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偷拿了銀器 為何上帝還附送燭臺?

3936_當我們偷拿了銀器為何上帝還附送燭臺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本文作者赫內‧布爾諾(René Breuel)是義大利羅馬聖羅倫佐信義會(Chiesa Evangelica San Lorenzo)的創會牧師,著有《快樂的矛盾》(Paradox of Happiness)一書,他也是Wonderingfair.com的網站編輯。

無人敢收留的罪人
1862年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的小說《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中最經典的,就是主角尚萬強從主教家裡偷拿銀器,主教還附送他燭臺的那一幕。

在物資貧乏的法國大革命期間,尚萬強因為偷了一條麵包被捕,結果被關進監獄服刑19年。他因為偷麵包被判刑5年,其餘則是因為他多次試圖逃獄而被加重刑罰,等他假釋出獄時,已經坐了19年的牢。尚萬強十分沮喪,因為即使他已經服完刑期,但他拿的是黃色身分證,用來區分他是有前科的危險人物。

一看到黃色身份證,沒有人願意收容尚萬強。尚萬強被迫露宿街頭,這更加深了他內心的苦毒,一直到城裡的主教接待他共用晚餐,收留他,才讓他可以洗個澡,有張床可以睡覺。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不過,尚萬強卻在半夜裡起來,偷了主教的銀器逃跑,但一下子他就被警察逮到,被帶回主教那裡歸還偷走的銀器。當主教看到警察與尚萬強,以及那些被偷走的銀器時,他宣稱那些銀器是他送給尚萬強的禮物,而且尚萬強還忘了兩個最貴重的燭臺。然後,主教提醒尚萬強要記得自己的承諾,就是把銀器賣掉,用賣來的錢去做個誠實的人。

從此以後,尚萬強洗心革面,成了一個全新的人。他變成一個誠實的工廠老闆,後來還當了市長,領養了一個窮苦的女孩並撫養她長大。在監獄中受罰的歲月裡沒有做到的現在完成了,尚萬強成了一個新造的人。

生命改變的契機
有趣的是,我們生命中最深刻的改變通常不會在別人指責我、糾正我的缺失、勸誡我要改過時發生。我們都明白,這樣只會使人更加麻木或頑固。但是,一旦有人接納我,我看到有人接受我的全部,好像我肩上背負的罪惡終於可以卸下時,我反而改變了。

按照前坎特伯里大主教威廉斯(Rowan Williams)的說法,這就是「恩典」。他說恩典是一種改變,大部份取決於知道你自己想用何種方式被人看待,像是被人看為重要的、為人所需要等。

當我感受到恩典,有新的機會可以做我自己,我就有了全新的動機,在感激地接受所得到的慷慨中,我擁抱了新的自我,這種新的形象建立在我要和我所遇到的、救贖了我的那人相似之上。

「黃色身份證」並沒有給我們動機去做出改變,過去曾犯錯的記錄只會讓我們更加冷酷、苦毒。會讓人更新的是,注意到我們被人用特定的方式看見,被人視為重要、為人所需要。上帝用晚餐、沐浴和一張床接待我們,我們因為偷了銀器而被逮,祂還附送我們燭臺。

光是這一幕就足以提醒我們,我們想要成為何種人,從今以後我們的過去不再被代表罪人的黃色身份證決定,我們已經接受了一個全新的「過去」,一個勝過其他所有的記憶。每當我們想起上帝恩典的凝視,以及我們對祂有何意義時,我們將會往前踏出一步、又一步,同時,打開一份全新的生命禮物。(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