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6》威登堡的黑修院

3924_馬丁路德黑修院4
黑修院一樓的大演講廳。(照片皆作者提供)


◎劉幸枝

威登堡位在今日德國東部的易北河畔,隸屬薩克森‧安哈特省,1423年成為薩克森選侯韋廷家族的領地。路德前往威登堡求學時期,該城總人口也不過三千人左右。然而,人稱「智者腓力」(Frederick the Wise)的薩克森選侯腓力三世(Frederick III,1463-1525)卻決定在這座小城興建一所大學,希望媲美鄰近那座成立於1409年的萊比錫大學。

智者腓力創辦威登堡大學
威登堡大學建校於1502年,在創校最初幾年曾進行過幾次擴建與革新,並延攬孚有眾望的施道比茨成為神學系系主任。1518年更增設希臘文教席,把當時被稱為「全德意志希臘文和拉丁文造詣最頂尖」的天才青年墨蘭頓請來任教。上述這兩位才智之士先後成為馬丁路德生命中最重要的良師益友。智者腓力恐怕沒有料到,自己提升大學教育之舉,竟間接成就宗教改革的偉業,並無形中奠定今日威登堡聞名遐邇的歷史地位。

比起當時在德國早已設立的海德堡大學、萊比錫大學以及圖賓根大學,威登堡大學顯得小家碧玉,無足輕重。但是,1517年馬丁路德揭開〈九十五條〉的論辯,使威登堡大學一夕爆紅,成為「國際學府」。一時之間,全歐許多學子慕路德之名而來,搶著進入威登堡的學子如過江之鯽,這可真是樂壞了智者腓力。也因此,當路德面對仇敵環伺的兇險時,智者腓力反而更努力的成為他的「秘密守護者」。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路德住在威登堡長達卅四年之久,而今日已改成博物館的「黑修院」(德:Schwarzes Kloster)更是路德從修士時期,一直到還俗結婚之後都居住的地方。

黑修院成為路德安身居所
「黑修院」的名稱源自奧古斯丁隱修會的黑色會袍,而與建築物本身的外觀顏色無關。其實,凡是奧古斯丁隱修會所建立的修院都被泛稱為「黑修院」。1504年,奧古斯丁隱修會到此建立修道院,其中有部份空間成為威登堡大學的講堂與讀書室。路德當年的修士房就位在這片大建築體的西南側。

1522年,受到宗教改革的衝擊,修士們紛紛還俗,黑修院已不再具備修道院的功能。但是,路德繼續住下去。等到1525年六月他跟還俗修女凱蒂波拉(Katharina von Bora)結婚,在人稱「忠貞的約翰」這位新任選侯(智者腓力的弟弟)的允准下,黑修院成了路德的新房。1532年選侯更把黑修院送給路德,讓路德成為黑修院名符其實的屋主。

1540年,凱蒂請人做了一扇哥德式的拱門送給路德作為生日禮物,上面雕著路德玫瑰和路德像。這座門被稱為「凱蒂門」(Katharina’s Portal)。凱蒂這個舉動顯出她是一個勇於向丈夫示愛的女人,如同當年她主動示意想嫁給路德一樣。從當時的社會眼光來看,她是一個太不含蓄的女人,路德身旁也有一些朋友不喜歡她。對路德而言,她卻是一個勤奮能幹,善盡本分,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勇敢女性。

凱蒂門。

凱蒂門。

凱蒂門左側刻著路德像。

凱蒂門左側刻著路德像。

凱蒂門的右側刻著路德玫瑰。

凱蒂門的右側刻著路德玫瑰。

黑修院的繁華與沒落
路德和他的妻子在這裡一同生活了廿一年,直到路德落葉歸根艾斯雷本為止。這對前修士與前修女在前修道院的建築裡,締造了一段至今都傳為美談的婚姻。兩人在此生下了三男三女,不過黑修院當年的成員還不止於此。

路德收留了好幾位失去親人的孩子一起同住,妻子凱蒂為增加收入,還把黑修院分租給學生收租金。為了打點各路食客們的飲食所需,這座本該寧靜清幽的黑修院一度是雞犬相聞、人聲鼎沸的「公共神學院」。許多求知若渴的學生圍繞在路德身旁,隨時速記路德的言論,集結成《桌上談》一書流傳至今。只可惜好景不常,1546年路德過世,黑修院昔日川流不息的訪客也很快散去。

1547年,擁護天主教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發動士馬卡登戰役,意圖剷除支持宗教改革的諸侯勢力。戰火波及威登堡,包括路德的摯友墨蘭頓、布根哈根,以及路德的妻子凱蒂和孩子們,都趕緊各自逃難,黑修院人去樓空。

查理五世親自帶領一支隨身軍隊攻進威登堡,直搗路德當年釘〈九十五條〉的城堡教堂,命人開挖教堂地板,撬開路德的棺木。隨從們在旁起鬨,希望查理五世採取中世紀教會對待異端的方法,鞭笞路德的遺體,再把他燒成灰。查理五世卻沒有採取任何卑劣手段,只叫人再次封棺且拋下一句:「我只與活人爭,不與死人計較」,便揚長而去。

路德的遺孀凱蒂後來雖然重返威登堡黑修院,但家園殘破,人事已非。1552年,瘟疫再次侵襲威登堡,凱蒂被迫再次帶著家人逃難,此時的凱蒂身體已無法再次承受顛沛流離,最後病逝在托爾高(Torgau)。

3924_馬丁路德黑修院5

路德桌上談的地方。

舊地尋訪靜聽生命的心跳聲
今日黑修院已被整建為保存許多跟馬丁路德相關文物和資料的博物館,是每個走訪宗教改革之旅的人絕對不可錯過的重要景點。

路德當年振筆疾書的書房,據聞是位在修院塔頂,今日已不復見。但即使歷經許多場戰火,仍有許多歷史文獻被保留下來,也有一些與路德相關的珍貴物品留存至今。其中包括路德證道所站立的講台、凱蒂的項鍊、販售贖罪券作為斂財工具的奉獻箱等等。

在黑修院的展覽室中有一幅十誡圖,它是出自曾任威登堡市長,也是路德摯友的畫家大卡爾納赫之手。與宗教改革相關人物的畫像也都彙集在這裡展出。另外,當年可容納四百位學生上課的大演講廳陳列了威登堡大學的講台(Der Hochschulkatheder),是路德過世之後才製作的。

這些靜態展出都讓我們懷著景仰之心去緬懷路德改教的行誼。不過,還有另外一面動態的路德是我們也可以嘗試去認識的。

即使我們在路德面對的驚濤駭浪中沒有辦法身歷其境,我們卻可靜聽歷史的跫音,感受路德改教前後的心路交戰,包括:他從修士轉為人夫人父的角色調整;他在面對許多場激烈教義論戰時的血脈賁張;他曾經失去至愛兒女的痛徹心扉;以及他在無數夜晚經歷身心折磨的焦慮與痛苦。

路德的血肉之軀與常人沒有兩樣,只是他堅信唯獨恩典,靠著耶穌所賜的力量,使他能夠繼續往前。或許,路德帶給我們的不止是靜態的反省,更是動態的實踐與提醒。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