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 一個陪伴者

3935_父親_一個陪伴者


【本報主筆】多年前,台灣的教會界流行過這樣的一句話:「這是一個沒有父親的年代。」這句話的含意是說,許多父親在家庭中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功能,甚至無法參與正常的家庭生活。這樣的描述,對許多終日為家庭生計忙碌的父親們來說,真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對一些家庭則不是問題,因為這些家庭的父親對家中大小事情都能參與其中,和家人有極為良好的互動。這種情形正應了托爾斯泰所說的一句話:「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對父親角色高度期許
在父親節過後談論這個議題,勢必讓一些人和一些教會有不同的感受。依據聖經的教導,父親在一個家庭中擔任無可取代的重要角色,不但要求父親肩負家中的經濟重任,也要求父親參與子女的成長與教養,甚至要求父親要有智慧地引導孩子。做父親的要學會「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做父親的還要有能力「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對一些父親來說,要做到這些基本要求已經是極大挑戰了;但也有一些父親覺得做這些事情游刃有餘,而且樂在其中。

為何有這樣的差別?是能力問題?還是心態問題?當教會與社會都對父親這個角色有高度期許,但又看到許多人無法符合這樣的期許時,我們實在不能簡約地將其歸咎於做父親者的能力不足,更不宜輕率地指責這些被認為「失職」的父親無心做好父親的角色。從「好父親」的角色與職責來看,一個正常家庭中的父親幾乎無一例外地有這樣的「自我期許」;但多數的實際情況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父親說不出來的嘆息
以一個最基本的現實情況作為檢驗,就可知道這樣的困境,當一個父親為了工作而加班,因而無法回家吃晚飯時,社會、配偶與孩子們如何看待?要求父親放下工作回家吃晚飯嗎?若因此失去工作又如何呢?對於這些力不從心的情形,許多父親心中或許都有「說不出來的嘆息」。這是一個「現實」,社會和教會都不宜用一種「理想」狀態的假設,苛責這些在現實環境中掙扎的父親們。

然而,這並不是說父親就擁有在家中缺席的正當理由。依據聖經的教導,身為父親者仍應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扮演好父親的角色。放在現實的框架中思考,我們認為,作為父親者固然無法時刻都出現在家中,至少應該在心中「要有家的位置」─也就是說,家庭的需要應該列入身為父親者的「工作清單」或things to do中,如果無法事事參與,至少要在重要時段與事件中出現。

心中有家的位置
所謂重要時段與事件當然沒有絕對的標準,每個家庭的認知不同,這是在家人互動中可以自然形成的「默契」。我們強調的乃是,為家計忙碌的父親必須看重這樣的「默契」,這些心靈互動是無法訴諸文字和規則的,只能期待有心者的體認和行動。這些體認和行動對孩子的成長有難以估計的影響力,因而從孩子的出生、就學、畢業、交友、就業、成家等人生各階段,都是彰顯父親角色的重要時刻,而且很容易成為重要的記憶。

因為家庭問題叢生,也因為聖經的清楚教導,所以社會和教會都對父親角色有許多期許。限縮到教會內看這些期許,我們必須提出一點省思,盼望教會中有關這方面的教導,更多符合實際的現況。當今世代有許多父親都是日夜忙碌的,他們的心中當然有家庭;但也有更多的力不從心。因而,教會不應輕易定罪他們在家中缺席,取而代之,教會應善盡責任提醒,也容許他們在家庭的重要時刻作為「陪伴者」,至少在教會中彰顯一種景況—「這是一個父親在旁陪伴的年代」。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