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奔跑主道的人─陳維屏牧師的信仰故事

3928_陳維屏牧師


◎陳中陵(竹圍信友堂會友)

臺北信友堂在臺創設至今已超過一甲子,是由原上海三間長老會所發展而來。這三間教會為滬南清心堂、滬北鴻德堂及虹口閘北堂。

1860年,美北長老會海外宣道會派遣宣教士范約翰(John Marshall Willoughby Farnham,1829-1917),偕同夫人在上海佈道站展開宣教辦學事奉,將清心堂義塾擴大為清心書院。爾後范約翰有感於「教友漸增,生徒甚眾,乃復購地,建一大禮拜堂,規模宏暢,可容數百人,閱三月告成,仍以清心堂名之。」而清心堂,則取自新約天國八福的「清心的人有福了」。

中國長老會合一運動進展
1900年,義和團拳亂之後,中國各地長老會宣教士決議成立「中國基督教長老會聯合會」,致力推動教會合一事工。在這之前,單是美北長老會,就有332位宣教士分布於直隸(河北)、山東、甘肅、安徽、浙江、湖南、廣東和海南等八個省份。各地組織互不隸屬,直接透過紐約總部管轄。直到1914年,正式成立「中華全國長老會聯會總會」,以推動中國自立教會為目標。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長老會聯會不只著眼在本身宗派,更希望擴展成為跨宗派合一運動。經由宣教士高伯蘭(Asher Raymond Kepler)與中國籍牧師誠靜怡等人的努力,1927年,全國性的「中華基督教會」第一屆總議會在上海聖瑪利亞女校舉行,出席代表88人,包括中國代表66人、西國宣教士22人,正式代表有11個宗派、53個區會,奠定中國教會的本色合一運動。上海三堂會也成為中華基督教會的一員。

1949年,政治環境變革,三堂信徒從上海避難臺北,先借用中山南路的濟南長老教會聚會,名稱為「中華基督教長老會濟南路國語禮拜堂」,1963年在羅斯福路三段購地建堂,更名為「中華基督教長老會信友堂」,命名兼具西方長老會時代背景,同時又有中國教會合一運動的本地樣貌。

1954年,陳維屏牧師(1876-1972)受邀進入臺北信友堂服事。陳牧師原籍北京,來自基督教家庭,父親陳大鏞牧師,入籍美以美會(衛理公會)。1900年六月28日,陳大鏞牧師與妻、兒、女、嚮導共五人,避難時遭遇義和團拳民攻擊,拳民斷定五人是基督徒,在路上喊叫著「二毛子」(大毛子指的是洋人),把他們一行人綁至廟宇,要他們向神像磕頭下拜。大鏞牧師不從,拳民隨即用大刀往左肩砍入,右肩穿出,立即斷命,其餘人同樣慘死刀下。

陳維屏牧師時年廿四歲,不在現場,遲至五年後,才在一次的年會會議,聽聞目擊者轉述父母受難經過,悲痛不已。

放棄高薪  順服神呼召
抗戰結束後,蔣中正夫婦於南京小紅山官邸內,將客廳改為教堂,命名為「凱歌堂」,有凱旋得勝之意,蔣氏夫婦邀請陳牧師擔任凱歌堂牧師。到國民政府遷臺,陳牧師仍於士林官邸內的凱歌堂傳道,1954年交棒給周聯華牧師後,旋即進入信友堂牧會。

陳牧師當時年近八十歲,但仍火熱事奉上帝,經常受邀於全臺各地講道,甚至遠赴東南亞華人教會。牧師曾說,詩篇一三七篇5-6節的經文,使他順服神的呼召,就是「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

他回憶,當他讀大學四年級快要畢業時,由於英文好,有一位他父親的外籍朋友要他去修鐵路、做翻譯,每月可賺250塊大洋(擔任牧師的薪酬則是4塊大洋)。但有一次主日禮拜,教堂牧師講道時讀到詩篇一三七篇,把「耶路撒冷」改為「主的教會」,使他心裡深受激勵。將近畢業時,牧師又叫他去,問他畢業以後要做什麼,上面這段經文又浮現在他的腦海。後來他與牧師一同禱告,決定放棄翻譯高薪,跟隨主做傳道人。

清心事主  作忠心僕人
陳牧師著有中文證道集共三冊,以及一本英文自傳。我在網路買到《證道集》第一冊,民國五十五年出版,內有十篇講章,主要講述耶穌基督寶血的救贖,以及認罪悔改之道。牧師的講道內容多為基要信息,並無靈意解經,透過喻道故事闡明經文義理。每篇講道從經文本身起始,接著進入喻道故事,最後回到救主耶穌的赦罪恩惠。

中華福音神學院圖書館另藏有陳牧師的英文自傳,放在中國教會史專區的書盒內,這本小冊子只有28頁,並未註明出版地點,猜測是自費或由信友堂出版。

今年杜鵑花季,我在陽明山公墓第20區9排望見陳牧師的墓碑,心底十分驚喜,碑文刻著:「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馬太福音廿五章21節)

上帝的僕人是清心的人,或者說心靈純潔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將自己的信心和盼望都聚焦在上帝,把上帝的話作為靈命指引。所有清心的人,都不能沒有主、不能忘記主,就像是聖經所說的那些雲彩般的見證人,放下重擔,仰望耶穌。當然,這也是陳維屏牧師對信徒的勉勵與提醒。

參考資料:
1.游巧玲,《上海清心書院與晚清新式文教事業的發展》。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14。
2.陳智衡,《合一非一律:中華基督教會歷史》。香港:建道神學院,2013。
3.陳維屏,Autobiography of Chen Wei Ping.1965。

陳維屏牧師證道集。

陳維屏牧師證道集。(作者提供)

陳維屏牧師一生為人行誼,可從墓碑上經文略知一二。(作者提供)

陳維屏牧師一生為人行誼,可從墓碑上經文略知一二。(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