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氛圍愈見偏狹 福音推展工作挑戰更鉅

3924_美大學氛圍愈見偏狹_福音推展工作挑戰更鉅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世俗主義崛起,福音工作面臨重大挑戰。在紐約創立救贖主長老教會的提摩太‧凱勒牧師(Tim Keller),近日與兒子麥克‧凱勒(Michael Keller)合著出版《當今大學的使命與福音》(University Missions and Evangelism Today),特別剖析當前在美國大學傳福音工作挑戰。

報復性的防衛
凱勒在書中提到,美國大學校園管制言論的做法已行之有年,任何被視為帶有偏見或歧視的言論均會受罰。今日,大眾對歧視性言論的定義為任何讓聽者感覺被冒犯,令其尊嚴或身分認同受侵犯的言論。

以往,大學生容許意見不同,只要保有文明與互重,但今日則更進一步要求全面性的認同與認可。著名聖經學者卡森(Don Carson)在其2013年出版的《The Intolerance of Tolerance》(暫譯:寬容中的不寬容)中亦提出類似觀察,但特別強調在過去三年,趨勢已經演變為「報復性的防衛」(vindictive protectiveness)。

在新氛圍下,無論基督教如何謹慎且誠懇地自我表述,仍易被視作對他人身份及認同的侵犯。美知名記者兼文化評論史特拉維茲(Judith Shulevitz)在紐約時報投書《In College and Hiding From Scary Ideas》(暫譯:在大學裡躲避那些令人恐懼的想法),指出為了讓大學生覺得安全,以免引發心理焦慮,或許能保護那些高度敏感性格的人,卻未必對多數有利。當大學生失去接觸陌生想法的機會,也就無法學會從他人截然不同的視角看待所處世界;當塑造心智的環境受到嚴格控制,大學生將無從學會如何分析嶄新的論點與意見。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造成這項趨勢的原因錯綜複雜,其中之一與如何看待個人身份認同有關。以往人們向外部的規範、承諾與社群尋找身份認同,如今則趨向內在與個人主義。

加拿大思想家泰勒(Charles Taylor)在其《The Malaise of Modernity》(暫譯:現代性的隱憂)一書中指出,這類身份認同極其脆弱,需要不斷地被認可,更諷刺的是,它需要更多來自公眾意見的認同與支持。在以往,有關身份認同的各種概念,無不向外連結至某個大於自己的真理,但今日的身份認同無須自己以外的任何真理,也因如此,當一個人為了忠於自我而踏上內在旅程時,宗教往往變成阻礙。

衛道的道德相對主義
另一個使原本寬容並蓄的精神化為攻擊武器的根本原因,則與當代文化中的道德相對主義有關。今日的道德觀只存在於個人的主觀感受,不需要其他憑據。但這會使任何人在討論倫理議題時,除了自我以外,無法依循任何道德依據來求取共識。

社會學家史密斯(Christian Smith)認為,道德相對論會讓美國年輕人陷入人格分裂,一方面是道德主義者,堅信某些行為天理難容,另一方面卻又聲稱道德絕對並不存在,每個人心中自有關於是非的一把尺。

這樣的語焉不詳讓莘莘學子難以對任何事物抱持「追尋真理」的態度,而真理曾是大學一度標榜的特色。這也意味著,學生能以個人的信仰或觀點為由摒棄任何一位講者;再者,以「沒有人有權替他人決定對錯」來反擊那些批判自己的;最後,恍然大悟自己的所作所為毫無一致性可言。

來自科技的影響
除上述原因,流行文化與科技不啻也是推力,其中又以網際網路的影響為最。今日的大學生幾乎都在社群媒體的陪伴下度過青春期,影響甚鉅。研究指出,社群媒體讓關係變得更容易操弄,卻也更淪為表淺。

另一方面,社群媒體使面對面的接觸變得令人生畏。例如,一個人難道能夠「立刻封鎖」當面提出批評的人?許多人在網路世界中無謂地提出尖銳的羞辱或無人性的主張,但鮮少能夠在需要面對面的現實生活中也這麼做。

總而言之,評論家認為,網際網路使人在面對衝突解決、投入關係時,變得更手足無措,更加無法領會何謂寬恕。美社會學者海德特(Jonathan Haidt)等人相信,在網際網路推波助瀾下,創造了一個看似寬容,實則偏狹的社會氛圍,令大學校園中的各種對話出現斷裂,對宗教心生不滿,且對古典所認知的道德生活蓄滿敵意。

註:麥克‧凱勒曾在波士頓和紐約牧會十二年,也是深受各大學歡迎的講員。目前麥克正在修讀博士,並在曼哈頓植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