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7》威登堡的聖馬利亞和諸聖教堂

3930_諸聖教堂


◎劉幸枝

宗教改革運動是以1517年十月31日,馬丁路德在諸聖堂的木門口釘上〈九十五條〉作為事件的起算點。

在路德時期,威登堡這座城市有兩間主要的教堂,分別是位在威登堡市集廣場旁的聖馬利亞教堂(Stadtkirche,又稱市民教堂),以及諸聖堂(Schlosskirche,又稱城堡教堂)。

曾為聖物崇拜重點教堂
城堡教堂是選侯的私人教堂,旁邊即是他的行宮。雖然托爾高城才是選侯宮廷的所在地,但是選侯不僅在威登堡設立大學,也讓城堡教堂成為大學頒發學位以及舉行博士答辯的地方。路德選在這座教堂釘〈九十五條〉,純粹是採取當時學術論辯的方式,以拉丁文列出所有的主張命題,呼籲反對者站出來進行公開辯論,以期真理愈辯愈明。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智者腓力原本是個迷戀聖物的人,城堡教堂當時的另一個功能是充當他私人的聖物收藏館。1509年身兼市長的畫家大卡爾納赫列出智者腓力的聖物收藏品,包括:初代教父奧古斯丁的牙齒四顆,一根耶穌的鬍鬚,最後晚餐的一片麵包,一根釘過耶穌的釘子等等,死去聖徒的骨頭更是累積到19013塊。當時教會聲稱只要在特定的節期參觀這些遺物,並做了規定數額的奉獻,即可減免將來在煉獄的苦刑。

販賣聖物原本是一條眾相仿效,適用全歐各地的「合法斂財」途徑。許多教會更是不計代價,用偷搶的手段蒐羅各地的「聖物」,想藉此吸引朝聖香客上門,以便大撈香油錢。智者腓力沉迷於聖物,以其雄厚的財力四處蒐購。

當時的教皇李奧十世迫於財政窘境,甚至乾脆與德國緬因茲主教亞伯特狼狽為奸,批准他派人大肆在德意志領土內販賣贖罪券,宣稱要讓芸芸眾生免去遠行朝聖的旅費和沿途的兇險,還承諾只要到指定的處所購買贖罪券,將獲得減免煉獄之苦的功效。

從宗教迷信走向信仰改革
想當然爾,此舉激怒許多的貴族。因為他們轄區內的許多農民不惜越界進貢,讓「肥水」落入外人田。教皇與亞伯特這種撈過界的作法,引發包括智者腓力在內的德意志諸侯們極大的憤怒。

不過,對兜售贖罪券之舉感到生氣的,還不止於那些有利益考量的德意志貴族。馬丁路德看到聖經真理遭到扭曲,無知百姓被神職人員玩弄於股掌間,焉有不義憤填膺之理。他選擇在同樣曾經兜售贖罪券、著迷聖物崇拜的智者選侯私人教堂門口釘上〈九十五條〉。

因著路德這個無心插柳的驚人之舉,城堡教堂從一間陳列數萬件聖物的教堂,搖身一變成為點燃宗教改革之火的教堂,甚至還成為改教先賢的葬身之地。路德與墨蘭頓,以及後來願意支持信仰革新的智者腓力和其弟忠貞的約翰,都葬在這座舉世聞名的教堂中。

今日走入城堡教堂,只見教堂花窗和其間的雕飾主題不外是路德玫瑰或改教群英像。很難想像,當年威登堡聖物崇拜的指標場所,已經搖身成為強調唯獨聖經、唯獨信心、唯獨恩典,以及唯獨基督的更正教教堂。

走在威登堡唯一的主街上可以遠眺這座教堂,在教堂的鐘塔下方有一圈依稀可辨識的文字,上頭用德文寫著:上主是我堅固保障(德文: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路德在改教方炙,充滿艱險的時刻,從詩篇四十六篇的信息寫下「上主是我堅固保障」,今日它成為路德創作的聖詩中最耳熟能詳的一首。

3930_威登堡的聖馬利亞和諸聖教堂1

Hans Vischer雕刻的忠貞的約翰墓誌銅像。(作者提供)

3930_威登堡的聖馬利亞和諸聖教堂2

Hans Vischer雕刻的智者腓力墓誌銅像。(作者提供)

改教人士齊聚的市民教堂
另一間教堂是聖馬利亞教堂,又叫市民教堂,有關這間教堂的相關歷史文獻可追溯自十二世紀末。它是威登堡歷史最悠久的教堂,也是一般平民百姓聚會的教堂。

路德改教之前,全歐皆是採取制式化的拉丁文彌撒禮儀,全程用拉丁語進行,只熟悉自己地方母語的市井小民很難理解並參與其中。改教之後,市民教堂成為首座以德文舉行崇拜的教堂。1521年聖誕節,路德膾炙人口的詩歌《上主是我堅固保障》,也首度以大合唱的方式在這裡被頌揚。

1523年,加入宗教改革陣營的布根哈根成為市民教堂的牧師,從此與路德成為摯友。路德啟發他神學的另一扇視野,他則成為聽路德告解、為路德證婚,以及在路德的追思禮拜中證道的牧者。

路德畢生在市民教堂講道約兩千多次。從黑修院改建的博物館裡便陳列了路德當時講道的講台。當時的講台都是一種半懸空式的講壇,聚會時民眾都是站著仰頭聽道,而站在半懸式講台上的神職人員,就猶如先知般忠誠的宣講聖道。

路德當年在市民教堂講道所站講壇,現 移放黑修院宗教改革博物館。(作者提供)

路德當年在市民教堂講道所站講壇,現移放黑修院宗教改革博物館。(作者提供)

路德的墓碑。(作者提供)

路德的墓碑。(作者提供)

來到市民教堂也絕對不可錯過「宗教改革祭壇」。自中世紀以來,祭壇畫一直是天主教會的信仰展現。路德曾是修士,在天主教的傳統中浸染甚久。即使宗教改革已經成形,路德依然看重告解禮,只是未將它列入聖禮。路德也不排斥祭壇畫,讓它成為嶄新更正教信仰的藝術媒介。而擺放在市民教堂中的祭壇畫,更宣示了更正教只承認兩大聖禮的神學信念。

「宗教改革祭壇」畫作宣揚信仰要義
這幅由路德好友大、小卡爾納赫父子繪於1547年的祭壇畫,加上底層共計四聯的畫作,由右至左依序要表彰:悔改、聖餐、洗禮,以及基座部份的講道。出現人物包括,聆聽懺悔的布根哈根面對一個願意悔改與另一個死不悔改的人;耶穌與宗教改革眾俊傑一起擘餅;墨蘭頓為嬰孩 施洗;以及講道的路德。

大卡爾納赫把自己畫入一起共享聖餐與聽道的群眾當中,連路德的妻兒也列為融入背景的人物。比較惹人爭議的是,墨蘭頓並非按立的神職人員,卻為嬰孩施洗。但畫家所欲表達的應該不是誰配得擔任什麼角色,而是要宣示路德的聖禮神學與教會生活所強調的意涵。

市民教堂算是微型的宗教改革藝術博物館,裡頭陳列了許多大卡爾納赫,以及兒子小卡爾納赫的畫作。所以當年與路德一同奮戰的同袍,都在這對畫家父子的畫作中躍然紙上。

為配合宗教改革五百年,聖馬利亞教堂的外觀在過去幾年經歷了「人工拉皮」,反而不似筆者在2007年走訪時所拍攝到的那般古樸真實。倒是「宗教改革祭壇」透過卡爾納赫父子的人物寫真,融合了精心安排的神學影射,成為一幅穿越了時空的歷史記憶。

讓觀賞者的心神受到撼動,欣羨畫中眾人在信仰上的執著,以及他們在同工當中的合一同心。

市民教堂內的「宗教改革祭壇畫」。(作者提供)

市民教堂內的「宗教改革祭壇畫」。(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