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8》海德堡論辯與奧古斯堡審訊

3934_海德堡
海德堡。(照片皆作者提供)


◎劉幸枝(中華福音神學院講道法老師)

路德無心插柳,但因著印刷術的普及,他的作品被傳遍了全歐。

路德成為當代暢銷作家
身為單純的學者和與世無爭的修士,路德只想宣揚真理。從1517到1520年,他用熱情將胸臆之間的感動書寫出來,完成數十部作品,外加上百種小冊子。這其中最膾炙人口的,莫過於《致德意志貴族公開書》、《教會被擄到巴比倫》以及《基督徒的自由》等作品。

因著印刷術的日益發達,路德成了當時的暢銷書作家。有人預估,他的著作在當時至少有卅幾萬冊銷售全歐。在那短短數年中,與宗教改革相關的議題成了出版主流,反觀今天關於嚴肅信仰議題的出版顯得一片蕭條,只能感嘆今非昔比。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許多日後加入宗教改革陣營的人,都是在讀了路德早期作品之後,心悅誠服地投入改教行列。不過,這些著作後來卻都被羅馬教廷指控為異端邪說。教宗李奧十世要求路德所屬的奧古斯丁隱修會,儘快擺平路德所引發的問題。

海德堡論辯提出十架神學
1518年四月26日,施道比茨趁著奧古斯丁隱修會在海德堡舉行年度大會,提醒路德針對贖罪券暫時不要再發表意見,但可以就著自由意志與上帝恩典的神學觀點提出論述。這次大會所產生的辯論被稱為「海德堡論辯」(Heidelberg Disputation),施道比茨邀請許多學者蒞臨現場聆聽,當中有來自史特拉斯堡的道明會修士馬丁‧布塞珥(Martin Bucer)。

路德在那場辯論中提出28條神學命題,其中第20-22條提到:「真正的神學家是透過基督的十字架去明白上帝的奧秘。榮耀神學是錯誤的,唯有十架神學是正確的。想要從受造物當中去尋找上帝的奧秘,只會使自己變得驕傲。」

這是路德的作品當中,首度提出「十架神學」以及「榮耀神學」,為後續進深闡釋十架神學奠定了關鍵基礎。路德也在海德堡論辯中,運用吊詭性的辯證修辭,將福音與律法、啟示與隱藏、人的意志與神的恩典作出精湛的正反論述。

這場論辯沒有預期的兇險,反而讓路德獲得一些盟友的支持,包括馬丁‧布塞珥等人,都轉而投效宗教改革陣營,日後隨著布塞珥移居英國,加深改教理念在當地的力道。馬丁‧布塞珥也是約翰‧加爾文的良師益友,對加爾文有極大的影響。

路德在海德堡大約待了三個禮拜,據他後來寫給友人的信件內容提到,在論辯結束後,他受到大部份聽眾溫暖的回應。當年他發表論辯文的地點,就在今天的海德堡大學廣場(Der Universitätsplatz)。在十六世紀時,那裡是隸屬奧古斯丁隱修會的院址。

路德赴奧古斯堡接受審訊
路德以凱旋之姿回到威登堡,豈知,一場更可怕的風暴才正要襲捲而來。當路德發佈〈九十五條〉時,他萬萬沒料到,這個純粹訴諸學術辯論的作法,竟然被教宗宣告為是「野豬闖入葡萄園」。

在結束海德堡論辯之後不久,路德被羅馬教廷召喚至今日德國南部的奧古斯堡接受審訊。此時,路德透過薩克森選侯的秘書施巴拉丁(Georg Spalatin)向智者腓力陳情,希望能獲得他的保護與支持。

奧古斯堡別稱「富格之城」,因為當時的全歐首富富格家族是從奧古斯堡起家的。該家族的掌舵者是雅各布‧富格。他擅於經營和投資,藉由借款給王公貴族,取得開採礦產和鑄造錢幣的特權。

雅各布‧富格很重視企業形象,為了回饋鄉民,他在1516年興建67幢的「富格之家」(Fuggerei),作為歐洲史上第一批的社會福利住宅。這些住宅開放給信奉天主教的窮苦百姓租賃,每年只需支付一萊因盾,這是折合今天不到一歐元的租金。直到五百年後的今天,「富格之家」的租金依然維持不變,但想入住的租戶必須同意一個條件:持續不斷的為富格家族禱告。

雖然富格家族有他們極其親民的一面,但在路德時期,他們也是一股遊走在宗教界和政治界之間的金融勢力。不止緬因茲大主教亞伯特想藉由賄賂買官而向他們舉債,在1519年,查理五世這個路德後來的大對頭,也用85萬金幣賄賂七大選侯,如願以償地當選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而其中的54萬就是向富格家族借來的。

後來路德被召喚至奧古斯堡接受審訊,教廷指定的審訊地點竟然是富格家族的豪宅,而審問路德的人是教宗特使紅衣主教迦耶坦(Thomas Cajetan)。這是一幅耐人尋味的景象:從威登堡黑修院前來的路德走進富格家族的大觀園,身形寒傖的修士面見披戴華服的紅衣主教。

路德當年受審訊之處。

路德當年受審訊之處。

路德被解除修會誓願
路德下榻的地方就在富格家族建立的聖安娜教堂。數年前筆者走訪該地,正巧遇到宗教改革與奧古斯堡城的歷史文獻展,有幸蒐集到一些資料。今日在教堂外面還有一塊紀念碑清楚標示,路德是從1518年十月7日到20日接受迦耶坦的審訊。期間,路德在施道比茨的陪伴下三次謁見迦耶坦。

迦耶坦與路德的會晤幾乎無交集可言。迦耶坦一心只想透過威權脅迫路德撤消言論。路德則指陳,如果教宗無法引用聖經證明他的言論錯誤,那麼他是絕對不會讓步。

由於審訊氣氛愈來愈僵,施道比茨私下以德意志奧古斯丁隱修會總會長的身份,對路德發出「破門令」,解除他的修會誓願。或許施道比茨已經預見事件未來的發展,不想讓奧古斯丁隱修會捲入風暴,另一方面有可能他想讓路德沒有後顧之憂地放手一搏。

眼見與迦耶坦的會面徒勞無功,有關路德將有性命之虞的謠言更是甚囂塵上,路德於是連夜逃離奧古斯堡,在釘〈九十五條〉事件屆滿一年的前夕回到威登堡。從此,路德不再涉足奧古斯堡。即便路德派的神學家和諸侯在1530年齊聚奧古斯堡參加帝國會議,路德卻因處於被通緝的狀態,仍舊只能待在位於今天德國巴伐利亞邦的科堡避險。

然而,在路德的示意下,墨蘭頓撰述並在會議中公布了〈奧古斯堡信條〉,被視為「信義宗」成立的宣言。奧古斯堡之後加入施馬卡登軍事聯盟,在宗教改革後續的發展中有重要地位。1555年,天主教與路德派在奧古斯堡通過〈奧古斯堡和約〉,承認彼此地位平等,這更讓奧古斯堡在宗教改革史上佔有一席之地。

重建整修後的聖安娜教堂內景。

重建整修後的聖安娜教堂內景。

聖安娜教堂壁面的紀念碑。

聖安娜教堂壁面的紀念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