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遇見愛》就是愛她

3936_就是愛她


◎吳蔓玲

我發現「等人」最佳妙方之一,就是讀聖經。就算對方姍姍來遲,也不會焦躁。

這一天,我獨自坐在咖啡廳,讀經等人。而她,就這麼出現了,不曉得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她笑笑地問我,可否與我共用桌子。我比了個手勢──請便!又把自己埋在經文裏。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她還沒坐穩,就開口閒聊。我回她一個微笑,意思是知道了。

沒等我視線回到聖經,她又開口:「你知道我住在政府庇護所,今天我回去敲門,室友不讓我進去……。」

哎喲, 她大概不準備讓我享受一個人的清靜。其實,只要我定意把視線移回聖經,對方就會知趣住口。但是,不知怎麼搞的,我就是狠不下心來維護自己的清靜。她剛才說了什麼來著?她在告訴我,她是遊民。我決定繼續聽她說話。

打開耳朵傾聽遊民心聲
她看見我聆聽的眼神,就轉了話題:「我有精神病,每週五都要去看精神科醫師,還有我每星期都要去警察局報到。……還有我腦袋有問題,是受傷的結果。」

我仍保持微笑,但心裡嘀咕,哪有人一見面,就開單列出自己最糟糕的一面?突然靈光一閃,原來她想醜話說在前頭,看我是否願意繼續聆聽。我曉得她想知道我的反應,就問她:「是怎樣的精神病?」她回答:「我平時好好的,但只要觸犯我,我就會暴怒一發不可收拾。精神科醫師說,我的情況只會愈來愈惡化。」

她停頓了幾秒鐘,又補了一句:「我可以幾年都不發作……。」我思忖著,她頂矛盾的,又要攤牌,又想減輕病況的描述。

我暗暗地問主該怎麼辦?心想,她會不會和我一言不合,就一怒不可收拾?她每週必須去警察局,到底是犯了什麼案子?我安靜在主前,心裡只覺得想祝福她,就回答:「精神科醫師未必說得準,你的人生是可以越來越美好的。」我心裏默默地加上一句:如果你有耶穌的話。但不確定現在是否要向她搬出耶穌?

她又補一句:「雖然我有精神問題,但我從來沒有對自己的孩子或父母動怒。」

我誠懇地對她說:「我覺得你很和藹。」

她感受到我對她的善意和肯定,就一股腦地托出自己的故事。我靜靜聆聽。

拼湊出婦人困苦身世
從她東一句、西一句的,我拼湊出:她是德國移民,現年五十四歲,自小父母離婚。十八歲上大學的那年暑假,她找到一份工作,踏入職場才兩週就被同事強暴。後來她堅持生下那強暴懷孕的孩子,是個男孩。

婚後,她又生了一男一女。她頭部受過重傷,是她父親拿鐵鎚敲的,造成她學習上的障礙。她的婚姻以離婚收場,孩子都不肯跟她;小兒子已因意外去世,也和女兒沒什麼話談,大兒子在歐洲,但她儘量不去打擾兒女的生活,不把自己的問題加諸他們的身上。而她卻又快樂期盼,要是有固定的住址(遊民必須每幾個月換庇護所),大兒子可能明年會來看她。我心裏嘆了一口氣,天下父母心啊!

我盤算著要怎樣把耶穌介紹給她,但又有個感動:「就是愛她」,其他不用多說。

接著她又說出自己目前的困擾,先是法律訴訟的問題,很想快點兒解決,就不用每週去警察局報到。我又想著,要不要自告奮勇為她的訴訟問題代禱。心裡還是感到主要我「就是愛她」,其他不用多說。我只好又打消代禱的意念。

講著講著,她提到自己已經吃了精神科醫師開的藥有十五年的時間,怕有副作用,近年來身體狀況愈來愈差,真不想再吃,但又不能不吃。我的心又熱切地想為她的精神疾患得醫治禱告,但內心仍是深深地感到「就是愛她」。於是,我又放下自己的衝動,「就是愛她」!

接下來,她主動提到信仰,說自己最近經常禱告。我恍然大悟,原來不用向她介紹耶穌!於是,直覺地回她一句:「耶穌說祂的話語就是生命,就是靈,所以要常讀經。」她興奮地回應:「這話真經典。」我心想,這是耶穌說的嘛!

聆聽過程隨聖靈引導
她提到自己有個修女朋友,是過去的鄰居,但那位修女不承認是她的朋友。她常去找她吐露心情,包括該認的罪,那修女說她有被鬼附。說到這裏,她一再反覆強調修女說她有被鬼附。我心想,她真有被鬼附嗎?我暗暗禱告,問主是否要為她趕鬼?但是,心裡還是只有那句話「就是愛她」。 我又打消這趕鬼意念,繼續以饒富興趣的聆聽眼神對她微笑。我對自己說:「就是愛她!」

她突然蹦出一句:「我沒有朋友。一個也沒有。原先以為的好友,把我送進精神病院,就不理我。」聽到這裡,我提醒自己:要尊重她,不要露出可憐她的眼神。

她接下去又說,在遊民庇護所裏有「琢食順序」(pecking order),就是大欺小!她說:「我年紀大了,容易成為被欺負的對象。室友今天早上把我鎖在門外,所以我剛剛才嚴厲要求她們要尊重我,不然我就不回去,要換其他的庇護所。」說完,她又笑笑地補一句:「這是我住過環境最好的庇護所。」她不是真的想走人!

我真想問她,要不要一起來禱告?但心裡還是那句──就是愛她!

我就是聆聽,微笑,愛她。

回應「想被理解的心」
一個多小時的聆聽,我喝了滿肚子茶水,就告訴她,我必須上廁所。誰知她就起身,伸出手說:「當你上完廁所出來,我就已經走了。希望下次你來,還會有機會遇見你。」

我回握她的手,並趁此機會祝福她。才一張口,口裡就吐出一串串的祝福。我自忖著平常英文沒那麼溜,現在怎麼突然溜起來!而她,睜大著眼,仔細聆聽,彷彿海綿般大力吸取祝福。

等上了廁所回來,我往原先的座位一瞧,她果真走了。

我自忖著,咖啡廳裏人那麼多,她怎麼就挑上我,敞開自己的過去?可能就是自己手上那本聖經,鼓勵了她吧!
她到底有沒有被鬼附呢?不曉得。但主並沒有要我為她趕鬼,也沒有要我為她禱告,只是要我「就是愛她」,而我什麼也沒做,就是傾聽。這算是愛她嗎?我納悶著。

***
晚上拿起最近閱讀《非暴力溝通》一書,赫然讀到法國作家西蒙娜‧薇依的一句話:「傾聽一個處於痛苦中的人,不僅十分罕見,更是非常困難,簡直是奇蹟。那就是奇蹟!有些人認為自己可以做到,但實際上,絕大部分的人並不具備這種能力。」

薇依進一步解釋,當他人遭遇不幸時,我們常常急於提供建議、安慰,或表達我們的態度和感受,以致對方覺得不被理解,我們也無法充分體會對方的心境;而試圖分析問題,也會妨礙我們與他人的連結,我們只是在診斷人,不是在傾聽。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聖靈幾次在我想表示自己的了解(某種的分析),或採取行動幫助她時,都制止我,要我「就是愛她」,就是要我學習真正去聆聽一位處在極度痛苦中的人。

突然憶起,她與我告別時的一段話。她說,等從警察局結案後,她想去參加支持小組,學習怎樣和人建立親密的關係。她說自己渴望找到一位與她能夠匹配的人共度一生。

對她,我放心了,因為她對未來有盼望。更重要的是,她有耶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