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不是告別,乃是再見

3926_告別


◎李約

生命是一場歡慶的宴席,只是離席的人越來越多,於是心裡有數,遲早自己也要向眾人告辭,從這場盛宴裡退下,回到我永恆的家。畢竟在這個世上活著,一切美好的或者不美好的都要消逝,我們的「活著」也會有終止的一天。無論是誰,時候一到,總要來到那個賜予生命的源頭前,聆聽祂的審判,等候祂所應許的新天新地。

來不及告別的生命
今年三月還接到一位朋友的訊息,希望我幫忙看她正在寫的一本書,給一些意見。過不了兩天她又說不用了,因為出版社另有想法,我就回了一個短訊,大意是說祝福她出書一切順利。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五月初有一天出門去,回家時在信箱裡看到一封訃聞,上面竟然是她的名字。

這個驚嚇著實不小,按著訃聞上的電話打過去詢問,她的兒子接了電話,我一時真不知道怎麼開口,說了一些紊亂的話語,辭不達意地表達震驚與哀悼,最重要的是確定這個訃聞不是在開玩笑。她的兒子證實是真,且詳細說明她突然離世的過程。原來是她某天在醫院做例行檢查時昏倒,這才發現了某種癌症的末期,在醫院幾天裡引發重複性的中風而過世,前後不到十天。

我不知道應該為她哀傷?還是應該為她慶幸?久病纏身是很痛苦的折磨,然而對親人來說,這樣比較有時間作心理預備,可以慢慢地告別。

突然的猝逝對於死者來說是好的,因為受苦的時間不多,可是親人卻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來,也許要用更長的時間慢慢地消化這個事實。

是誰這麼說的?心痛的感覺不會減少,只能試著漸漸習慣。

七年以來,我們不過才見過兩次面。因此到了她的追思禮拜現場,我發現自己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這樣更好,省掉了應酬的時間,可以專心在死者的身上,趁這個機會認識這位其實算是相當陌生的人。

她的相片放在一片花海之中,燦爛美麗的笑容令人感到惋惜;以如今平均的壽命年齡來說,她是相當的年輕。然而上帝有祂深不可測的旨意,祂收回某個生命必然有祂的道理,是我等被造者不能完全明白的。

悲傷與喜悅同時浮現
整整兩個多小時裡面,詩歌、證道、生平追述……我專注地聆聽這位朋友的同事、家人述說她大大小小的事,也注意到她牧師介紹她在教會裡的美好事奉。接著看了她的影片、聽了一段專訪,那是一個電台訪問她對於某部歐洲影片的引介。

散會的時候,我排在人群之中去跟她的兒女握手、自我介紹,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母親還有這麼一位從偏鄉北上而來的傳道朋友。

我為著回到天家的姊妹感到不捨又充滿慶幸,因為我們都知道、確定她所去之地是好的無比;然而為著她的兒女、家人,卻深深體會到那種無可釋懷的哀痛,這種痛,很可能一輩子都會存在,直到那再相見的時刻。

就在這時候,我忽然接到一通電話,教會裡一個正在讀大學的孩子邀請我跟他媽媽一起吃飯,這頓飯是慶祝母親節的。他說:「你就像我屬靈的媽媽。」我估計是趕不回去,不得已謝絕了,但我心頭湧出一股說不出的甜蜜安慰。

悲傷與喜悅同時在心裡翻騰,死亡的陰影與活著的喜樂同時交織在一起,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我撐起傘走進外面大雨中,因為疲憊而步履蹣跚,喟嘆著自己日趨衰敗的外體,心裡卻浮出一首又一首詩歌,跳舞的音符躍動在銀線般的雨絲之中,紛紛落在我撐起的傘頂上,又滑落下來,在身旁圍繞成一幅又一幅美麗的彩繪。

那天夜間,我夢見了她,我們在一個大會堂裡,她穿著潔白的衣袍,前面還有許多人跟她一樣都穿著白色的長衣。這位姊妹就坐在我的前一排,她回過頭來對我嫣然一笑,說謝謝我參加她的追思禮拜。

醒來之後,我一直在回想,到底她還說了什麼?依稀記得,她好像也這麼說:

「我們很快就要再相見了。」

想起哥林多前書十六章22節最後一句話:「主必要來!」(Maranatha),這句話是初期教會求主快快再來的呼喊語,據說也是信徒見面時互相問候的用語。

果然如此,我要向我生命的主說:「是的,主啊!我願你快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