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父子同台開講 人類文明扎根在永恆真理

3935_唐崇榮父子同台開講_人類文明扎根在永恆真理
唐崇榮牧師(右圖)、唐文廉牧師(圖/李容珍攝影)


改教五百年對文明與文化的影響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如果耶穌沒有道成肉身,今天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如果馬丁路德沒有改教,今日的教會將會如何?」唐崇榮國際佈道團主辦的「改教五百年對文明與文化的影響」神學奮興講座,第一場於八月7日晚上在台北浸信會懷恩堂舉行,唐崇榮牧師和他的獨子唐文廉牧師父子同台主講。

唐崇榮牧師首先用反面思考來肯定過去500年宗教改革的重要,以及對後世的影響,並提到宗教改革當時,上帝的心何等傷痛難過,便以祂曾對耶利米說的話行事:「我要拆毀,我要建立」,拆毀錯誤的,重建合神心意的事。

馬丁路德用永恆批判現實
唐崇榮提到,很多基督徒在整個生命過程中,已經變成麻木不仁,沒有思考、創意,也沒有感到意義價值及自己的責任感,這樣教會可能成為被動者,是被淘汰的一群。一個真正對意義有了解、對奧秘有深思、對歷史時代有迫切責任感的人,一定不會浪費生命如水向東流,也不會隨時代潮流隨波逐流,無定向的消滅自己的生命,馬丁路德就是這樣的人。當馬丁路德用永恆來批判現實,就是最高的智慧,現在很多人用暫時的價值來否定永恆,是愚笨的人。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唐崇榮表示,馬丁路德若不改教,今日無論是科學、哲學、社會、自然科學或政治制度,現代一切的進展就沒有推動力。馬丁路德改教之前,德國沒有一個工業產品是有名的,但現在最好的汽車或機器就在德國,最好的手錶在瑞士。(改教運動傳到法國,後來法國基督徒為躲避法王追殺,逃往瑞士。)

改教五百年對文明和文化影響至鉅,許多弟兄姊妹聚精會神聆聽。

改教五百年對文明和文化影響至鉅,許多弟兄姊妹聚精會神聆聽。

他說,這不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乃是改教之後,人發現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不能被替代,對上帝所要求的精確性與準確性,從保羅一句話:「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所以現代科學或民主的產生,都是改教之後的產品。

他說,全世界很多的文明王國都消滅,唯有中國、日本、印度和猶太等四、五個文明存留,猶太人是神特別興起,有特殊的啟示,其他是「普遍恩惠」的國家。他表示,我們不能扎根在人的思想、理論、哲學探討或文明產品的懷疑上,只能扎根在永恆的真理,也就是神所啟示的道。真正把上帝的道發揚光大、深入研究,精確探討的教會思想家,馬丁路德開先河,加爾文結出豐滿的果子。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出現,是上帝永恆的計畫,當上帝看見教會愈來愈敗壞和悖逆時,如耶利米所說的,祂要拆毀再建立。

宗教改革成為神論的改革
唐文廉牧師分享「宗教改革與上帝論」專題時談到,過去馬丁路德發動宗教改革源於當時教會貪汙腐敗,神職人員道德上墮落,甚至教宗也暗中行賄,為解決教會經濟困難,而大量販賣贖罪券。馬丁路德認為贖罪券的買賣是違反真理,用拉丁文書寫九十五條論綱,主要為和學術界的人辯論;但神使用馬丁路德的做法,發動教會內部的改革。

馬丁路德寫新的救恩論,代替當時天主教的救恩論,認為稱義唯有藉由信心、出於恩典,因此「因信稱義」被稱為改教重要的教義。事實上,宗教改革是要成為神論的改革,所以有關神的教導和言論,對宗教改革也是非常重要。馬丁路德解釋因信稱義也非常重視神的教導,認為贖罪券把恩典變成廉價的恩典,歪曲人對神的觀念和理解,使罪惡變得輕省;也輕視了救恩,把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犧牲等同於金錢買賣。

後來加爾文在基督教神論又做更多貢獻。唐文廉提到,加爾文最大關心的不只是預定論和五大要義,乃是神的榮耀。當時天主教會和改革教會在救恩論問題爭論不休時,加爾文寫《基督教要義》,是以神論,人對神的認識為開始。所以宗教改革不只是教會倫理的改革,乃是神學的改革,而且是人對神認識的改革,也決定教會不斷改革的過程,否則教會無法維持自身健全和改革。

巡迴全球35城市舉行
唐崇榮在介紹兒子和另一位講員戴永富博士時表示,時候到了,他也要準備退下來,現在很多講道都是他和同工們一起到全印尼分享,有時同工比他講得更精細,他希望把下一代訓練出來,成為教會的祝福。

講座高雄場於八月9、10日下午和晚上在高師大演藝廳;台中場於八月11日下午和晚上在忠孝路長老教會。這場改教講座在全球35個城市巡迴(17個城市在印尼),其中有一場在德國威登堡舉行,最後一場在雅加達,唐崇榮牧師一個人要跑全程,也籲請大家為每一場聚會禱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