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非六星級旅店

3922_非六星級旅店


◎張朴

首先,我必須強調這裡不是六星級旅店。不過無論我怎麼說,總有旅客不以為然,他們在櫃台登記後,往往叉腰在旁,用嘴臉催促我趕緊替他們帶行李;才走進電梯,便滿不耐煩地向我指手劃腳;踏進了房間,更搖身一變為福爾摩斯,又或是個細心眼的商人,拿著放大鏡在驗貨。整個過程,我自然受罪,跟一個箭靶無異。

入住旅客各有目的
我們這家旅店名為「禱告」,座落於本國邊陲。這裡長年累月門庭若市,無數旅客為見王子遠道而來,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能與王子見面。例如有一位天生的演說家,自恃口才了得,言詞動聽,成功地在旅店內招攬了一班聽眾,久而久之,他陶醉於自我演說,忘了來這裡所為何事。他經常在大堂最顯眼處表演,獲得如雷掌聲,不過住了多年仍沒見過王子一面。

我也見過一些人只在重要的考試前夕才入住這裡,考試一過便馬上退房,往別處尋找精彩了。及後再見他們,我常會問:「這次是什麼考試了?」有的回答說:「不,這次是為了放榜結果。」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事業也是許多住客尋求的目標。一段日子過後,若經濟仍然不景氣,事業不順心,某些房間便頻頻傳出搥胸頓足的抱怨音,甚至是杯子、椅子倒地,劈哩啪啦吵成一團。

「你在哪裡?你有沒有聽到我的哀訴?」每次聽在心裡,我便有衝動要進去跟他們道明真相:「其實王子每晚都在門外經過,有時還輕輕叩門,只是你的咆哮聲過大了,除了自己的聲音,便什麼也聽不見。」

重病老人被授予國籍
前陣子,有一位男住客經常徘徊在旅店大門邊,有點兒神不守舍,我於是過去問個究竟。他說:「近來我覺得王子為我預備的是另有其人,她每天都會從那邊的樹叢經過。我已多次去信王子問他的意思。」

「那王子有沒有回覆你?」

「沒有,但至少沒有反對。我昨天在信中還說,她若是王子的安排,便請王子安排她今天穿紅裙子。」他眉飛色舞,一臉幸福的,突然咧嘴而笑,激動的說:「啊,我早知王子就是這份心意!感謝他!」

他迅速跑過了閘口,背影越來越小,最後去到了那女士面前。兩人看來越談越投契,不一會兒,他頭也不回便跟那位女士離開了。這時,我想起了他本來的女友,她便住在這裡其中一個房間。我有點扎心,決定今晚將此事告知王子。

這晚,我如常跟著王子走過每個房間,正想告知他此事,他卻忽然轉了個彎,推開一扇門,只見一個正在哭泣的小孩跪在床邊

王子張開手把他摟入懷中,就像大山環繞一個小港,擋住了四圍的風暴。

小孩說:「王子,你可否治好爺爺的病?我很想再聽他說故事,吃他買的糖果。」

王子憐惜地輕撫他的鬢髮,沉吟半晌,說:「放心,我有最好的安排。」

待小孩累的睡去後,王子才走出房間。相鄰的幾個房間,也都傳來為那位老人家禱告的聲音,有他的妻子,也有他的兒女和幾個兒孫。王子逐一安慰他們,最後沉著步走進了那位老人的房間。

看見那老人躺在床上痛苦呻吟,王子同樣難過。他有時會親自治癒一些病人,但這次,王子已授予了老人國籍,我們這晚便會送他到本國最好的醫院,在那以後他便藥到病除,從此不用再受苦了。不過暫別家人難免傷痛,王子已吩咐我們好好照顧這家人。

王子有最好的安排
我們離開了這幾個房間,老人一家讓我掛心,使我忘記了那件事情。誰知王子匆匆領我走過如同市集的走廊,穿過此起彼落的抱怨聲、精心佈局的討價還價聲,轉了幾個彎,噪音才戛然而止。

正在此時,一道門先我們一步打開。看見了她,我才猛然想起了那件事,也知道原來王子早已心中有數。
「我等了你很久,你為何讓他離開?」

王子不發一語,見女士坐倒地上失聲痛哭,便也跟著蹲了下去,嘆息不已,默默陪著她,待她像一場風暴回歸平靜,他說:「孩子,我明白的,他不適合你。你只管放心,我會為你預備。」

女士點點頭,抹去了一臉的水汪汪,神色安詳的像靜夜的街燈。我們離開後,王子跟我說,這位女士早晚將與走廊盡頭一位弟兄相遇。我們今晚也會去見他。不過,王子沒有告訴我是哪一天,他向來是這作風。我只可以肯定,到兩人婚禮那天,就會知道王子的回應遠超過他們當日的所想所求。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強調一句,這裡絕對不是六星級的旅店。

***
延伸思考:禱告,最重要的是與神相遇,傾心吐意,將重擔交給神。神當然會垂聽我們,回應我們,只是祂應允的方式未必根據我們的設想。然而許多時候,我們的禱告變得像是命令,要求神提供各式各樣的厚待和服務,若是不如我們要求,我們便很容易滿腹牢騷,這就像入住了一家六星級旅店,為的只是優質的服務,但是禱告並不是這樣。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