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基督 不再陷於扔石情緒 ─《基督與行淫婦人》的觀畫省思

3928_跟隨基督_不再陷於扔石情緒_1
老克拉納赫繪於1520年左右的《基督與行淫婦人》,現收藏於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


◎羅頌恩(東海大學美術系兼任講師)

當畢卡索的作品《格爾尼卡》所表達的藝術已不再只是感官的「美的表徵」,這也就確定了廿世紀開始擁有不同於傳統的新眼光。在這個視角之下,我們重新發現了宗教改革時期的藝術發展,在當時義大利藝術主流的對照下,新教地區已具備了廿世紀現代藝術的表現屬性。

今年適逢宗教改革五百週年,德國各地陸續呈現相關主題的藝術展。其中最為重要的畫家、同時也是馬丁路德至交的老克拉納赫(Cranach der Altere, 1472-1553)的畫作,也再一次得到全面的理解。

從圖像思想聖經經文
老克拉納赫所創造出來的主題深具新教信仰色彩,提供了今日的人們反思圖像藝術之於信仰的價值。當然,這不會是「偶像崇拜」的老議題,而是路德所開啟的現代之路,以「思想」作為觀畫的核心,促使人跳脫傳統宗教儀式的凝神冥想,轉向面對具體的圖像世界,發覺經文中的深刻意涵。

身為主動且活潑信仰狀態的基督徒們,時常會在現代性的作品中發現一些不合常理的圖像表達,以及它所伴隨的反思。因此,本文將聚焦近幾年來逐漸受到重視的畫作主題——「基督與行淫婦人」,加以說明這個由新教信仰觀所促成的圖像語言。

馬丁路德在十六世紀前期發表了許多信仰改革的觀點,在此影響下,老克拉納赫的工作室也陸續製作貼近「新教觀」的繪畫主題,例如:《律法與福音(恩典)》、《讓小孩到我這裡來》、《井邊女人》以及《基督與行淫婦人》。

老克拉納赫繪於1520年左右的《基督與行淫婦人》(上圖),現收藏於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2011年的展覽研究報告中指出,畫中婦人身後帶有拱門的教堂空間應是十七世紀才「添加」上去的。而原本基督抓著婦人右手的構圖,也被「改畫」成沒有觸碰的模樣。其原因在於畫作歸屬的轉移:此畫於1633年從新教地區來到隸屬天主教的巴伐利亞,被神聖羅馬帝國的選帝侯Maximilian I.收藏。所以原本基督與婦人的肢體關係,在改革後的天主教世界裡,因著崇尚道德美善的緣故,被改以呈現暗示「畫字指頭」的模樣。

老克拉納赫另一件收藏於布達佩斯美術館的同名畫作,則表達了原初的圖像語彙,以及更為強烈的現代藝術特質(下圖)。畫面中,由基督身上的藍衣紅袍區分了兩側男士的身份:暖色系的左邊,是欲想把行淫婦人定罪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寒色系的右邊則是基督的門徒。雙方皆以向下排列的構成讓觀者聚焦在中間的耶穌,再藉由人子的右手,望向一旁的行淫婦人,以及正下方被基督緊捉著的右手。站立在門徒前方的她,雙眼與肢體呈現出下沈、若有所思的情緒;並在對應著其他男子的不同眼神之後,開啟了觀畫時對主題經文的反思。

3928_跟隨基督_不再陷於扔石情緒_2

《基督與行淫婦人》,1532,布達佩斯版本。

圖與文的不同調
約翰福音第八章如此寫到:「文士和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叫她站在當中,就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麼樣呢?』……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他們還是不住地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穌一人,還有那婦人仍然站在當中。耶穌就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呢?沒有人定你罪嗎?』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翰福音八章3-11節)

在經文事件的基礎上,行淫婦人的實質犯罪,與熟知律法的宗教虔信者,本該是善惡分明的形象。跟隨基督的門徒,也應當全然順服拉比的決定。而事件的核心信息,通常就是赦罪後不再犯錯的更新生命。

但在老克拉納赫的藝術詮釋裡,自律甚嚴的宗教人是惡徒模樣,犯淫的罪人卻宛如習於靜默的自潔者一般;那群應當明白基督心意的親近門徒,眼神卻是充滿疑惑。整體來說,圖像呈現出與一般好壞原則不相符的詮釋表達。

畫中的可見與不可見
布達佩斯的畫作版本,在上方黑底色的部分寫下經文中耶穌說的一小段話:「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正恰恰對應著現代後設式的藝術形態。此經文與圖畫中看向觀者的眼神產生極大的共鳴,並在經文的末端,閱讀到那未出現圖像化的文字信息——「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再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章12節)

耶穌以這話語對整個事件主題——「律法與恩典」作出解釋,也是觀者理解此畫側重提問式圖像的關鍵所在,如同圖畫中隱而未顯的註腳。因為它讓人明白生活實踐是「跟隨基督」,而非法利賽人的「跟隨教條」;明白人的存在是受光的、是一種被動的狀態,以至於看懂經文中的「跟隨」不是人自由意志的決定,而是像老克拉納赫所表達的圖像一樣,是基督對我們的「主動緊握」。

五百年前,畫作的圖像世界開始與經文相互對話,並讓我們察覺那婦人就是蒙恩的罪人,就是每一個觀畫的人。也都同樣在面對律法的鑑定時,始終會是無能為力。

因此,畫中那隻「主動接納的手」捉住了我們的眼睛,領人從互為肢體的關係裡明白「接納與赦罪的恩典」是「先於」律法之前的行動,是先於對錯誤進行估量;而那指向婦人的右手,則同樣處在以基督為中心的構成之列,引導我們不再陷於急於治罪的扔石情緒,相反地,是望向一個個需要光照的生命,近前,並與他/她同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