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香與十字架】一個基督徒看滅香風波

減香與十字架
燒香對某些人來說是與神溝通的憑藉或輔助,這大家都可以明白。不過十字架是不是呢?不是。(圖/本報資料庫)


◎陳舜儀

最近「燒香」這件事,突然成為台灣媒體上的熱門議題。

原來,有上百個宮廟聽信網路謠言,質疑政府打算「滅香」—禁止燒香,決定糾團上街頭遊行抗議。有人說,燒香是傳統文化;有人說,工廠汙染更大,為甚麼禁我們不禁他們?電視上有人受訪時甚至說,不能燒香,那我乾脆去信基督教就好了!

此事非同小可,因為宮廟動員能量很大,往往影響一場選舉的勝負,尤其是在地方選舉上。政府緊急澄清溝通滅火,強調根本沒有甚麼「滅香」,而是要宣導「減香」以符合環保。宮廟們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安撫,於是劍拔弩張的氛圍便轉化為嘉年華的遊行了,人們還把電影裡的小小兵搬上車子,儼然也是一尊「神祇」,逗樂了不少群眾。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且不去管那許多的陰謀論或政治動機,仔細想想,這裡頭有很多可以討論的點,比如說:

捍衛燒香拜拜,算不算是捍衛傳統文化?

儀式是不是信仰價值的一環?它能被改變多少?自古而今它又變了多少?

信仰或者傳統,可以改變和絕不能改變的是甚麼?

減少燒香的規模,到底對一個宮廟的好處和壞處分別是甚麼?

環保、法規和信仰價值如果有衝突,該怎麼細膩地去處理?

看網友們評論時,我又意外地發現一個有趣的切入點。有兩個網友,一個是拜拜的,一個是不拜拜的。拜拜的對不拜的說,都是你們基督教的陰謀啦,你們就是要把香火滅掉!不拜的反駁說,跟我們甚麼關係?我們才不會去管你們要怎樣燒香!拜拜的還是很氣憤地說,燒香是我們和神溝通的憑藉,就像你們的十字架!試想要是把你們教堂的十字架拆掉,你做何感想?

其實這當中似乎有很大的誤會。身為基督徒我來隔空解釋一下,順便也說給有同樣想法的朋友聽聽。

第一,基督徒是希望大家都能來信耶穌,得永遠的生命,而不是希望大家做環保不燒香,更不需要給其他信仰者穿小鞋,讓他們燒不了香。

要知道不燒香或者少燒香的宮廟也是有的,而舊約時代敬拜耶和華也是燒香的,所以燒香不燒香不是我們關切的核心議題;以這個時代來說,你少燒香不燒香固然是好,但你決定信誰才更為重要。如果你不燒香,卻還是在拜原來的「神明」,這對我們有甚麼益處呢?

第二,燒香對某些人來說是與神溝通的憑藉或輔助,這大家都可以明白。不過十字架是不是呢?不是。

事實上,十字架只是一個辨識的記號,就和早期基督徒被羅馬帝國逼迫時,喜歡用「魚」的暗號來彼此相認(魚的希臘語有五個字母,分別代表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救主)。十字架原是釘死主耶穌的刑具,但我們相信耶穌死而復活,因此十字架就變成向死亡和鬼魔誇勝的記號。就像使徒保羅說的:「猶太人是求神蹟,希利尼人是尋求智慧,我們卻是傳揚釘十字架的基督,」「除了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別無可誇;藉著祂,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論,我也已經釘了十字架。」

我再說,十字架只是一個記號,基督徒與神之間的橋樑並不是十字架,而是基督耶穌自己,祂如今是賜生命的靈,住在信祂的人裡面。把教堂的十字架拆了,對於明瞭信仰真義的信徒來說,畢竟連他們的主都曾經被拆了(肉身被釘),物質的十字架被拆又算得了甚麼?甚至有很多敬虔的基督徒原本就不擺十字架,因為人都很容易去敬拜看得見的東西,有些人過於尊崇十字架,就像有些人過於尊崇教堂裡的聖徒像,最後就演變為拜偶像。十字架該擺在心裏,該用來對付肉體,卻不一定需要做成飾品掛在身上。

最後想提醒的是:遙想當年的當年,年紀輕輕的孫文先生把人家廟裡的神像毀損,也曾引起軒然大波。人與人之間,政府與人民之間,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衝突,但無論在哪個時代,我們著眼的都不該只是事件的本身,更該關注在這一切撞擊的背後,我們所選擇的,最終領我們到何處去?

我已經選擇了耶穌,選擇永恆,對於還在觀望的你,歡迎你也來試試看!

本文轉載自水深之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