥,向世人展現的是在生命的無常當中,總會留有一線生機,而李庥緊緊抓住上帝,向祂開口,不帶隱瞞地向祂表露。終有一天,我們會明白祂的,或許在不久的日子,也或許是主再來的那日。

參考資料:
龔李孟哲,《異鄉˙家塚:打狗外國墓園的故事》。高雄市政府文化局,2016。
馬偕著,林昌華等譯,《馬偕日記》第1冊(1871-1883)。臺北,玉山社,2012。
Hugh Ritchie(李庥),”Notes of a journey in east Formosa.” The Chinese Recorder and Missionary Journal v.6 (1875), p.206-211.

3914_李庥牧師1

李庥在台宣教體驗人生無常,但他緊緊依靠上帝。(來源:維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