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研究室》似煙花如幻象 解開師生戀迷思

3942_解開師生戀迷思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數月前,在臺灣發生的美女作家林奕含自殺事件,經過媒體報導和網路傳播後,引起兩岸三地許多人的不勝唏噓和感嘆。

年輕靈魂身陷心靈黑洞
尤其她剛出版《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小說,才上市即已刷過五刷,是個有潛力的美女作家。自殺前八天又為出版社做了專訪,鏡頭中悄然動容地訴說自己寫書的初衷,以及中間休息前曇花乍現的巧笑倩兮,出眾的氣質襲面而來。

她說,書中想要呈現的是愛、文學和美,她不想讓整本書只是說一個「關於女孩子被誘姦或是被強暴」的故事。顯然,停留在此,會過於像一般報端披露的新聞事件,在社會中成為另一個受害者的統計數字。

她想說:「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子愛上了誘姦犯』的故事,它裡面是有一個愛字的,可以說,思琪她註定會終將走向毀滅且不可回頭,正是因為她心中充滿了柔情,她有慾望,有愛,甚至到最後她心中還有性。」

不論林奕含是否如書中所說,是在十三歲、還是如現實中提到的十八歲被老師誘姦,對一個性意識模糊、自我尚未成形、身體經驗也未開竅,即被侵犯身體界線的年輕女孩,罪惡感和仇恨夾雜著戀慕,是常會有的混亂感受。

這也是為何會讓林奕含一生都活在「常人看不見的心靈黑洞」中,和精神疾患艱苦地纏鬥,最後放棄自我上吊自殺。

從林奕含活躍的中學生活紀錄看來,她參加過排球校隊、編過報紙、考試成績優異、亦文亦武,可說是一個頭腦靈活、個性活潑的聰慧女孩。對這樣的女孩誘騙,愛、文學和美,還有性啟蒙,可以說是她被誘進入關係的高級釣餌。

文學,是許多人追尋的宗教和生命的救贖。很多人愛上文學人,是為其所愛的文學獻身;靠近文學人,便以為對文學殿堂自此可以登堂入室,又是怎樣一種一戳即破的幻象?《金閣寺》一書中,三島由紀夫就透過主角溝口的經歷,說出「在美中有黑暗的地方」。太多、太多的少女追逐文學大師,卻掉入美的黑暗中屍骨無存。

權勢地位隱藏巨大誘惑
在兩性關係中,權勢永遠容易成為一種莫大的誘惑。這方面的例子,可以看看聖經中的大衛。大衛一直是西方雕刻家的最愛,外型英俊、充滿個性與力度,又有思想的深度。如果妳是拔示巴,請問今天若出現像大衛一樣的人物,一個成熟、有身份地位、有吸引力的男人;最要命的是他也欣賞妳,讓妳自覺是個充滿女人味的女人,邀請妳與他共度春宵,妳會拒絕嗎?

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誘惑很難拒絕?又,什麼才是容易拒絕的原因?

通常對一個已婚女人來說,不大會為發生性關係而走入婚外情。之所以會陷下去,多半是因為有了感情,而感情又是因為對象深具某方面的魅力、一些特別優異的條件或某些特質,才有可能受吸引而淪落。

所以通常討女人歡心的男性,多半和他所擁有的豐富資源有很大關係。這豐富資源包括身份地位、雄心壯志、穩重成熟,或在妳所喜愛的領域裡學養豐富、多才多藝。對熱愛文學的人,就是文采和文學素養了。

師生分際如何被跨越?
1999年三月14日北美電視新聞報導:加州一位高中女老師與男學生發生關係。這位男學生有課業上的問題,想請老師課後輔導,結果卻被老師帶回家發生關係。老師被法院判決,是對未成年孩子「性侵犯」。據新聞報導,事發當時這位男學生回到家後情緒上感到非常困擾。明顯的,是這個成人老師就她的職位之便,侵犯了男學生,不只是身體,還有心靈。

這不禁使我們對這加害的老師有點好奇,什麼樣的人會對孩子做出這樣不人道的事?許多心理學研究顯示,通常加害者多半被性虐待或暴力虐待過,自我形象低弱,有很深的自卑感,使得他們必須用病態方式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而且在屬於他們的成人世界裡,無法滿足內裡深層對愛與受關懷的需要,環境本身可能又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壓力,他們必須經由不健全的方式來征服更弱的人,來證明自己的重要性與自我存在。這樣的人,往往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誘姦」,不會因為寄託於一樁感情而感到滿足。

另一個美國例子,是卅六歲的女教師瑪麗‧凱‧李圖紐奧(Mary Kay Letourneau)與十三歲男孩有了愛的結晶,而被判刑入監。

新聞提到男孩的母親曾表示,很為女教師與小男孩之間偉大的愛感動,等女教師服刑期滿,若他們還相愛,會考慮讓這位女教師住在他們家中。有人說只要是真愛,便有它的偉大、崇高性,必須尊重。如果師生間是真情流露,是否該網開一面,不那麼指責?法律上判「性侵犯」是否有它的道理在?

雖然,那位男學生一再聲稱他們是彼此真正相愛,沒有誰欺負誰、誰侵犯誰的事,但因美國法定成人年齡是十八歲,在未成年前,便是一個孩子。一個孩子不論是在身體上、心理上或感情上,都很容易被撩撥、被誘導。

青少年這個階段有個特色,他們的性特徵正在發育,身體上正經歷一些變化,心理上的性慾也正在覺醒,是一種天搖地動的感覺,同時又渴望在家庭之外找份親密感。然而,他又尚未成熟到可以處理一份異性的感情。他不知何時該放?何時該收?肢體上的親熱代表什麼?對他心理的影響是什麼?心思意念如何能不完全被感情佔據,而專心在學業上?

基本上他無法獨立自主、成熟地做一個決定,在關係中下一份承諾,負上責任。他只會被「影響」,被一個比他大,在生活中有某種權威的人物左右。所以,當一個老師對全班中特定一個學生,給予特別的注意力與特別待遇時,很容易讓這學生感覺自己被關愛、被突顯,基本上便沒有拒絕的能力。反而他會很喜歡得到這份注意力,會像一頭羔羊般聽話、順從,任你支使來支使去。

一個孩子對其生命中的重要成人,會完全地信任與愛慕。如果成人順水推舟,很容易便侵犯了孩子的無知與純真,發生性關係。

發展師生戀  問題重重
華人社會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瓊瑤與她老師的故事,日後被她寫進小說,也拍成電影《窗外》。瓊瑤約在國中時與她的老師相戀,但並未發生性關係,卻因為那個時代保守,也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後來這位老師因為社會壓力被迫去職。

既然未發生關係,便談不上誘姦,對嗎?那麼,華人社會為什麼會對這樣的事如此強烈反彈呢?多少和那時候的華人文化如何看待老師有關。

華人講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老師對學生,不只是知識的傳遞,還有人格、道德的塑造,關係是由上而下,一旦發生師生戀,便給人一種逆於常理的感覺,有點女兒和父親談戀愛的感覺,像亂倫,很不能接受。

所以不管有無發生關係,都是以情傷義,老師不能再維持師道尊嚴,繼續他「傳道、授業、解惑」的身份。這也是為何當初瓊瑤之事,會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的原因。

然而到了1995年,臺灣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與學生呂安妮緋聞爆發後,好像沒有人再責怪他們的師生戀了,反而著重在他們的婚外情部分爭議。這也可能因為現代社會變遷,老師已沒有那麼多的師道尊嚴,除了傳遞知識外,品德的影響愈來愈少。師生間的關係不再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反而變成很單純的「工作」關係。那種逆常的感覺已不那麼明顯。

反而,只要學生進了大學、研究所,師生戀等於兩個成人談戀愛。兩人既然都成熟了,都可以為自己的感情和心理負責;一般人甚至父母,都好似沒有什麼好爭論的。問題是,當學生進入大學,老師多半是已拿到博士學位的,年齡大上一截,如果又已婚,便有了婚外情的糾紛。林奕含與補校老師陳星便屬這樣普遍的例子。但是,這又不是在一個平等、兩人皆是自由身的情況下相交,便使關係問題重重。

1994年,臺灣師大便有個黎教授與吳姓女學生的例子。新聞最初揭露時,是學生告老師性騷擾,後來師母又出來告女學生妨礙家庭、通姦。也可說這是成人師生戀的一個困擾,弄得好,沒事,弄不好,兩情不相悅了,或者老師把學生的學科成績當掉,或者學生告老師性騷擾,兩人之間誰負誰,外人很難弄得清楚。

以崇拜為基礎的兩性關係
當兩人交往時,學生的成績要怎麼處置才不會不公平?兩人間又如何應對成績認知不同,一個認為她應得A,而老師只給C,回去學生還會不會答應你約會?「教導」與「情人關係」本身便有倫理上的衝突;嚴師出高徒,在親密關係中便不大行得通。

而公私很難分明,也會引起其他學生的不滿。只有在學生畢業後,才能擺脫這一層。但也仍有危險,可能會情海生波,因情生恨,一弄不好反告一狀,便有被標上性騷擾的危險。得過諾貝爾獎的南非白人作家柯慈寫的《屈辱》一書,說的也是這種版本的故事。

那麼,若師生戀發生在男未婚、女未嫁,單純的戀愛,學生也畢業了,是否就會有機會成為美事一樁呢?仍有些先天不良的挑戰。因為師生戀基本上是屬於崇拜與被崇拜的一種關係。想想看,以崇拜為基礎的兩性關係,是否健康?

徐悲鴻與女學生孫多慈便未成。因「崇拜」是由下往上看,隔著一層講臺,把人托得很高。學生是為了老師的才華與臺風而心生仰慕,如果走入婚姻,所崇拜之人由臺上走下,站在你身邊,也要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也食人間煙火,或有一些不堪入目的生活習慣,情況便大不同了。

尤其,許多學問才情高的人,生活能力卻不高,在生活中暴露的狼狽與不足便越大了。到那時,原是學生仰慕、祟拜的一個偶像,現好似一下子垮掉了,失望、抱怨便會隨之而來。最糟糕的是,當學生配偶的才情和生命漸漸長大、成熟,在專業成績上超過了老師,兩人間的關係便會產生張力。比如說羅丹,有很多作品是剽竊他的情人卡蜜兒(Carmeile)的創意構想,也剝削了卡蜜兒可以掛名發表的機會。

所以師生戀若要發展出一個美好的婚姻,便必須有兩個條件成立:1.老師確實有打不倒、值得祟拜的地方。2.學生一方面對老師祟拜到底,另一方面又能接納老師在生活中的各種不足與欠缺,願意事事代勞和補足,且無怨無悔。那麼,就美夢成真了,師生可以成為一對佳偶。但又有幾人能夠?

如此說來,師生戀基本上不容易善終,其原本就是一個建立在崇拜幻象上的關係,應儘量避免。美國大學每過一段時候,就會讓教授重讀一份避免性騷擾的說明,然後簽字作為束縛。既然被崇拜的老師年齡比學生大上一截,知識也比學生高,自應掌握主控,不要鼓勵,更不暗示勾引,讓一份畸戀隨便開始。

這份關係對作老師的著實是一個陷阱,因為「被崇拜」是一種很誘惑人的感覺,因被一對星樣的雙眸定睛仰望,可以點亮自身暗淡的內心,爆出燦亮的煙花。老師必須隨時提醒自己,那是一個幻象,不要被幻象所迷惑,要謹言慎行。

禱告守望看不見的角落
回到林奕含,她與老師的關係無論是屬於「師生戀」還是「誘姦」,發生在十幾歲的後果是顛覆了她的一生,讓她活得像個毀損掉的洋娃娃,靈魂已被完全掏空。她自稱寫書的目的不在控訴,而在表述她一生的痛。然而,那是多麼沉重的表述啊!她雖說書中表達的不是控訴,而是愛,但她用這句話做了最大的控訴:「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

相信,許多有過類似經驗,在未成年時即被性侵犯的女孩,讀到此都會同掬一把淚水。少時發生在生命中的莫大陰影,無法言說、也說不清楚,但卻很大部分摧毀了自身進入親密關係的能力,成為一輩子感情上的殘障。

她們失去的不只是童真,還有對生命的純真和盼望,及作為一個無憂無慮小女孩的權利。她們失去的是寶貴的童年,是對人的信心,也失去對異性親近的能力和對生命的安全感。這樣的狀況還在發生、正在發生,且全世界都存在這樣的迫害和屠殺。這是為何寫完此書,林奕含仍然承受不起那樣生命的重、靈魂的慟,而選擇輕生!

若要防止這樣的傷害,作父母的要一直在孩子的生命中出席,在孩子小時就開始教導身體的界線及性教育,幫助孩子了解如何劃清界限、保護自己,而不會在受傷害的時候不懂得抗拒,還覺得是自己的錯,不斷地對生命道歉。

同時,父母也要盡職地儘量做到不讓孩子消失在暗角而不自知,常常觀察孩子的身體和精神反應是否有些異常。一旦孩子反應了,絕對不要像許多父母輕易忽略孩子的言語,說:「妳想太多了!他絕對不可能!」

反而,傷害孩子的人無論是誰?甚或是至親,都要取信並徹查,且毅然採取行動,將對方繩之以法,免得禍害更多的孩子。自然,生命中總有父母遮蓋不到的角落,那就只有靠禱告來求神親自看顧、保守。

至於那些受過傷害的女孩,我禱告妳在神裡、在信仰裡,可以找回自己曾經失去的臉,找回屬於神女兒的尊嚴和榮美,且相信靠著神,永遠都有從破碎中開出美麗花朵的可能。

(全文摘錄自神國雜誌〈從林奕含事件談「誘姦」〉一文)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