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5》亦師亦友的施道比茨

3920_威登堡市中心1
威登堡市中心。(照片皆作者提供)

◎劉幸枝

按照中世紀大學的規定,取得文學碩士即可擔任大學入門課程的講師。1508年冬天,馬丁路德在晉鐸為神父一年半之後,受邀到威登堡大學擔任講師,教授亞里斯多德的《倫理學》,並且就近攻讀神學博士學位。這使他得有機會進一步結識德意志區域奧古斯丁隱修會的總會長施道比茨(Johann von Staupitz,1465-1524)。

施道比茨慧眼尋求繼任者
施道比茨是神聖羅馬帝國七大選帝侯之一的薩克森選侯智者腓力的好朋友。當時,隔鄰的統治者旗下擁有傲人的萊比錫大學,智者腓力為了跟他互別苗頭,便在1502年創建了威登堡大學。

威登堡只是一座小城,當時人口不多,約兩三千人。智者腓力選這個地方創辦大學,必須精簡開銷。他在學校開辦的隔年延攬了施道比茨前來擔任神學系系主任,一來奧古斯丁隱修會是托缽修會,素來講求安貧樂道,不計較薪酬,二來智者腓力想透過施道比茨,邀請有學術聲望的修士前來授課。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施道比茨蠟燭多頭燒,身兼行政主管、教會牧者、神學院教授等多重職務。眼見自己無法專心教學,施道比茨著手留意適合的人選來承接他在威登堡大學的神學教席,而路德正是他慧眼物色的對象。

施道比茨不僅是識才的伯樂,也是富蘊靈性的屬靈導師。他憐惜路德這位深具才氣卻陷在靈魂焦慮中的青年修士。他鼓勵路德回歸聖經的研讀,重新發現耶穌基督的救恩。若說施道比茨是「傳福音」給路德的貴人實在不為過。路德曾告訴友人:「施道比茨是這個教義的發起者。」

施道比茨的畫像。

杜勒畫的智者選侯腓力。

杜勒畫的智者選侯腓力。

路德造訪羅馬大失所望
1508年,因著初次擔任大學的講師,路德有機會將古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倫理學》書中的「義觀」與羅馬書的「義觀」作比較,刺激他更去思想福音所傳遞的真理。路德在《羅馬書講義》一書中提到:「亞里斯多德說,義在行動之後,跟著行動而來。但根據上帝,義在工作之前,工作是它的結果。」

1509年,埃爾弗特的修院差路德陪同一位老修士前往羅馬,請求教會高層協助處理修院內部面臨的問題。路德對羅馬這座「永恆之城」充滿期待,畢竟那是初代教會基督徒為基督拋頭顱、灑熱血的地方,不只是聖彼得及聖保羅殉道於此,該地也充滿許多聖人的行跡。

然而,路德在羅馬觸目所及的,卻是許多神職人員奢侈淫穢的舉止,令他大失所望。中世紀以來,教會一直被視為累積歷代聖人善跡的「功德庫」,照理說,羅馬應該像是充滿屬靈氛圍的地上天國。豈知,路德看到的卻是世俗與貪婪至極的邪惡景象。

路德在羅馬當地還爬跪教會聲稱是當年耶穌受彼拉多審判時所走過的階梯(Scala Santa)。當時訛傳,這組階梯是天使從耶路撒冷搬到羅馬安置的神蹟之作,只要虔敬跪爬而上,每一級誦讀主禱文一遍,即可救靈魂脫離煉獄。

筆者數年前赴義大利,與外子曾試著採用中世紀流傳至今的爬跪法,一階一階地禱告,但不是藉此贖罪,純粹是體驗歷代聖徒攀爬聖梯的心境。有野史提到,路德在爬到一半時,突然悟出了因信稱義之理。但更有可能的是,路德對這種爬梯頌禱可以抵除罪孽的無稽之談產生懷疑。

陳列在黑修院大演講廳(路德屋)的大學講台(Der Hochschulkatheder)

陳列在黑修院大演講廳(路德屋)的大學講台(Der Hochschulkathed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義大利羅馬的聖梯。

讓我們跟隨被棄絕的基督吧!
路德可以重新認識福音,是歷經了一段查考聖經並咀嚼默想的過程。1511年,他在回到埃爾弗特後不久,又轉往威登堡繼續完成深造,因為施道比茨鼓勵他攻讀博士,並提拔他日後接任自己的教職。

這段期間,路德仍然擺盪在內心激烈的張力之中,施道比茨總是以積極的同理和深刻的牧靈來相應。直至1542年,已近遲暮的路德回想起生命中亦師亦友的施道比茨時,感激地說:「若非因施道比茨的話釋放我,我早已葬身在地獄之火了……施道比茨幫助我得以面對從惡者來的攪擾。」

施道比茨在1522年請辭奧古斯丁隱修會總會長一職,接受邀請,前往今日奧地利薩爾茲堡聖彼得本篤修院擔任院長。在改教運動方興未艾之際,路德時常面臨險境,施道比茨從未置身於外,還寫信勸慰路德:「世界恨惡真理,基督因這種恨惡而被釘十字架,而今日等著你的除了十字架以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你的朋友不多,惟願他們不會因害怕仇敵的緣故而隱藏。離開威登堡到我這裡來吧!使我們可以共生死……我們既被棄絕,就讓我們跟隨被棄絕的基督吧!」

施道比茨一生忠於天主教會,卻也到他於1524年離世之時都對路德保持不離不棄。在路德的改教志業面臨挫折時,他不斷持續鼓勵路德要勇敢往前。

公元1512年十月,馬丁路德從接替施道比茨系主任一職的迦勒斯大(Andreas Rudolph Bodenstein von Karlstadt,1486-1541)手中獲頒神學博士學位,並成為威登堡大學神學系的專任教授,從此開始他在威登堡長達34年的教學生涯。爾後迦勒斯大也成為路德改教的跟隨者,只是他與路德有瑜亮情結,個性也激進衝動,最後與路德分道揚鑣。

當時神學院尚未將教學科目區分成系統神學、歷史神學、實踐神學與聖經神學等專科領域。不過,路德通曉希伯來文、希臘文和拉丁文,自然對新舊約原文鑽研和初代教父的著作有深度涉獵。他一生雖沒有系統性的著作,但為因應宗教改革與神學論辯,仍寫下數量驚人的作品。目前華人教會界所翻譯出來的路德著作,不過是他浩繁卷帙中的一小部份而已。

重回神的話語來尋找神
路德在成為神學教授之後為了教學的需要,必須投入相當精力研讀聖經。施道比茨當初鼓勵他攻讀進深學位,也是希望路德能重新回到神的話語來尋找神,從中去認識上帝到底是誰,並從聖經去尋找解決生命問題的答案。

在1517年馬丁路德發表〈九十五條〉之前,他先後在神學院教授詩篇(1513-1515)、羅馬書(1515-1516)、加拉太書(1516-1517)三卷書。正如後來許多人所知,路德透過這些書卷的研讀,從聖經的字裡行間看見耶穌基督的福音,使得他多年來糾結靈魂深處的幽暗開始看見光明。

如同先知耶利米當初得了上帝的話就當食物吃,因而經歷到這話語讓他無法隱忍不傳,同樣,路德從聖經當中看見的亮光,使他胸臆充滿烈火,不能自禁。

路德在課餘投入牧靈關懷,親睹贖罪券將上帝的救恩化為在市場拋售的廉價商品,而普遍未受教育的百姓卻因單純信任神職人員,遭到蠱惑和欺騙。但上帝的話語卻像催逼的烈火,使路德明知有千萬人在前方擋阻,卻仍亦無反顧地堅持下去。這就是不以福音為恥的路德,因為那激動路德的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