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專欄》貧富懸殊,我們能不能做些甚麼?

3926_貧富懸殊,我們能不能做些甚麼?


◎劉曉亭(牧師)

近日據財政部發布2015年綜所稅申報結果,台灣的貧富懸殊到達100倍,年收入是4百多萬與4萬多的差別。這當然不是完全準確,因為單從報稅來說,很多低收入是不報稅的,某些高收入是逃漏稅的。但我們還是可以發現貧富懸殊正在擴大是不爭的事實。這個現象在全世界都在發生,也就是「財富集中化」,有錢的人愈來愈有錢,窮的人愈來愈窮,極少數人把錢都賺光了,剩下的人再去瓜分桌上剩下的零碎。只是,多數人對此並不在乎:「與我何干?」,只要自己不是最窮的那一群,努力往上爬就對了。

貧富問題比金融海嘯嚴重
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議題。表面看來,貧富的問題是「誰叫你不爭氣?」,但是實際上,貧富不均是制度出現問題,會導致一個人再怎麼努力都賺不到錢。那又如何?後果非常嚴重!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說,全球頂尖百分之一的富豪繼續貪婪下去,後果遠比金融海嘯更嚴重。多嚴重?想也知道,最終會導致對立衝突進而引發革命與戰爭。

許多研究則是指出,貧富與教育確實有很直接的關係,愈多接受高等教育,就愈拉開與底層的距離。(這年頭,大學畢業可不能算高等教育)。高等教育不保障致富,但是卻可以產生「物以類聚」的效應。

大家以為名校的「企管班」這類學歷的威力真的是去上課寫作業嗎?當然不是!答案是「人脈」。(美國長春藤名校要的就是「校友」二個字)。當社會菁英透過制度(類似「證書」之類)甚至法律限制其他人進來瓜分資源,當整個社會高層愈來愈壯大而底層愈來愈薄弱的時候,社會(包括國際社會)就失衡了。

至於這個時代,經濟崩解產生的連鎖反應那就不用多說了。當一個人賺一年比你一輩子不吃不喝還多的時候,誰還相信這個社會?

教會可以發揮穩定力量
擁有過多資源其實毫無意義!有研究指出,貧富差距大的國家,人民比較短命,因為「再怎麼努力也擺脫不了的貧窮」帶來羞恥感與憤怒,心靈的鬱悶其實是社會無形的成本,也會降低整個國家的競爭力,帶來惡性循環。

美國與中國的貧富不均都讓人擔心,川普的當選就是社會底層對精英的反撲,到現在還是很多民眾無法接受川普當總統,但至少他們還有一個制度讓民眾發洩。對台灣來說,無力感是更強烈的,年輕人看不見未來,只好及時行樂,買不起房子就算了,追求小確幸就不錯了,這對整個國家的競爭力非常不利。

我們期待有人挺身而出,我們期待政府有所做為。但是萬一這些都沒有發生,基督徒能不能基於信仰做點努力?能不能所有的教會重視這個問題?能不能教會內部栽培一下經濟弱勢的子弟,給他們一些機會翻轉,用實質制度鼓勵他們?能不能在小組團契討論這個議題,引發家長與會友的注意?能不能在彼此相愛的原則下互相幫補,讓下一代在課業上與經濟上不要那麼挫折?

環境好的家庭至少可以偶爾在節期甚至定期接待其他會友,而不是只跟政經地位相同的人互動。教會也可以發揮穩定力量,不是嗎?所有的改變都是從「關注」開始的,千萬別以為「貧富懸殊,與我何干?」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