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科技兩面刃 海外宣教士陷兩難

3938_數位科技兩面刃_海外宣教士陷兩難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百年前提到國際宣教,眾人所想多是去到音訊全無之處:大草原上的小屋、中國村莊裡的陋室,或大海中一葉小舟。待21世紀揭開序幕,才驚覺原來陌生的科技浪潮湧來。

如今連非洲遊牧民族馬賽戰士的金錢交易都靠手機,難民還會線上直播橫渡地中海。恐攻事件未久,新聞瞬間就會在推特上傳開。數位時代降臨,瑕瑜互見,宣教也不可同日而語了。

優點:連接無遠弗屆
過去最容易壓垮宣教士靈魂的莫過於寂寞了。為了呼召,即便妻子與孩子隨行,仍無法填滿錯過朋友與家庭聚會的空洞。如今在彈指之間,宣教士就能和自己最思念的人在螢幕上面對面交流,那些一年通信兩次的日子終於成為歷史。

現在的宣教士多半能和家鄉保持聯絡。祖父母用臉書就能追蹤孫兒成長。單身宣教士用FaceTime參加差派教會每週小組聚會,代禱也能在頃刻間傳到世界各地。

善用數位科技確實能在國度拓展時成為一大助力,但使用不當也可能成為壓垮宣教士生活與靈魂的毀滅性武器。如今宣教士的日常工作已少不了數位工具與社群平台。小小一張SIM卡,就能儲存有聲聖經,便於教導依靠口語學習的人。還能助宣教士跨越語言障礙,播放當地語言的見證影片。臉書群組也連結了信徒與慕道友,讓大家在網上分享交流,網上更有無止境的資源供宣教士利用。

缺點:干擾無時無刻
Skype能讓人對外及時聯絡,固然很幸運,但也有過度依賴的問題。海外宣教士也得和國內教會的弟兄姊妹一樣,學會抵抗連結數位世界的誘惑,把心思放在宣教地的人身上。

單是一封來自家裡不得時的簡訊,就可能害宣教士不得不縮短和當地未信者的交流。YouTube可能會消磨掉宣教士和主相處的靜默時間。照片分享網站也可能會妨礙行走禱告。換言之,多了數位世界的試探,宣教士的工作也倍加困難。

更甚者,因為網路連結無所不在的特性,反而可能害宣教士為自己沒做過的事背黑鍋。當慕道友瀏覽了一堆基督徒標籤的對話後,到底會激起他們的興趣還是害他們心碎?若有難民看到美國基督徒在網路上談論難民的內容,結果好壞也難以預測,說不定會讓難民對福音關起心門。

醜惡面:成癮問題
現代科技對於部分宣教士而言,的確是雙面刃,既有便利的好處,但方便也可能毀了他們的工作和家庭。

在宣教地面臨文化衝擊和壓力,很可能會讓宣教士養成沈溺社交媒體或線上遊戲的壞習慣,不過有的癮頭比網路成癮更糟。

美國福音派研究機構巴納集團指出:「最有可能接觸色情片的人中,教會裡的男性青年人和青少年排名第三高。在13-24歲男性基督徒中,有41%的人經常接觸色情片,且接觸管道多透過數位平台。」儘管教會男性接觸色情片比例遠低於非信徒(72%),但這數字還是很嚇人。

根據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部(IMB)的政策,青年男女只要有色情片成癮問題,就會失去宣教服務的資格。即便是已戒除色情片的男女,仍免不了一再的試探,因為它們在網上隨手可得,無聲無息地透過手機電腦等散播。

好在保羅早有預備,以下的教導適用於任何有成癮問題的人。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7節:「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六章11節:「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上帝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羅馬書五章20節:「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哪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所有受成癮糾纏的人,都能大聲且自信的宣告以上神的話語來對抗。

數位科技可以壯大基督的王國,也能摧毀我們的生活,不管數位時代是好是壞,端看我們如何選擇與運用科技工具。就像過去一樣,歷史會怎麼寫,就看我們了。

註:本文作者賈克琳‧巴瑞斯(Jaclyn S. Parrish)在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部擔任文字同工與社群媒體助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