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不可能的尋根任務(上)

3923_老爸的夢想:尋根之旅1


◎邵正宏(文字工作者)

有件事,近年來一直擔心會變成遺憾,但是表面上看似乎又不那麼必要,以至於心態上一延再延,行動上一拖再拖,耽延至今,我已進入人生的五四運動,而老爸也邁向九十了,這件事卻仍然如空中樓閣,遲遲沒有前進。

陪伴老爸踏上夢想之旅
今年五月,我終於要突破這個瓶頸了,但是在進行之前仍發現困難重重,且有可能隱藏著許多無法預期的挑戰。姑且就稱這個擔心會變成遺憾的事件,為「不可能的極端任務」吧!

說是極端任務,其實也沒多極端,就不過是「尋人、找地」罷了。但是,之所以困難重重,原因在於「人已逝、地已遷」!再加上六、七十年的物換星移之後,這件「尋人找地」的任務,就變得極端的不可能。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看起來困難重重的極端不可能,才讓我將這件事不斷往後擱,不列入優先考慮!

是機會到了?是時間得空了?還是眼看著老爸的兩鬢飛霜、腳步蹣跚,再不做怕會遺憾了?所以心意已定,就摘下這任務令牌,前往異地,進行這不知能不能完成的極端任務!

我將與這位從小在我背後支持著我的老爸,前往他從沒去過的爺爺老家尋根,挑戰不可能!他說要把他爸爸的墓找到,要不也想知道當年他的後事是怎麼了?

老家線索何處尋?
當年他才十六、七歲,在上海學做布店生意,誰知國民黨敗了,他好不容易與姊姊從親戚長輩那兒得到兩張船票,就這樣兩人孤身與父母分開來到台灣。他母親、我奶奶,因丈夫重病走不了,先跟著表妹一家輾轉到上海,同時幫忙照顧身懷六甲的表妹,以及表妹身邊的兩個幼子。也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下,搭上了船來到台灣。

一家四口,總算有三口在台灣聚首了!但爺爺在大陸之後的事,就再也無聲無息。

這一晃眼,當年十六、七歲的他,如今已九十了!每年過年,我們老聽他叨念要回去找找看,「當年你奶奶說,我二伯會處理你爺爺的後事,現在應該還是可以問得到在哪裡吧?」

這句話,該是老爸晚年極強烈的夢想吧!他知道老家在紹興,卻不知是哪一村、哪一鎮、哪一里?只說得出上海話發音的地名,卻不知是哪幾個漢字?他說要去問當地派出所、要去找戶籍資料,當年有這個人,就應該找得到他的後代家人。

我身處台灣,對於這樣一個發生在我出生前的家族,全然陌生!絲毫不知從何處連結起。

這次出發,不像過去的自助旅行,訂好了旅館,買好車票,安排好景點行程,就能放心出遊。這次出發,沒有想去的景點,不知要住在何處?該住幾天?線索會往哪兒發展?老家資訊會找到多少?一想到這些情況,總是一陣茫然,心不寧神不定。
不過,總是要出發了!

我將陪著老爸進行他晚年的夢想,也排除我沒做這件事的遺憾。

一百年前,有個年輕人名叫邵高林,在湖州做錫製品生意,到了適婚年齡,師傅幫他介紹了一門親,就這樣娶了蔣家的姑娘。一年後,我的姑姑邵愛寶出生了,這故事應該……就要從此敘寫下去才對呀!

Day1:離家七十年才開始
現在已是晚上十一點,父親在我身旁睡了,沈沈的打呼聲,顯然是累了!從今天下午準備搭機起,就一直聽他談著當年的事;說他當時在上海,是怎麼上的船?又有多少人來送他?當中還有朋友嘻嘻哈哈笑著說:「快去快回!」

那是在國軍撤退前兩年,老爸說:其實那時根本也不查船票,很多人晚上偷偷拿個包袱就跑上船,心想查票時就臨時補票吧,所以大家也不覺得一定要上船,誰知道他自己這一上船,彼此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到寧波的飛機,延到下午四點四十才起飛,但六點整就到達寧波國際機場了,這才一個多小時的航程,老爸卻隔了七十年才飛過來,想想當年在上海送他上船的幾位朋友,現在只有在回憶裡紀念了!

旅館訂在紹興上虞區,因此出了機場便搭出租車直奔上虞。這個地方離崧廈較近,是老爸口中爺爺老家所在,在網路上訂不到崧廈的旅館,我只好選擇上虞!

出租車司機姓宋,一聽我們從台北來,話匣子便打開來,再聽說我們是來尋根的,他直說是該回家看看,「大陸不是流行一首歌《回家的路》嗎?」他說。

老爸坐在車後座,一路上幾乎話題不停,直到司機聽說老爸一九四六年離開大陸,到今年已七十年了,他語氣突然慎重了起來,「應該找得到的,就算找不到,也看看自己爸爸小時候生長的地方!」這話說得讓老爸很欣慰,他頻頻回應,像是更確定這回來對了似的!

一個多小時就到紹興上虞了,約莫是台北到台中的距離,我帶著老爸在旅館安頓好,便外出逛逛這周邊,店門幾乎一到九點全都關了,不像台北還是個不夜城!晃了一圈走回飯店,老爸累了!這會兒八成和周公聊了好幾回合呢!

人生不是七十才開始嗎?而這回我卻是陪著老爸「離家七十年」才開始,人生還真沒有第二個七十年。就像老爸對宋司機說的,早些年為了家,孩子要讀書,台灣的工作生意要顧,分不開身,再加上錢也沒賺到,所以一直拖著,如今真想回來看看,卻已經隔了七十年呀!

好在,我們仍在行進中,明天就要往崧廈去,七十年的期待,興許會有好消息呀!

Day2:一走就是天荒地老
開始一段未知的行程,顯然是緊張又興奮的,緊張的是不知道往哪個方向去,而興奮的是,我終於開始了這段尋根之旅的第一步。

早晨用完餐,九點整,我們準備到酒店對面去搭公交車直達崧廈!老爸年紀大了,腳步小,沒法子兩步三步快速過馬路,我只好依著他的速度,慢慢等紅綠燈,慢慢走過去!

而這一時的慢,讓我注意到街口就有個警務巡邏站,心想問問警察,去崧廈派出所查詢戶口資料,說不定這裡的警察知道!

「這你們不用跑到崧廈去,那裡的資料也都在上虞,你們到便民服務中心去問比較快!」一位年輕的警察語帶輕鬆地回答,似乎這是件容易的事,給了我一點信心,我們也就索性先改行程,暫不去崧廈,先去這便民服務中心。

警察說距離很近,就在前面紅綠燈右轉,然後走到底就是了!

以這句話的邏輯,放在一個年輕人耳裡,或是放在我這來自台灣,以台灣的小街小巷的邏輯思考,這「右轉走到底」應該頂多也只是十分多鐘就可走到的!但是放在我這步履蹣跚的老爸身上,可就不那麼行得通了!

走到一半,我先是發現,我的手機還放在酒店充電,忘了帶出來,一時就想回去拿!老爸怕耽誤時間,說:「要不你坐計程車回去拿,我在這裡等你。」這話一說,我就想算了!還好相機帶了,頂多今天一切紀錄都用相機吧!

有句話說:「萬事互相效力」,我這不回去拿的決定,無非是為了不耽誤時間,繼續往前趕路,老爸也說:「就在前面,走走就到了。」

好吧,就走走吧!但誰知這一走就像是天荒地老,怎麼走都走不到,明明看見建築物就在路底,但是中間有好幾個紅綠燈,想著能走到,但是速度快不起來!老爸被我拖著,稍稍加快了速度,但是也快不了多少!

沿路上老爸開始叨念那位警察,怎麼這樣告訴別人資訊的!也不說有多遠,看我們是老人家,也不提醒要坐車喔!走路很累喔!讓我們走了這麼多路!

老爸顯然是累了。可是頭洗了一半,也不能不洗下去,而且在這大馬路邊看不到一輛藍色計程車,都是私家車。只好繼續走下去了,不管走到猴年馬月,總會走到吧!

作者父親尋根之旅的起點:上虞。(作者提供)

作者父親尋根之旅的起點:上虞。(作者提供)

尋人天使及時出現
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了,便民服務中心很具規模,服務流程也做得很好,在大廳裡有個詢問處,一群人在那兒問問題,濃濃的上虞話,我一句話也不懂。

終於輪到我們了,櫃檯處有位李先生,聽說我們是來尋根的,而且線索資訊很有限,他開始有興趣起來,雖然旁邊其他工作人員說,可以去隔壁公安局問,或是去哪裡哪裡找找,這位李先生都說:「我個人對您的尋根很感動,也很有興趣,這樣我開車載你們,到崧廈當地幾個相關單位實地去問一問!」

我們一聽,真不知有多高興,因為剛才走了好遠的路,走到兩眼望穿、兩腳發酸,現在竟有人願意開車載我們去,那豈不是上帝派來的天使,給予我們剛才辛苦走路之後的禮物?

在車上問了他的大名,知道他名叫春雨,這名字於我們真好,豈不是天降甘霖的春雨嗎?

廿分鐘後,先到了崧廈派出所,他怕老爸太累,要我們在車上等,他進去幫我們問,出來後說:「派出所的資料沒有那麼久遠的,可以去附近幾個姓邵的村子問問,看看有沒有祠堂或是家譜可以查!」

我們經過了好多戶人家,每一戶聽說我們從台灣來,要尋根,要找老家,大家都興高采烈。我在台灣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姓邵的,他們都很熱情也很興奮,都想幫我們找,可是找來找去,都沒有聽過邵高林,或是他兄弟杏林和春林!

後來有一戶帶我們找到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他五、六○年代是在村裡當會計的,全村人的名字他都知道,因為所有人的帳都從他手中經過,所以如果有這幾個名字,他一定記得。但是眼前的他卻直搖頭,他說:「沒有這幾個名字」,滿臉充滿了可惜,一副沒幫到忙的神情!

至此線索又斷了!不過其中有位老先生說:「可以去聯邵村問問:那裡近年才剛修了族譜,是五個姓邵的支系從康熙一直到現在,記錄得很詳實,那裡一定可以找得到!」我們因此又燃起一線希望!

中午李先生堅持要請我們吃飯,我在結帳櫃台跟他搶付帳搶了半天,他直說,就一頓便餐而已,最後還是被他買了單!

辛苦長路沒有白走
餐後繼續往瀝海鎮的聯邵村去!

之所以稱為聯邵村,因為有三個邵家村集合起來,分別是前宅邵系、中宅邵系、後宅邵系,在家譜中還加進了從秦末東陵侯傳下來的支系。

我們興奮地看到那厚厚一大箱的族譜,算一算我爺爺輩應該是在第二十六世到三十世之間,家譜記載得很詳細,每個人的名字及他生了幾個孩子,都記錄得很清楚!我們要找也不困難,只要看到名字裡有雙木林的,就多細看一下!

從頭到尾,我和李春雨二人,一頁一頁翻,一本一本找,兩個多小時過去,結果竟然沒有看到一家兄弟名字後面有林的!雖然零星有些同名同姓的,但不是年代不對就是兄弟名字不對,絲毫無法完全確認哪一家、哪一世、哪一人!

從上午到下午,心情起起伏伏,線索斷了又起,起了又斷,至此已是告一段落了,連這個崧廈鎮最新修的族譜都查不到,這可如何是好?父親說他:「心涼了一半」,哎!何止他心涼了一半,我更是覺得沮喪,這回的旅程看來是要帶著遺憾回去了!

李先生送我們回到酒店時,已是下午五點整!他真是位熱心的大好人,一整天陪了我們七小時,就這樣大街小巷的問、找,有些田裡的路,車子還不好開呢!如果沒有他這位天使,我們或許還要問兩天才問得完!

他晚間與我們通微信,說他很遺憾沒幫老先生找到家人!其實父親卻是深深感謝他的!直說天底下難找的好人竟讓他遇見了,非親非故卻陪著我們到處問;而且又正好他小時生長在這裡,會講這裡的方言,所以溝通也容易的多!

父親睡前在房裡說:「雖然有遺憾、雖然心涼了一截,但是遇到個這麼好的人,也算是帶我們回到崧廈這個地方問問看看,多少知道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還是很值得的!如果今早上你回酒店拿手機,時間一錯過,可能我們後來就碰不到他了!也就不會有今天一整天到處找的機會了!」

是呀!萬事互相效力,早上走的那一段長路,其實還真沒白走呢!

原本三天要做的事,今天一天就做完了,一時也沒了方向,明天該怎麼繼續呢?帶老爸去散散心吧!明天就去紹興市走走!(下期待續)

 

相關連結:

挑戰不可能的尋根任務(中)

挑戰不可能的尋根任務(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