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愛好批判者的自白

3917_一個愛好批判者的自白

◎林大器(新竹靈糧堂會友)

我是一個好批判、向信仰又熱心的人。像我們這樣的人,有一個特質:當我們在信仰裡熱心時,會對於不精確的教義、教導、教會流行文化、傳福音的策略等,會很想要批判。我們對於神學上的不正確,非常敏感。

對於神學不正確  非常敏感
神創造各種不同特質的人,敏銳的地方也不同。有什麼敏銳的特質,就會對什麼敏感而產生反應。有的人對美學敏感,這樣的人看到別人穿搭不配,會感覺不舒服。有人對音樂敏感,這樣的人聽到音有些微不準,就會感覺不對勁。有人對別人的情緒敏感,他看到別人快要流淚了,就會立刻遞上面紙。有的人對於聖靈的運行敏感,這樣的人在聖靈澆灌的時候,很容易產生彰顯的現象。

在聖徒之中,還有一種人的天生特質是理性強、邏輯觀敏銳、好思考、擁護真理。有這樣的特質的人,若在信仰裡熱心,又讀了很多聖經時,也會敏銳。他們可能不會對別人的穿著、歌聲、流淚有很快的反應,在聖靈澆灌、許多人倒下的時候也可能還是站得直挺挺的,但,這類的聖徒,會對於神學上的不正確,非常敏感。這種特質的人,對於不精確的教義、教導、教會流行文化、傳福音的策略等,會感覺渾身不舒服,因此很想要批判。我就是這種特質的人。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由於我們的理性反應非常快速,能很快用理性思辨出邏輯上的謬誤,但情感層面卻不夠發達,又在被冒犯的不舒服感之中發言,因此常在針對「事」發言時,沒有顧到「人」而傷了人。

有些人會給我們勸告,但是這些勸告在我們看來,邏輯都不夠嚴謹,因此往往聽不進去。典型的勸告是:「不要做法利賽人」;「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但是我們認為:指出錯誤不等於做法利賽人,因為保羅也指出彼得的錯誤(而且,保羅也是法利賽人,所以字面來說,做法利賽人沒有什麼不對,要看做的是哪一種法利賽人);而聖經也鼓勵要有正確的知識、要分辨,例如彼得後書一章5節說:「有了德行,還要加上知識」,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20-21節說:「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查驗」。我們覺得我們是在為神的真道發熱心,所以,我們是在做對的事,問題不在我們,而是別人沒有可聽的耳。我們可以舉出太多聖經的例子,來支持我們所做是對的。

批判旁觀  卻忘了伸手幫助
然而,隨著屬靈年齡的成長,我發現我們這類人,犯了兩個錯誤。一是心態上的錯誤,一是邏輯上的錯誤。

由於我們的特質所致,當發現有人在傳講不正確的神學、或是主導不正確的行動時,我們會對講者或主導者生出不滿。這是我們的特質所致,然而我們常常停留在這裡,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批判,自外於所批判的對象,卻沒有覺得我們和被批判者「同是一個身體」。我們沒有伸手幫助,只是站在旁邊,在心態上畫一條線,把我們和被批判者畫在兩邊。

理性強、邏輯觀敏銳、好思考的人,很自然地會沿這條路線前進:認真→有見識→開始批判,這是思想家的正常發展,這個趨勢是好的,但糾結停留在這裡則是錯誤的。

一個成熟的批判者,他還需要沿這條路線,再往前進一步:認真→有見識→批判→在愛中思想如何幫助人,而不是藉著批判自爽。

當我們發現他人的神學不正確時,不能讓整個心態一直圍繞在對人與對內容的不滿,以及自己內心不舒服的這些負面情緒。我們要設法趕快跳出來,去想怎麼正面來幫助人、活在愛裡,使人得造就。

保羅華許是位令人敬重的牧師,他是個批判者。然而,他的批判帶著愛。在他的批判中,他為人流淚。

「不認同一個講員所講」,這可能是有見識的人都會遇到的。但,用旁觀批判來回應、還是用愛來回應,會決定神怎麼看我們。「發現謬誤」只是過程,使人得造就才是神希望我們做的事。

我們這種特質的人會犯的另一個典型錯誤是邏輯上的錯誤。我們自以為理性強、邏輯觀敏銳,但其實,有時候我們的邏輯並不全備,已經有了盲點,卻不自知。

為次要錯誤  否定整個信息
第一個心態上的錯誤是:我們批判人的時候用理性和邏輯,但我們被批判的時候用情感反應。所以,我們批判人的時候覺得別人為何不肯好好理性地聽,但我們被批判的時候一定要為自己辯護、而不肯從對方的角度來看。

第二個邏輯上的錯誤是:我們經常為了一些次要的錯誤,而否定了整個訊息或是行動。

舉例來說,在網路上看到某位與我相似特質的弟兄,被朋友邀去參加一個教會研習課程。這個課程教導「家是傳福音最好的地方」,並舉哥尼流(使徒行傳十章)及耶穌差遣七十個門徒(路加福音十章)為證。主講者也講述自己在家中傳福音的例子,頗激勵人。

但,這位與我相似特質的弟兄,覺得教導內容充滿神學謬誤。就「家是傳福音最好的地方」這個教導而言,第一、課程是因為主講者先自己產生了觀念,然後才選用符合自己觀念的經文;並不是根據對聖經正確的了解,來建構觀念。第二、所引用的經文並不全面;例如,保羅在會堂、也在監獄傳福音。

這位弟兄舉了一個例子。他可以先自己發明一個觀念:「聖經告訴我們喝酒是良好養生之道」,然後舉保羅勸提摩太喝點酒幫助食慾和助消化(提摩太前書五章23節),作為例證。他還可以用「耶穌變水為酒」來「佐證」神喜歡我們大量喝酒,只要不醉就行。

這位弟兄的觀察是正確的;教導者經常會以自己預設的觀念來引述聖經,而不是把聖經的原意正確解出來,這是很常見的錯誤。然而,只因為局部性的錯誤,就否定全部的內容,認為毫無可取,這也是個邏輯錯誤。

其實,以上面這個教導為例,如果不把哥尼流以及耶穌差遣七十個門徒從解經的角度來教導,而是視為一種應用性的範例,就沒有太大的問題。也就是說,這個教導只要從「家是傳福音最好的地方」修正成「家是傳福音最好的地方『之一』」,就沒有問題了。正確的解經是:

●我們應該用各樣的智慧來傳福音。
●保羅去會堂,也在被關於監獄時傳福音。哥尼流在自己家裡傳。這都是很好的。
●從哥尼流的經驗,在家中傳福音,是有效方法之一,我們可以學習這樣做…

對真理敏感特質用來建造人
其實,教導的內容,撇開神學上的不精確(是可以修正的)不談,仍然是有價值的。現在談的不是這個教導的本身,而是我們這類批判者的思維方式。

好批判的我們,很容易因為教導的內容有神學上的錯誤,就使我們的心思全部糾結在批判這個錯誤,而攔阻了我們去行動。我們一不幫助、二不行動;我們不會去想怎麼幫助這個教導者更正確地教,也不會去想如何根據教導中正確的部分來行動,只停留在思想上的批判裡。結果,我們因為覺得自己的神學觀勝於別人而自爽,卻沒有在神面前得到任何分數。那個神學觀不正確而去傳福音的人,則是為神得了靈魂。

我並不是說對於神學正確性敏感是壞的、也不是說批判者不如行動者。而是說:神賜給我們這類人這種特質,是要我們使用這種特質去建造,而不只是站在旁邊。

這位在網路上寫作的弟兄、和我,我們都會因看出別人教導上的錯誤而不舒服。這位弟兄比我強,他把這樣的不舒服,轉化為幽默的文章。但,我想我們還可以學習做得更好:把「發現謬誤」當作只是過程,想想怎麼去鼓勵、去幫助,使別人能更正確。我們也不要因著次要的謬誤,就否定了全部的內容,而要想想怎麼去行動。

讓我們正確地做法利賽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