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平行線的交會點

s17282884_xl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台灣是一個多元、沒有共識的社會,從五月底的同婚釋憲出爐即可看出台灣捉襟見肘的認同端倪。大法官釋字第748號釋憲文認為現行法令未保障同性婚姻屬違憲,要求2年內完成相關法案修正或制定,為婚姻平權開闢另立專法或是修民法的新戰場。而這只是造成台灣社會許多被撕裂的爭議之一,還有涉及勞工與民生的一例一休、砍得軍公教和勞工都不滿的年金改革。

在人民對執政者心生怨懟的情緒中,一些普世價值所表彰的判斷基準早已分崩離析,認同與反對近半的對峙標準將取決於自身利益的抉擇,天下興亡難為己任!人性正面喪失對制度與組織的信賴,也企盼全面崩解後秩序重組。

真相越來越模糊
制度,有如裹腳布,在不同時代反映了不同的價值判斷。曾經,在那被視為封建的年代裡,裹腳布這個殘忍、傷害健康的制度限制了女性的行動自由,表彰了那個世代的審美價值。德國著名學者Max Weber說得好:在一個知性膨脹的時代,道德的判斷往往被品味的判斷所取代,關鍵是品味的高下,而不是道德的好壞。

自人選擇分別善惡樹的果實、而非生命樹的果實的那一刻起,道德的自律不足以對抗人性的敗壞;制度的世紀原本是為了維護最基本的品味,但品味在不同的年代以變異的論述不斷改裝,成為當下價值的依歸,那個價值觀的悲哀在於逐漸從絕對的定錨逐漸轉向相對的定錨,看似「民主」的選擇卻不斷向虛無的海洋漂泊。制度,也在漂泊中改得越來越模糊了真相。

政治人物以選票決定價值,反應了民主的精神,民主制度寄望於共同決定的制度,不再創造出傷害多數利益的制度。無奈,一個面向過半的民意,可能傷害了另個面向也過半的民意,盤根錯節的議題在民主社會中的套疊譜系在彼此交錯中,引發了無所適從的制度認同。迪士尼電影《勇敢傳說》的原文片名為勇敢(Brave),描繪的是關係的重建與恢復,那是需要勇敢的,可惜,這個勇敢或許在小群體中仍時有所聞,但在大範圍的社會動員中,越來越難尋覓勇敢的事實,只能遠颺為傳說了。

愛與恩典是出路
宗教是制度,但信仰不是。宗教是由外而內的約束力、信仰是由內而外的生命力。許多製造對立與撕裂的言論莫衷一是,但若從知性或審美的角度切入,找不到縫合裂痕的針線,套加在他人身上、非情願的制度至終均將成為枷鎖,似乎套牢了對方,卻不知套牢的是制度原本想要解決或改變的挑戰,任何的制度均如此,包括宗教。

宗教不等於教會這個蒙恩罪人的組合有機體,但挺同言論中所貼的宗教標籤以便於識別,也表達了挺同、反同的對立雙方對於「宗教」這個制度的深惡痛絕,叫人死的字義與宗教從來都不是生命的出路。

如同約翰福音中所記載的耶穌言論,從世人的理性出發去「理」解耶穌的言論,似乎一直畫著無法交會的平行線。例如約翰福音八章25-27節中,猶太人問耶穌說:你是誰?耶穌對他們說:就是我從起初所告訴你們的。我有許多事講論你們,判斷你們;但那差我來的是真的,我在祂那裡所聽見的,我就傳給世人。他們不明白耶穌是指著父說的。耶穌所言所行,均無法取信猶太人,所以最後耶穌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做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約翰福音八章28節)。

耶穌被舉起、釘在十字架後的兩千年,我們依然不能明白耶穌是誰,除非我們能從制度的拘束力中被釋放,讓信仰的生命力將天與地連成一氣,從聖靈的啟示與大能中經歷,愛與恩典是所有的出路與平行線的交會點,值得跟隨屬天價值的你我繼續堅持。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