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現啟示錄─《天啟的雷聲》讀後

3914_重新發現啟示錄_1
'St John the Evangelist at Patmos ', Tobias Verhaeght and Gillis Coignet , 1598


◎王乃純(拿撒勒人會員樹林教會牧師)

聖經的最後一卷書《啟示錄》是一卷什麼樣的書?應該用什麼角度來看這本充滿畫面、預言和難懂經文的書?坊間探討《啟示錄》的書籍如汗牛充棟,各有不同的角度與觀點,卻也不能解答其中所有的難解經文。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還需要讀另外一本與《啟示錄》有關的書嗎?從聖經整全的角度來說,或許我們所需要的不是另外一本解決難解經文的書,而是需要一本引導我們從不同層面與角度閱讀《啟示錄》的參考書,由畢德生撰寫的《天啟的雷聲》就是這麼一本書。

結合神學家、詩人和牧者身分
在這本書中,畢德生從「最後之言」的角度帶領讀者,以「想像力」進入《啟示錄》中上帝傳達的恩典。對於受啟示撰寫《啟示錄》的使徒約翰,畢德生以神學家、詩人和牧者等三重身分描述這位孤獨在拔摩島的神僕人。

使徒約翰作為神學家的身分應是許多人的認知,而畢德生認為,使徒約翰更是一名詩人。他甚至說:「如果不把啟示錄當作詩來讀,是根本讀不懂的。人們錯讀、錯解或誤用啟示錄,主因是沒有能力(甚至還拒絕)正視使徒約翰的詩人身分。」(p.14)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而使徒約翰作為牧者身分則是確定的,即便有許多人在閱讀啟示錄時,很容易忘記使徒約翰其實是一名牧者,但是約翰著作中的牧者心腸卻是顯而易見的。

誠如畢德生在書中所言:「使徒約翰關心的不是天堂地獄本身,他只在乎自己牧養的信徒。他對審判與祝福都不感興趣,既不揣測、也不推斷。每句話、每個數字、每個異象、每首詩歌,都是寫給他所牧養七間小教會的會眾。」(p.19)

展現救贖大計卻非百科大全
畢德生帶領讀者從這三個身分:神學家、詩人和牧者,閱讀被關在拔摩島的老約翰寫下的「最後之言」。對於現今過度強調異象解讀、末日景象的教會和讀者來說,確實可以帶來一些新的啟迪與省思,讓讀者可以從更宏觀的角度發現啟示錄的力與美,更重要的是當讀者帶著想像進入老約翰的「最後之言」,將會豁然發現:「上帝對世界的計畫與旨意,以及因此世界將發生什麼事,此刻都正以一連串驚人的景象,向人啟示。」(p.231)

上帝不斷地向世人啟示祂的計畫和即將發生的事,這些啟示在啟示錄中一一呈現。畢德生以「最後之言」為主幹,將整本啟示錄分為十一個題目,分別是:聖經、基督、教會、敬拜、邪惡、禱告、見證、政治、審判、救贖和天堂。

關於這些「最後之言」,畢德生一語道破許多人閱讀聖經的盲點,他說:「聖經並非萬事萬物的百科大全,但是上帝神定意要我們知道的事:他對我們的愛與救贖,以及我們該如何回應,全都在聖經裡。」(p.36)

如果聖經不應該被當作「百科大全」來閱讀(許多基督徒都犯這個錯誤),那麼對於聖經中的最後一卷書,充滿異象與啟示的啟示錄更不能把它讀成是一卷「末日生存守則」,也就是說,任何讀者都不應該把啟示錄中所描述的各種情景與畫面過度地「具象化」,這就是畢德生在本書中想要的表達的主旨,就是帶著一些「想像力」來閱讀聖經的「最後之言」。

以基督為經文的基石
如果帶著想像力進入這卷充滿異象的聖經書卷,讀者就能更豐富地讀出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中所描述的各種景象。以許多讀者都熟悉,許多牧者也喜歡論述的「基督論」而言。畢德生在他的書中有這樣的描述:「啟示錄帶來關乎基督的最後之言:基督是中心,且位居中心。」

他還說:「啟示錄給我們的禮物之一,就是以別出心裁的方式呈現基督,異象喚醒我們的想像力(誠如喚醒初代教會信徒一般),加入基督大軍,勤奮不懈,以基督為經文的基石。並非笨拙牽強地把經文基督化,而是慎思明辨,找出指向基督的經文。」(p.42)

或許對一些人來說,「找出指向基督的經文」是從未有過或甚少有的讀經體會,多數人總是「笨拙牽強地把經文基督化」。嚴格來說,這種想法並非畢德生的創見與發明,早就有神學家提醒,讀聖經的時候應該「把聖經讀出來,而非把自己讀進去」,其背後根本的理念就是要正確解經。

現今世界 啟示錄早有跡象可循
若要正確解經,就更不能將啟示錄中的許多描述依個人喜好而「具象化」,就如一些人喜歡將啟示錄中的「獸」、「大淫婦」對比於人類歷史中的政權或勢力;甚至啟示錄一開始所提到的亞細亞七間教會,也被一些人自作主張歸類為教會發展的七個階段。

按照畢德生在本書中所提的觀點,如果繼續以此一廂情願的想法閱讀啟示錄,將無法正確讀出啟示錄的精隨,「啟示錄的真理紛繁複雜,任何人或任何時代都只能期待自己擁有一小部分的真理,因此啟示錄讀者最好一開始就培養謙讓,以免因為不同的發現,導致教義的對立。」(p.20)

正因為啟示錄的真理「紛繁複雜」,所以從第一世紀到今天,啟示錄都值得一再閱讀,當讀者以不同角度閱讀這卷「最後之言」時,總會有新的發現與啟迪,甚至可以讚嘆,原來現今世界的種種現象,在啟示錄中早有跡象可言。

就如畢德生在本書中論及審判時寫道:「藉敬拜之名行大淫婦之實,讓人對意義、愛、救贖的需求和最深的渴望,通通變成商業化的行為,只為成就自己,最後卻完全失控」;「世界放在我們面前的最大危險,不是它的巨大邪惡,而是它的舒適宗教。世界應允我們成功、欣喜若狂、尋得意義,代價就是膜拜大淫婦。」(p.181)

這真是對現今許多教會與基督徒的當頭棒喝,許多基督徒已經忘了「基督為中心」,我們需要重新找回那個根基,在這樣的期許下,讀者們值得細細品味《天啟的雷聲》所傳達的理念與思維,我們需要帶著謙讓之心,運用一些想像力重新發現啟示錄中的「紛繁複雜」的真理。3914_重新發現啟示錄_2

書 名:《天啟的雷聲:畢德生陪你讀啟示錄》(Reversed Thunder:
the Revelation of John and the praying imagination)
作 者:畢德生(Eugene H. Peterson)
譯 者:李柏佳
出版社:校園書房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