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或高昂?基督徒熱力學測量標準:喜樂度

3928_下沉或高昂_基督徒熱力學測量標準喜樂度
楊申語教授國外學成歸國後重返母系,將專業的知識傳承給下一代。(圖/楊申語提供)


台大教授遇見主,道出不為人知心情故事

【記者楊育玫台北報導】身為基督徒的你,現在心情是下沉還是高昂呢?什麼樣的狀態才是正常的呢?如何測量?台灣大學機械系教授楊申語於七月5日應邀在本報早禱會分享,他以自己經歷分享基督徒如何維持熱能,並介紹如何測量、判斷自己的屬靈生命是否達到「標準值」。

曾任台大機械系系主任的楊申語教授,是一個會念書、人人眼中的高材生,從台中一中到台大機械系、美國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工程博士畢業。楊教授幽默地自嘲說:「我真的除了念書什麼都不會。」不管念書、工作,一路順遂的他,也是人生勝利組的一員;但回憶33年前遇見主的過程,楊教授卻緩緩道出他不為人知的心情故事。

美麗杜鵑花城上演的黑白電影
「每日走在美麗的椰林大道、杜鵑花城中,別人看我都還不錯,但其實我是一個非常自卑的人。」楊申語坦言,大學四年的每一幕,對他來說,不是校園中美麗繽紛的杜鵑花,而是黑白的投影片。當年台大機械系全國錄取60名,楊申語經過一番努力如願地考進,但班上全國各地的高手雲集,他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維持在中段名次,這使得升大學前一路名列前茅的他感到非常挫折和自卑。

3928_下沉或高昂_基督徒熱力學測量標準喜樂度_2

楊申語與學生合影

其實楊申語心中的自卑感種子,早在他稚幼的心靈中就已被自己種下。「當我知道原來我的父親不是祖父親生的,而是從別的村子抱來的一個王家的小孩時,我就給自己貼上標籤,認為自己是一個別人不要的小孩所生的。」楊申語坦言家庭出生背景對他的影響很大。事實上,他的爸爸到楊家之後備受寵愛,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楊申語卻因這樣的「身分」感到自卑。

從小的自卑感,再加上大學時的挫折,更讓楊申語心中深感失望、空洞。為了填補心靈的受傷與缺憾,大學四年,他試著仿效其他同學去尋找快樂:社團、交女朋友。他參加過登山社、吉他社;那一年,他曾鼓起勇氣邀約一個心儀的女孩子到醉月湖畔談心,女孩也準時赴約,但穿著「非常的樸素」。楊申語開玩笑地說:「那時,我從她的穿著就知道,我以後再約她,她都不會再出來了。」就這樣,他嘗試了許多方法還是找不到快樂,心中的空洞,也一直如影隨形地存在著。

在「天色的水」中遇見神
1982年大學畢業後,楊申語到紐約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就讀機械工程碩士。1990年,楊申語在一個擁有被印第安人稱呼「mini sota」,意為「天色的水」的地方—美國明尼蘇達州,獲得明尼蘇達大學機械工程博士學位。隻身在國外念書八年的時間,楊申語暫別台北美麗的杜鵑花城,在國外一個「天色的水」城市中,遇見神。

雖然明尼蘇達景色美好,但楊申語攻讀博士的路途卻不如想像。才剛進學校,原本談好的指導教授卻突然退休,他為了重新尋找指導教授,耽擱了不少時間。最後,在一位新進的印度籍教授下,楊申語成了這位教授的第一位學生。

「我問教授,什麼時候可以畢業?教授跟我比了『三』的手勢。但後來卻花了不只三年的時間才畢業。朋友事後跟我開玩笑說:『你有沒有看清楚他總共比了幾次『三』?』」在研讀博士的第三年,楊申語以為指導教授會履行承諾,沒想到指導教授卻仍交代他要完成一個小實驗,而不是給他一個可以畢業的論文題目。這讓楊申語心裡無法接受、十分氣憤。於是,每當指導教授到實驗室,他就關掉運作中的機器,從教授面前氣憤地離開,現場只留下停止運作的機器和一臉錯愕的指導教授。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怎麼會這樣做,但是心裡是痛苦的,因為我不知道如何收拾殘局,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楊申語說。當時每一天的日子,就在不停地實驗並與指導教授的不愉快中不斷地重複著。明尼蘇達河所流的是「天色的水」,楊申語心中所流的卻是「一肚子苦水」。直到後來楊申語與一位在雙人華城教會的教友,在學校的湖畔長談後,楊申語受洗成為基督徒,成為神的兒女,一切才有了改變。

「信主後,很多事情都開始不一樣了。」其中,也包括他的心。楊申語面對指導教授的態度開始變得柔軟,並決定不再與指導教授硬碰硬。當他放下自己的感覺時,原本與指導教授進退兩難的關係,就此出現轉機:他終於接到了指導教授給的一張紙條,紙條上,指導教授告訴他,準備與他討論博士論文的題目。

新的身分證:神的兒女脫離自卑
在國外與碩、博士學位抗戰八年的楊申語,即便學成回國,但神知道祂的每一個孩子,在別人所看不見、祂兒女的心靈深處,還需要被祂更深地煉淨和醫治。

喝過洋墨水、抱著博士學位歸國,又回到自己的母系上教書,這在楊申語的同學眼中,是件很幸福的事。楊申語回憶起,剛回國後的第一次台大同學會中,那時他已在台大機械系教書,從同學們稱羨的眼光和言語中,他感覺自己就像在麥當勞過生日派對的那個小孩,不斷地接受同學們送來的禮物,心中非常開心。然而,這樣的開心和雀躍的感覺,卻只維持了三個月。

三個月後,還是在同學會中,但這次,楊申語反而落落寡歡,原因是:他自己的腦子在重複播放著,他大學四年中,每一幕的黑白片段。

「沒有一件事能讓我們真正地感到喜樂。」楊申語表示,那場同學會後,他自幼藏在心中深處角落的自卑感再次悄悄升起,並成為揮之不去的巨大烏雲,盤踞著他的心。而後,在真理堂的一場聚會中,當台上弟兄詢問:「是否有人需代禱?」楊申語立刻不加思索地舉手。他跟弟兄說:「其實,我還是很自卑,需要大家為我禱告。」

楊申語進一步談到,其實自卑感的來源,不是別人怎麼看你,而是你怎麼看你自己。基督徒如何脫離自卑?只有一點:自己必須真實認識「我是至高神的兒女」。知道自己是神所寶愛的,這樣就夠了。他進一步說:「只有體認到這樣的事實,才會讓我們脫離自卑並真正感到喜樂。」3928_下沉或高昂_基督徒熱力學測量標準喜樂度_3

寶貴神兒女 信心觸摸「改命換運」
楊申語引用聖經中患血漏婦人得醫治的故事,傳遞給大家:身為基督徒要重視、寶貝神兒女的身分。他說,人生的一切是可以改變的,只要我們信靠耶穌,有一個信心的觸摸。「現在天地間存在著一個非常巨大的經濟不均衡:天上充滿了所有的祝福準備要給地上的人,但是地上卻滿了苦難、貧窮。然而,這中間只缺唯一的連結,就可以解決這個地表最大的貧富不均:信心的觸摸。」

什麼是信心的觸摸?文筆絕佳、想像力豐富的楊申語,以一段細膩且深入的分享,帶我們回到當時的情境,更深切體會此血漏婦人的信心:「當耶穌的隊伍經過,可以想見當時的隊伍是歡樂加倍的,因為耶穌所到之處,所有患疾病的人都得了醫治。

這位血漏12年的婦人,身處絕望中的絕望。12年的時間過去了,她的身心飽受痛苦;12年過去了,她的錢都給了醫生;12年過去了,她的家人都遠離她了;12年過去了,沒有人一個人敢跟她接觸。她是一個完全被棄絕的人。雖然她體力非常地虛弱,但是她還是鼓起心裡所剩下的一絲勇氣走出去。可以想見,在摸到耶穌前的路途中,她為了不觸摸到別人,一定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因為她簡單地相信:只要摸到耶穌,她的血就會乾了。」

只因為一個信心的觸摸,這位血漏的婦人,在短短的5分鐘內,就徹底改變她的命運。此時,耶穌給了她一個新的身分證:「女兒」。聖經中主耶穌第一次叫一個婦人「女兒」,就是稱呼這個血漏的婦人。

楊教授分享,他自己的信主和人生轉變的歷程,就如這位血漏的婦人。「我們好像都受命運困綁,文化背景、成長環境、疾病遺傳等,很多我們沒有辦法改變。身體:每個人身上總有一些大小病痛,日夜困擾著你;性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要想改變你的另一半,也不要想改變你的上司;環境:如家庭、社會、國家的環境,很多事我們無法掌控。」雖然如此,一旦當他成為神的兒女之後,神看他的眼光不同了,他看自己的眼光也不同了。現在的楊教授,臉上總是滿帶笑容。

基督徒特有溫度計:喜樂
楊申語剛回國時,每天壓力都很大,這壓力絕大部分來自於工作和研究上。每天忙碌的生活中,卻有一小段時間最令他感到快樂:那便是當他下班回到家,剛學會走路的兒子,一看到剛進門的爸爸,就開心地用搖搖晃晃的步伐,不顧一切向著爸爸跑去並抱住他。這一刻,看到兒子燦爛的笑容以及被兒子溫暖的小手抱住,楊申語身上所有的重擔,像樹梢上遇見陽光的春雪,全都瞬間融化脫落。「我們要喜樂,我們天上的父也就因此喜樂。」就如楊申語的喜樂,是來自於他兒子的開心和擁抱一樣。

楊申語進而引用他專業機械熱力學的知識告訴大家,一個機器必須擁有足夠的熱能才能運作。同樣,一個基督徒必須有足夠的特殊熱能:「喜樂度」,才能使天父開心並榮耀祂。

楊申語鼓勵大家:「要常常check自己的喜樂度」夠不夠?他並問每個人:「如果喜樂度不夠了怎麼辦?」楊申語藉由耶穌常常一個人遠離群眾去充電—向父禱告的方式鼓勵大家,如果喜樂度不夠時,就拿起手機,至少打電話給三個人,如同狡兔有三窟,請他們用幾分鐘陪自己一同禱告,提升自己的喜樂度。因為,喜樂,是基督徒的熱能標籤,也是神在基督裡對祂兒女的旨意。

語畢,楊申語即刻詢問,在座是否有需要代禱的,並馬上為論壇有需要的同工,用真誠、細膩的靈,帶著大家一起運用信心的觸摸、向主禱告。

「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6-18節)
「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西番雅書三章17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