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台灣人如何信耶穌?來聽偕叡廉說故事

3925_偕睿廉3
偕叡廉全家留影:右起二女明利、長女安蓮、長子威理、次子約翰,下方么女瑪烈。


編按:福音由宣教士傳到台灣已逾150年,然而百年前,宣教士是付上何種代價,將好消息傳給文化和信仰截然不同的台灣先民,帶領許多知識份子、基層農夫和漁夫成為門徒?且看馬偕的兒子偕叡廉傳教士(1882年-1963年)細說分明。

◎偕叡廉口述/偕瑪烈記錄

在淡水河對岸,觀音山腳下有個小村莊,叫做八里坌。大部分住在這裡的人從事捕魚、種稻和種茶,有些人養水牛和羊。村子裡大約有兩百五十位居民,另外,約有兩倍人數的農夫就住在附近。

八里坌:儒家學者改信基督
我父親(馬偕)在一開始傳道的時候,很早就來探訪過這裡。不顧早期所遭遇的反對,他設立了一個小佈道所。教會還附設了學校。這所學校的教師是一位很有學問的儒家學者。他誠實、正直,但對於自己的學識感到非常自豪。

我的父親經常到八里坌。從很早以前開始,我還不太會走路,我們家人就經常陪他來。一八八五年,在法國人佔領北福爾摩沙不久,我們一度搬到這個村莊。有好幾個禮拜,我們住在一間新蓋的茅草屋。同時,有一間新教堂,是用陽光曬的石灰磚頭蓋的,配上紅瓦屋頂。這真是美麗的小教堂,有玻璃窗,也有百葉窗可以遮陽。

當我在一九一一年以宣道師的身分回到福爾摩沙時,常和淡水的牧師造訪八里坌。這是一個古老的原住民名字,雖然大部分的族群在很久以前都遷移到別處了。許多年以前,有個傳道師也是平埔族人,被派遣到這裡。馬偕牧師娘和我來探訪他,和村子裡的人一起住了好幾天。剛剛提到的那位儒者已經退休好幾年了,住在一座大的紅磚農舍裡,屋子旁種了竹子、木瓜、橘子和一棵大榕樹。他和家人及女婿一起住,擔任八里坌教會的長老。有一天,他告訴我們他的故事。

他說,他就在這個庄頭出生和長大。他喜歡讀書,漸漸對孔子的儒學經典很專精。時機一到,附近孩子的家長請他開設書塾,他就開班授課了。有一天,來了一個外國人對他說話,那個人就是馬偕博士。他說他正在蓋一間教會,並且計畫要附設一所學校,他需要一大片土地。

「我告訴他,我知道有一大片位在角落的土地,我很高興可以協助你,你就可以蓋校舍了。」

因此,這所學校就用竹子和茅草蓋好了。他被邀請在這裡教學,待遇雖然低,但是米和蔬菜便宜,他就很滿足了。

馬偕牧師經常來學校探訪。他說牧師的聲音鏗鏘有力,說著一口流利的本地話,在講台上總是很活潑。身為一個儒家學者,老師總是習慣說話給別人聽,而不是聽人說話。他當然必須聽這個宣道師講道。但是,如果被派來的年輕傳道師不能熟知中國經典時,他會藐視他們。有時候,他不和農夫與牧童一起坐在長凳上,而寧願站著。後來有人搬來一張竹椅子,他就舒服地坐下。

但是他想到:「沒錯,我是個學者。但是就聖經和基督信仰來說,我是個嬰兒。」他就起身去跟一般民眾坐在沒有靠背的長凳上,開始認真聽神的話。他開始認知到在他所學的一切中,他缺少更重要的東西。有一天,他信了神,並且要求受洗。

一直到他過世前,翁錫金都是一位堅定的基督徒。無論遠近,他都受到許多他幫助過的個人、政府官員和地區首長的尊敬。好幾百人前來參加他的喪禮。淡水的樂團吹奏基督教聖詩,包括〈天堂攏無苦難〉。日本官員和中國仕紳上台演說,淡水的牧師鍾天枝主持這場禮拜。

前排偕叡廉和馬偕。後排:大女婿陳清義(右)、小女婿柯維思(左)

前排偕叡廉和馬偕。後排:大女婿陳清義(右)、小女婿柯維思(左)

八里坌:從打手到基督門徒
有一次,馬偕牧師娘和我到八里坌跟那位平埔族傳道師潘水土住在一起。他是我早年在淡江中學的學生,我們一起探訪許多漁夫和農夫。我聽到一個漁夫成為基督徒的故事。

在八里坌村裡有好幾個厲害的人,分別屬於不同幫派,專門向貧窮的漁夫勒索。其中有個叫水益(Tsui-ek)。他有五呎六吋高,身體強壯結實。年輕的同夥奉他為領袖。

這段時間,有個傳道師卓開日被派遣到這個地區。我父親在世的時候,他在淡水讀書。我們會一起爬山,也是在同一隊踢足球。他是一個很有耐心和毅力的人。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打手水益,想要和他交朋友。他向水益談論宗教,並且邀請水益來教會,水益總是有藉口不去。有一個禮拜六早上,傳道師又來邀水益隔天到教會,但是水益有一大片稻子要種,沒時間去教會。

「沒關係。」卓開日說:「我來幫你,我在農村長大的。」他就把鞋子脫掉,脫掉外套,捲起袖子,踏進泥沼的水稻田走動。不管水益的反對,他整個早上一直工作,直到把最後一株秧苗插好。然後他說:「我明天和你在教會見,禮拜十點鐘開始。」

整個下午,水益很苦惱。他應該如何是好?但是天一亮,他梳洗,刮鬍子,叫他的太太和孩子準備好,他們要去教會!當這家人進入教會時,許多人都轉頭,並且驚訝地看著他們。這一天,開日的講道很好,水益印象深刻。

「禮拜天以後呢?」

「為什麼問?」他說:「我從那時到現在一直都去啊!我改變了待人處事的方式。」

有一天,我問他願不願意一起探訪觀音山後的農夫?他很高興地答應了。當白天炎熱的時候,他們在一間鄉下小店休息,孩子和大人都聚在一起。

「水益來了,最厲害的打手。」大家傳著話。「你還打人嗎?」有人問他:「你一次可以打六個人,每個人都怕你。」

「不,我不打架了。」他說:「我已經改變我做人的方式。現在我是一個耶穌基督的門徒。」他就對這些專心傾聽的人做見證。

3925_偕睿廉2

偕叡廉(後左一)帶著兩子偕約翰、偕威理,與醫師、導遊、牧師到太魯閣峽谷。

東海岸:轉憂為喜的漁夫
一八八○年代,我父親在宜蘭平原的平埔族中開始傳道工作。當時這些族群分布在卅六個村莊裡。他們有自己的稻田、果樹,包含麵包樹,而且是技術精良的漁夫。他們似乎相當興旺。

許多年前,我有個機會去探訪其中一個村莊,叫做南方澳或南風灣(South Wind Bay)。這裡大約有七十五個村民。他們平常是快樂的人。但是當我看到他們時,他們看起來很憂傷、軟弱。我去拜訪頭目,說我姓馬偕。
「我也是馬偕。」他說。

和許多村民一樣,他姓我父親的姓。我問他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悲傷。他說:「我們一直住在這個海灣的旁邊,我們有自己的小農園和橄欖樹。我們很窮,但我們是基督徒。禮拜天,我們聚會敬拜。但是,現在我們要被遣散遷移。日本人說:他們需要用我們這塊土地來蓋一個港口,讓現代化的馬達漁船可以停泊。我們必須搬出去,但是,我們可以去哪裡呢?我們沒有錢可以買土地。」

我告訴頭目:「你們可以請求日本政府給你們另外一片土地來交換你們原來的土地!幾年前,你們有一小群族人的土地也是被徵收,但是我們向政府申請補償,最後就這樣辦成了。」

因此我回到教會,向郭樹枝牧師──我以前的學生說起此事,並且請他為這群人提出申訴。政府裡也有我們學校的校友高麟。如果他們兩人聯合陳情,也許會有些幫助。但是陳情了許多次,卻什麼也沒發生。

有個禮拜天早上,一個日本官員來參加主日崇拜。他是基督徒,被派遣來要管那個地區。現在,終於有改變了。有一天他帶著八個族人代表到了蘇澳往南二十五哩的海邊。這位官員說:「選一個你們想蓋自己村落的地點,到山上砍木材下來蓋房子。蓋了以後就搬到這個新的村子,這片土地就會給你們。你們是漁夫,海就在這裡。」

所以,他們就遷村到大南澳的新區域。再下一次,我去探訪的時候,他們臉上又有笑容了。在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裡,我們坐在外面空地高大竹林下的長凳上,用他們很熟悉的曲調唱聖詩。

大南澳是一個小村子。漢人住在河的一邊,平埔族住另一邊。幾年前,我去探訪這部落,發現漢人沒有地方可以敬拜主。但是,他們有在拜拜,在一座紀念碑前燒香。這座石碑是漢人軍隊建立的,紀念他們派遣一千位軍人中有三百個留守,和獵頭族對抗

因此,我和我們教會的傳道部談起這事,他們派了一個平埔族傳道師到那裡。他在漢人和平埔族當中努力服事。我再去看他時,親眼見證在禮拜天早上有十四個人受洗。

偕叡廉於家中閱讀書報。

偕叡廉於家中閱讀書報。

DocHdl1OnPPMtmpTarget本文與圖出自:《馬偕的孩子說故事:來看偕叡廉》
作者:偕叡廉口述,偕瑪烈記錄。編譯:林一真
出版社:宇宙光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