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行旅10》瓦特堡的「騎士約克」

3942_瓦特堡
瓦特堡外觀(劉幸枝攝影)


◎劉幸枝(中華福音神學院講道法老師)

智者腓力曾為路德求情,使路德在前往沃木斯審訊時能得到皇帝的保護令。但在路德之前一百多年,曾有位波希米亞的改教家胡斯也曾受到皇帝保護令的許可,前往康士坦茲接受審判,至終卻因皇帝食言,使胡斯在當地被判為異端並遭到火刑處決。

有鑑於此,許多人請求路德不要前往,以免重蹈胡斯的覆轍。然而,路德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即使如此,智者腓力還是想了一套周詳的策略,準備在路德遇到危急時施以援手。

森林裡的離奇綁架案
沃木斯的審訊甫告一段落,皇帝隨即在五月下令拘捕路德,而智者腓力早已暗中安排一場假綁架案,為要搶救路德免於遭到逮捕。智者腓力為了有理由在仇視路德的皇帝和眾王公面前,表示自己一無所知,決定不過問綁架的細節和路德之後的安身之處,而是將整個行動委由秘書施巴拉丁來處理。

1521年五月4日,當路德一行人坐雙輪馬車準備返回薩克森,途經艾森納赫的樹林時,突然有一群武士衝出來將路德擄走。劫匪們在樹林中逗留到將近午夜時分,才將路德送進位於艾森納赫市郊山上的瓦特堡。

路德被囑咐換穿上一套騎士服作掩飾,並且被吩咐不准私下跟古堡裡的人有接觸。除了智者腓力的少數幾個親信外,包括城堡的守衛在內,沒有人知道這位騎士的真實身份。住在堡中的路德為自己起名為「爵士約克」(Junker Jörg),他的房間不是在城堡的皇宮區,而是位於外觀看來由黑白木條相間的桁架屋樓上。這個他短期暫住的房間,至今仍保持的非常完好。

瓦特堡裡的神秘客人
今天,旅客需要從半山坡攀爬約十分鐘左右的陡梯,才能抵達這座堡壘。它是至今保持還算完整的中世紀城堡建築,從高處遠眺,可以鳥瞰德國杜林根一帶的蓊鬱森林。

早在路德被送進瓦特堡之前,這座城堡就已經因著杜林根的伊莉沙白公主而聲名大噪。十三世紀的匈牙利公主伊莉沙白嫁給杜林根侯爵,入住在這座城堡的皇宮區。她樂善好施,常賙濟窮人,守寡後身著方濟會的會衣潛心修道,廿四歲因病過世,卻博得許多人的敬重愛戴,被天主教列為聖品。到了路德被軟禁於瓦特堡的期間,瓦特堡還保留著當年既有的皇宮區格局,以及所遺留下來描繪伊莉沙白生平的馬賽克圖案,而路德本人對伊莉沙白也是相當地景仰。

路德被送進瓦特堡期間正值入夏,杜林根森林綠意盎然,風景如畫,又可俯看讓路德的青少年時期留下愉快回憶的艾森納赫城。蟄居在如此饒富靈性與歷史厚度的城堡,對歷經了四年精神高壓的路德來說,理當像是在度個優質的假。然而,路德天性活力旺盛,樂於和人論辯,現在卻為了身份保密,必須暫時與外界隔絕。除了偶爾跟隨守衛到森林騎馬打獵,一回到堡內,路德只能安靜獨處。他曾經是個在飲食上長期節制的修道士,城堡所提供的豐盛食物,也讓他的腸胃感到吃不消。這些現實的問題讓路德感到焦慮又寂寞難耐,只能以奮筆疾書來排遣思慮。

路德的藏身處(劉幸枝攝影)。

路德的藏身處(劉幸枝攝影)。

幽居歲月完成新約譯作
潛居瓦特堡期間,他起碼完成大約十二部著作,並且用短短十週的時間,把希臘文新約聖經翻譯成德文。叫人不可思議的是,這麼短時間產生的譯作,揉合了優雅德語與通俗德語,創造出一種日耳曼的新語言體。它吸收德意志各區方言的精華,用語通俗親切,並且辭藻優美。詩人海涅曾說,路德的聖經翻譯是「創造了德語」。

路德立意單純,原想透過翻譯母語聖經之舉,幫助更多百姓能親自閱讀聖經,藉此察驗教會的教導是否吻合真理。為此,他在譯經過程與堡內的婦人對話,與市集的男人交談,聆聽街上嬉戲孩童的語言,力求譯筆平易近人。就這樣子,它無形中促成了德意志地區的語言統一。

這部聖經翻譯在1522年九月發行,被稱為「九月聖經」。當時一本的售價相當於一名僕役一年的工資,但它在當時仍創下驚人的銷量,一年內就印了六千本。而包括舊約在內的德文全本聖經譯本在1534年印行,頁數多達1824頁,附有大卡爾納赫工坊所繪製的128幅木刻畫。直至路德1546年去世為止,德文聖經已經印了430版。路德被後人視為全世界第一位暢銷書的譯者,但他不僅沒有譯稿費,甚至連自身著作的版權費也沒有。對他而言,最大的報酬是看到神的話被傳播,被人看見與遵行。

之前,路德的九十五條像是一場媒體革命,藉由在公共平台發布文章,又透過翻譯與活字版印刷術的「轉載」,帶動一股不容小看的力量。而今,路德聖經的出版更在當時掀起一股出版融合插畫的新風潮。

路德翻譯聖經的過程並不容易,他時常陷入情緒張力之中,甚至跟魔鬼交戰。一則最有名的軼事,是他在翻譯的過程中,曾拿起墨水丟向魔鬼要牠閉嘴,這塊印漬幾乎成了參觀瓦特堡的必看景點。

路德譯經的房間,牆上還掛著當年大卡爾納赫幫「爵士約克」繪製的肖像。(劉幸枝攝影)

路德譯經的房間,牆上還掛著當年大卡爾納赫幫「爵士約克」繪製的肖像。(劉幸枝攝影)

威登堡陷入脫序混亂
路德的被擄失蹤曾一度引發恐慌。有些人以為他遭不測而悲傷欲絕,也有人開始肆無忌憚的作惡。例如,緬因茲大主教亞伯特在其轄區哈勒大規模舉辦「聖人遺骸」博覽會和贖罪券買賣,宣稱參與的購買者最高可減少三千萬年在煉獄的時間。

路德雖在瓦特堡,卻可從施巴拉丁和墨蘭頓那兒聽到消息,他風聞此事馬上修書一封警告亞伯特,亞伯特收到之後嚇得趕緊求饒。愈來愈多人意識到路德未死,只是躲在暗處觀看世局的發展。

在路德生死未卜的狀況下,眾望所歸的墨蘭頓成了威登堡改教運動的領導人。不過,墨蘭頓個性內向拘謹又安靜羞澀,是道地的讀書人,無法像路德那樣成為登高一呼的領導者。在這個情況下,曾任威登堡神學系主任的迦勒斯大展露了頭腳。

在迦勒斯大躁進的鼓吹之下,威登堡的改教工作一度陷入混亂。不少修士修女們還俗結婚,引起不小的騷動;年屆中年的他,也迎娶了十五歲不到的少女為妻。他又推動廢除彌撒以及改變傳統的教儀,速度之快讓原本支持改教運動的人開始心生顧忌。

尤有甚者,是暴民衝進教堂毆打正在主持彌撒的司祭人員,並且搗碎教堂中的聖像。迦勒斯大甚至貶抑音樂,聲言要將風琴、笛子、喇叭都扔到戲院。由於情勢已愈發不可收拾,路德顧不得智者腓力的攔阻,在隱身瓦特堡十個月後,終於決定「重出江湖」回到了威登堡。

經過大半年的蟄伏,路德頭頂被剃光的地方早已重新髮絲茂密,兩腮也爬滿了鬍鬚,大卡爾納赫為這時的路德留下了一幀珍貴的畫像。重返威登堡的路德,面對的是對他寄于厚望的上千群眾。但是,假改革之名所引起的脫序行動,已經如同野火般地焚燒開來。

激進人士破壞教堂與聖像。(劉幸枝攝影)

激進人士破壞教堂與聖像。(劉幸枝攝影)

(本專欄全文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