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妻密語》星空下的十字架

3931_星光下的十字架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若搭乘晚上的班機前往首爾,當飛機開始降落,穿過厚重的雲層,在乘客面前拉開首爾的夜幕,便可看見散若繁星的紅點佈滿城市的每個角落。等我們與地面越來越近,就會看到,這些紅點其實是一個一個的十字架。

後來聽聞在韓國結識的外國朋友說,她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紅色十字架,覺得很驚奇──韓國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醫院呢?後來她才知道,這些十字架代表教會,而非醫院;到處是紅色十字架,表示首爾到處都是教會。

儘管早已對星空下的十字架略有耳聞,直等在飛機上親眼目睹這一幕,還是激動的胸口撲通跳,很期待在韓國展開新的信仰旅程。雖然嫁到韓國人生地不熟,星空下的十字架卻在第一時間帶給我溫暖。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韓語不通  成為旅程絆腳石
我們在首爾的新婚小屋,位於首爾市邊廓的江西區禾谷,相較於首爾市中心光化門建築的高聳嚴肅、新村一帶的年輕新潮,這裡很有市井小民的氣息。出了地鐵站,走往回家的方向,沿路不外是中小型超市、傳統市場、叫賣小販、小餐館、藥局,以及韓劇裡常見到的喝酒帳篷,晚上八、九點過後,可以看到不少人坐在裡頭小酌、吃下酒菜。穿過傳統市場,

跨越一條小馬路,便進入住宅區;在起起伏伏的小丘陵上,擠滿了密密麻麻的舊式公寓。

走在其中,常能遇見小教會。有些教會佇立在較為明顯的高處;有些被地形擋住,要轉個彎才能發現;有些則隱身在住宅的某個樓層。出了大馬路,教會的規模更加宏偉,常可看見兩間大教會並排而立、或對面相望。雖然我從小就每週到教會聚會,但是這麼高的教會密度還是頭一遭,覺得好新鮮,很期待自己成為當中一員。

因為先生的姊夫所任職的教會,就在離我們家徒步十分鐘距離,一開始我們順理成章就到那裡聚會。除了主日崇拜,我也參加週三晚上禱告會以及小組聚會。

當時我不太會說韓語,日常對話不到幾句就打結,想當然,卅分鐘的講道無疑是鴨子聽雷。剛開始總是豎起耳朵聽,偶爾聽懂一、兩個韓語單字時,還覺洋洋得意。然而兩、三個月過去後,不僅靈性得不到餵養,禮拜結束走出會堂時,只覺眼冒金星、腦門發脹。

小組聚會時,其實也聽不懂別人談論什麼。大概聽出在講家人或教會,但只要一句話中出現兩個以上的生字,聽力就開始跳針,從此就像賽跑上跌倒的選手一般,越來越跟不上,沒過幾分鐘,已經不知道別人說到哪個段落去了。偏偏我聽不懂的單字有很多,小組還沒結束,大腦已經累得自動關機。

讀經也吃力。小組讀經時,每人輪流讀一節。其實我都聽不進別人讀些什麼,只顧著找出自己該讀的那一節,拼命默讀,以免輪到我又出糗。有些人讀得好快,就像朗讀機兩倍快轉一樣,我的眼睛跟也跟不上,遑論找到自己的經文了。

禱告有通  提供前進立足地
新婚時,晚上睡前常和先生一起讀韓文聖經。按照逐卷進度,我們一人讀五節,然後一起禱告。先生為了我刻意放慢速度,讀時還加上抑揚頓挫,聽起來真是生動、有感情。然而這如詩般的語調,到我這裡卻變成咚咚作響的戰歌,聽起來嚴肅木訥,還穿插著把發音念到位的偏執,一個詞彙甚至可重覆讀上五、六遍。有時還來不及等我唸完五節,丈夫便已睡倒在床邊。

聚會和讀經,原本是再平常不過的屬靈活動,如今多了一道語言的薄紗,竟像隔了千山萬水,無論怎麼走,都走不到目的地的樣子。

禮拜不通,小組不通,讀經不通,好險禱告有通。

早上先生出門上班後,我一個人在家,房間就成為最好的禱告密室,以婚姻和丈夫為主題的禱告書籍,就是我最好的參考書。

有時不知如何將困頓的心境訴諸言語,便播放一些輕柔的詩歌,一邊安靜地聽,一邊若有似無地禱告。當時看似無力的禱告,現在想來,卻是湍急水流當中一顆一顆的堅石,提供我前進時的立足之地。

掙扎熬煉才是屬靈重頭戲
原本我期待的,是熱鬧的屬靈活動,期待被當地基督徒接納、融為其中一員;我不期待信仰生活的挫敗,不期待自己變成聚會中的透明人,無法進入旁人的世界,也無法表達自己。

我期待的十字架,是從飛機上俯瞰下來的那般華麗動人,那寶石般的點點紅光成為熠熠星光的一部分;我不期待黯淡的十架苦路,我不期待孤獨、憂鬱和創傷。

我不期待的那些事,卻把我帶回信仰的最初,重新感受福音的力量。這福音,在我覺得自己最衰敗的時候扶持了我。雖然沒有什麼看似了不起的改變發生在我的生活中,但是我感受到神將力量一點一滴挹注在我心中,使我漸漸剛強,克服了語言障礙,也克服了在陌生環境中萎縮與恐懼的心境。

半年後,我和先生討論之下,決定轉到有中文聚會的教會。我們找到位於市中心的漢城教會,雖然離家甚遠,但是心靈相近。去到那裡聽國語講道、看繁體中文字幕,我心裡覺得很舒坦。後來我答應擔任主日學教師,就一直留在那裡服事,直到搬回台灣為止。

星空下的十字架,沒有把我帶進當初憧憬的教會及活動。當年心不甘、情不願的選擇,現在才明白,那樣其實對我最好。多年後回首重看,我巴不得跳過、快轉的掙扎,其實才是屬靈的重頭戲。好在我抓住了神,這便是我在痛苦中能夠成長的秘訣。

韓國曾經是我心目中的基督教聖地,全世界最大的教會在那裡,第二大宣教士輸出地在那裡……。但是外在的榮耀,妝點不了我內心的貧瘠。信仰,終究回歸至我與上帝之間,祂愛與能力的真實,需要用生命去經歷、去體會。

聖地,不在乎去到哪個國家,而在於是否與上帝同行。星空下的十字架,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