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剛猛但溫和的宗教改革家

3932_馬丁路德


◎殷穎(牧師)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之外貌,頗似一頭大公牛;脾氣爆發時,更像隻猛獸。但他講道時,講詞如爆發的洪水巨流,十分令人由衷感動。凡讀其文章者,亦皆能感受到他的洪荒之力。

改教大師不畏權勢
記得許牧世弟兄曾對我說,出版《歷代基督教名著集成》時,需要一張馬丁路德的照片配合刊出。但路德的照片,每張面目都極彪悍,竟找不到一張較優雅的。這就是改教大師獨特的容貌。

馬丁路德曾與他的孩子們組成一個樂隊,自己擔任吹笛手。他時常探訪教會內的病友,是一位標準的好牧人,令人印象深刻。他是一個道地的德國人,憤怒時性如烈火,不懼王侯、貴族甚至教皇。他對攻訐他的教皇黨羽,也會回敬無情的謾罵,絲毫不假辭色。但其為人卻能普獲德國人的景仰。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路德於一五二五年六月23日結婚,時值42歲。其妻凱蒂波拉比路德小16歲,是一位系出名門的貧窮修女。且看《路德傳》作者法蘭斯筆下的凱蒂波拉:「她身體強健、肥胖,是略男性化的薩克族女子,鼻似洋山薯、高顴骨,淺黑皮膚,但兩眼大而美。」

傳記作者筆下的馬丁路德師母,怎樣看都非一美女,但卻具有美德。路德曾說:「假如Tongan樹林中的每一片樹葉都會發聲,它們仍然無法詠唱出結婚之美,與咒詛獨身之惡。」

路德原無意結婚,與凱蒂波拉之間,也未曾發生戀愛。他們的婚姻是突然決定的,可謂「天作之合」。

馬丁路德素來不修邊幅,生活凌亂,但在《回憶錄》中說,他的床全年都不整理,結婚後生活才有秩序,一切的凌亂皆由師母整頓好了。

而路德常入不敷出,陷於貧困。按說他譯的德文聖經一再出版,應有很好的版稅,但當時尚無版權制度,只肥了印書商,卻餓瘦了作者;幸得其夫人將其住宅改為公寓,收容寄宿客人,以維家用。他們婚後有了六個孩子,路德師母相夫教子,為一位賢德婦人。

路德夫婦志趣相同,可謂夫唱婦隨。路德曾應允其妻:如能讀完整本聖經,就給她獎品。後來他對人說:「凱蒂對聖經的了解,遠勝過廿年前的羅馬教徒,她比他們對聖經更為深入。」

神的話袪除一切憂懼
一五一一年,路德到義大利波羅格那城時,病的十分嚴重,幾乎喪命。當時懷疑與恐懼充滿心中,不知所措,忽然在死蔭幽谷中,出現了「義人必因信得生」的經文,袪除了心中的恐懼與懷疑,讓平安與喜樂回到心中,病體也很快得到痊癒。

他到達羅馬後,見識了所謂的「彼拉多階梯」。據說此一階梯,是進入羅馬巡撫彼拉多庭院的一個石階,據稱此石階是以神蹟由耶路撒冷搬到了羅馬。教皇宣布若有人以膝蓋爬上此階者,都可獲得一種罪的赦免。

路德便恭敬跪下,以雙膝爬行此階。每爬上一階,便背一次主禱文,並親吻石階一次,因據說「聖梯」是耶穌基督在彼拉多院中受害時走過的。路德以虔誠的心情爬了一半時,忽然「義人必因信得生」那句經文,又以極大的能力進入他心中。他頓悟人不必迷信這類「聖物」,便站起身來,昂然走上階梯。

改教大師馬丁路德雖大力強調「唯獨信心」,但他畢竟是人,也有人性的軟弱。有時他也會失去信心,陷入沮喪中,只在室中往返踱步,長吁短嘆,愁眉苦臉,沉默不語。其妻見路德一時失去了信心、陷入了痛苦中,她暫且不去打擾他,而以行動劇的方式,試著回復路德的信心。

愛妻為路德找回信心
她化妝成為一位居喪的婦人,頭戴黑紗,全身換上喪服,面容悲戚。路德瞥見,大吃一驚,急切的問師母:「何人死了,妳換上喪服?」凱蒂的回答,更令路德震驚:「上帝死了!」「胡說,誰告訴妳的?」「你呵,如上帝未死,何以你會愁眉苦臉、心事重重?一位活的神,不可能不會解決你的任何困難!不是嗎?」

馬丁路德頓時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一時失神,中了撒但的詭計,失去信心。但路德也因為其夫人的一齣行動劇而重拾信心,回復倚靠神:高聲詠唱他著名的一首《神為其堅固城牆》的聖詩。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