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憶一位母親

3921_憶一位母親


◎愛力思

很多年前,學校教職員團契裡有一位姊妹,她是一個還保有婚姻關係的單親媽媽,也是一位喪偶婦人的女兒。

念高中時,她的父親因公殉職,所以她一畢業就被安排進父親生前服務的機構工作、幫忙養家。她不僅需要在經濟上支撐家庭,也需要做寡母的精神支柱。中年喪偶,傷痕累累的寡母既依賴她,卻也常在情緒上折磨她。

人際關係飽受艱難
後來,姊妹透過相親結婚,婚後夫妻與寡母同住,但丈母娘與女婿相處並不和諧,姊妹自己與婆家關係也不好。不久,她的先生奉派出國受訓,回國後即請調返回家鄉服務,夫妻因此相隔300公里。此時她已懷有身孕,雖數度表示想隨夫遷居,卻遭先生以各種理由反對。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就這樣,她雖保有婚姻關係,先生也按時寄錢養家,但先生卻缺席於女兒的成長過程。在這樣的艱難中生存,這位姊妹練就了自我保護的性格,許多同事不能同理其處境,以至於她在職場上也備嘗艱辛、孤獨。

我認識她,是在她成為神的兒女之後。學校裡,一些老同事知道我與她走得近,會勸我遠離她。但老同事所傳述的她,和我所認識的她有頗大的差距。因為我所認識的她,已經是一個被神新造的人,是一個辛苦又認真的媽媽,也是一個堅忍的女兒。她不常抱怨,倒是常常感謝神;遇到委屈或害怕時就禱告,因為除了神她別無倚靠。禱告是她情緒的出口,也是她安靜自己的方式。

孩子四歲時,她經歷乳癌風暴,順利切除後,她更是凡事稱謝倚靠神。不料兩年後,她在一次例行檢查中,醫師赫然發現她的肝臟充滿癌細胞,甚至宣告她大概只剩兩個月的存活時間。

慌亂的她面對這無情的宣判,拒絕醫師的住院建議,趕忙回家幫女兒安排打理一切。她忙著託孤,忙著計算財產及辦理信託,忙著連繫先生,也忙著參加醫治特會。

她從醫院返家的那一天,先生終於來看她們了。當時,她七歲的女兒見到爸爸的雀躍神情令我難忘。顯然,媽媽並沒有將自己在婚姻上的委屈,對先生的怨懟傳輸給孩子。

除了極大的心理壓力外,她的身體並沒有出現不舒服的狀況。我去家裡探視她,她坐在陽台的椅子上對我說:「哦,我從來沒有在我家的陽台上,這樣悠閒地坐著休息,享受清風。」「我的身體沒有不舒適,我在想,這一切會不會都是假的?」

預先思考最重要的事
我知道,她最不捨的是七歲的女兒。

我送她一隻錄音筆,請她錄下話語送給女兒。如果神醫治她,這將成為見證之一;如果神接走她,這將成為給女兒一生的提醒與祝福。

她說,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妳幫我想一想。是啊!在這麼沉重的壓力下,她確實很難清晰地思考要說些什麼。我告訴她,就當做每一年孩子生日時,要給孩子的祝福話語;也提醒那個年齡的她,有什麼該注意的事?

那時我不禁思考,一個即將離世的媽媽,在女兒的各個年齡階段,最掛心的是什麼呢?青春期之前,可能最擔心她與照顧者之間的相處;進入青春期後,最擔心她的交友問題;成年之後,會想提醒她擇偶時應注意的事項。

但是,如果只來得及做一個提醒,那個提醒會是:不要離開信仰!因為孩子無論受誰照顧,都可能有相處上的磨合、委屈,以及思念媽媽帶來的傷痛。唯有神能時時安慰那孩子。

為了孩子,她決定進行化療一搏。然而接受化療的第一天,她就陷入昏迷,次日就走了。從她知悉病情到離世,僅廿多天。我不知道她是否來得及錄音給孩子?

追思禮拜那天,小女孩一直被英挺的父親懷抱著。小女孩因為周遭湧進的關注及重新擁有父親,似乎還來不及感受喪母的慟。那場追思禮拜,參加的人都哭紅了眼睛,特別是看到仍然一派天真的小女孩時。牧師沉重地說:「我們不知道神為什麼做這樣的安排?但神真的是息了她世上的勞苦,她從知悉病情到離世,並沒有出現身體上的痛苦。」

陪她最後一哩路的我,其實很清楚,如果沒有患病,她不一定會預先去思考,生命中什麼事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或許也還繼續深陷在職場與家庭的苦痛中。她已盡最大的努力打完美好的仗,跑完當跑的路!神將她接回天家的安排,仍是因著神的無限憐憫與恩慈。

追思禮拜過後,先前只寄錢養家的父親,堅持要將自己的骨肉帶回去照顧,所以小女孩跟著父親南遷了。

我不知道那個自幼在教會長大的小女孩,隨父親南遷之後,是否還有機會接近教會?但我相信,對教會的印象會繼續存留在小女孩的記憶中。長大後她會明白,媽媽在最艱辛的日子裡,是如何仰賴神的恩典走完人生的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