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宗教劇 勇敢說我是基督徒─香港藝人商天娥的生命故事

3943_商天娥1


文字/Winnie Wong、珮群

攝影/ Tidus

基督徒,這三個字可以很輕,也可以很重。輕者,任何人都可以自稱基督徒,你可以質疑,但唯有上帝才能審定;重者,宣稱這個身份後,我們就要肩負十架,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提起商天娥,這位曾為香港亞洲電視、無線電視旗下的資深演員,觀眾會想起她在劇中強悍潑辣的大小姐或可愛率直的肥師奶形象,但幾乎無人提及她一個重要身份:基督徒。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原來娥姐信主已經超過卅年,經歷過與上帝時近時遠,終於明白神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份。如今她更藉著參與紀念宗教改革五百週年大型音樂劇《馬丁路德》的演出,公開宣告這尊貴的身份。

挑戰宗教劇  感佩屬靈偉人
基督徒平常都在做什麼?不就是讀聖經、祈禱、親近神。但在五百年前,一般基督徒是不能做這些事的,唯有神職人員才可以讀聖經,信徒要向上帝禱告懺悔,也要經過神父作中保。「今天我們可以看到聖經,真要感謝馬丁路德!」娥姐在劇中飾演馬丁路德的妻子嘉琳娜(凱蒂波拉),戲裏戲外,娥姐都非常感激這位充滿才華與理想的宗教改革家。

「當時的教會當局有很多不合理的規條,反對者更有生命之虞。」不過,別以為這齣舞台劇所說是五百年前的事,與我們沒關係,「劇中帶出了許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價值觀,放到現代也非常適用。」

能夠參演,娥姐要感謝張崇德(Peter)。「起初是Peter向導演推薦我,因為我既能演、也能唱。」由於娥姐是第一次參與與信仰有關的音樂劇,覺得當中的挑戰與難度都很高。「一般舞台劇演員都需要唱歌,但音樂劇連對白也需要有音樂感,卻沒有音樂伴奏,所以節奏與音準都要掌握得很好。」

唱對白是挑戰,但說到演戲,卻是娥姐的強項。「劇中張崇基飾演的激進人士要犧牲,卻『死』得不像。因為我演戲經驗豐富,就教他怎樣去『死』!」娥姐邊說邊示範中槍的人該怎樣死,說得表情十足、手舞足蹈,可見她是多麼熱愛戲劇。

思想人生  同窗好友解疑惑
戲要演得好,人物是關鍵。娥姐認為她的演技源自從小常觀察別人,看得夠深入、夠細膩。「小時候除了看電視和聽收音機、聽英文歌外,就是坐在一角,靜靜地看著人來人往,留意別人的交談和說話。」這樣的習慣不是一天、不是一月,而是差不多十年。「從七、八歲左右一直到十五歲,我都是這樣在不同的環境下默默地坐著、看著。」

透過日積月累的觀察,讓娥姐發覺了一件事:「人們常常說:我要發達!我要中六合彩!我總覺得他們很物質、很世俗。」娥姐想要問的是人生的根本問題。「我常常抬頭看天,心裏問:到底人從何而來?我們死後會到哪裏去?」

在偶然的機會下,娥姐進入了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更以優異成績畢業。昔日沉默寡言的小女孩變成了當家花旦,不但與張國榮拍攝《儂本多情》,更參與《鹿鼎記》的拍攝,飾演阿珂一角。「拍攝完後,我們這班『韋小寶老婆』變得熟絡起來,不時相約聚會。」後來其中一位「老婆仔」去完加拿大回來,就邀請娥姐到她家聚會。

「當時也覺得有點奇怪,因為我們之間說實在有些隔閡,並非真正的深交。到真正見到她時,更覺得她與以前不一樣,原來她成了基督徒,想向我傳福音。」這位女演員對娥姐說:「我覺得你是一個好人,所以我希望將來我去的地方,你也能去!」然後她又提到上帝與魔鬼的爭戰,聽得娥姐手心冒汗!「我一向什麼都不信,只信自己,但神好像差她來回答我多年的問題,使我不得不信。」

只向神交代  無懼旁人眼光
因為這位女演員的帶領,娥姐開始參加「藝人之家」。娥姐形容當時她與上帝的關係猶如談戀愛一般。「初信的時候真是愛得難分難捨。記得當時參加一個靈修營,坐在樹旁,感覺像有一道靈光照在頭上,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湧了出來,覺得與神很近很近,自己很愛很愛祂!」

但戀愛總有熱戀期與冷靜期,過了一段時間,娥姐與神的關係便進入了冷靜期,轉而談起地上的戀愛。「地上的戀愛更精彩更熾熱,但當愛情受到挫折,失戀了,就離父神更遠了。」

回顧當時,娥姐很感恩有一位很有愛心的吳醫生,作娥姐屬靈生命的栽培導師,「一群年輕女子聚在一起,又主觀、又倔強,心中又掛著感情事;但吳醫生很用心的教導我們,以致我們在經歷過許多起伏後,仍然會重回主的懷抱,就是因為當年信仰的根基扎得深、扎得穩固。」娥姐指她結婚時見到誰都忍得住情緒,但一見到吳醫生,眼淚就流了下來。「這麼多年來,我縱使與人有過吵鬧,最後都能和好如初,就是因為有神的愛,托住了我們所有人。」

俗世娛樂圈所追求的名與利,彷彿都與基督徒所追求的永恆價值完全背道而馳。對比起來,開鏡不拜神、不裝香,彷彿已是小問題。「只要與導演說明自己立場,他們都會容許我在一旁祈禱代替拜神儀式。」多年來,娥姐接受採訪都只為工作,從不見她用什麼激烈方式搶頭條、吸引目光,甚至有負面消息出現,她都不做回應。「有記者跟我說,要抹黑我很容易,一來我沒有後台,二來不會解釋任何事。但事實是,若真要阻止一些報導曝光,我是絕對有相關的人脈關係,只是我沒有動用罷了!」

至於解釋不解釋,娥姐相信上帝會有祂的安排。「有人說我不是一位好的基督徒,會去參加一些龍蛇混雜的場合云云。一來我不需要理會別人怎麼說,二來我不去接觸他們,誰去呢?他們未必因我而信主,但只要有機會播下一粒種子,有機會讓他們得知我是一位基督徒,將來當他們有問題時,或許就會想到來找我。」聖經也說,基督徒的大使命是要傳福音,無論對方是好人、壞人,甚至罪人。

「我也曾經與喬宏叔及其他弟兄姊妹到浪茄戒毒中心唱歌。傳福音有很多方法,要有智慧地去傳,也要給予任何人機會。而最重要的是,我是向神交代,不是向人交代!」

父母先後信主  讚嘆愛的力量
作為基督徒,最扎心的,莫過於最親近的人還未得著救恩。「神有祂的時間表。」娥姐淡定地說。因為她經歷過神如何帶領她的父母歸主。「在我信主之後,也帶領了《鹿鼎記》中另一位女演員信主,後來她成了傳道人。因我自己跟爸爸傳福音未果,而她講道很生動,於是,便拜託她帶爸爸信主。」她雀躍地笑道:「記得他決志時,我的眼淚不斷地流,還手心出汗呢!因為他們幾十年來都沒有信主,但原來當他們決定相信那一刻,是可以很簡單的。」

自言不喜歡說話的娥姐,說到信仰就滔滔不絕。特別當講到她父母先後信主時,她不斷感恩,欣喜從眼神裡表露無遺。她更不停讚嘆這份愛的力量,與上帝那份天衣無縫的時間表。

「神的時間表真的很奇妙。我們平日在撒種,神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便工作!我想也許在生活言行上,父母也將我們的信仰看在眼裏吧!」接著娥姐憶述:「所以,當我媽媽信主時,也令我十分震撼,因為竟然是在2014年、爸爸的安息禮拜上。」

商媽媽一直認為娥姐只愛爸爸,「當時我跟她說:『媽媽,雖然我很多時候都跟你有衝突,但其實我心裏是愛你的。無論怎樣,爸爸沒有離開我們,他只不過是到了神的身邊,我們日後會與他相會的。』完全意想不到,兩星期後,她便叫我買個大十字架給她,取代她原本供奉多年的康藏佛教神壇,跟隨主腳步了。」

娥姐的震驚,源自商媽媽多年來都跟著爸爸週日去教會,但還未接受真理,娥姐為此曾擔心不已。「我一直跟她傳福音,她都不接受。但原來契機就在爸爸回天家時,我跟她說的那段話,觸動了她的心靈。因為這段話語中存著『愛』。她愛我爸爸,她將來想要在天國跟爸爸重聚,便接受天父了。」娥姐強調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一個「愛」字。

「我爸爸其實很像我演的角色嘉琳娜,他很愛我媽媽,而媽媽也是捨棄了很多事物,來跟隨我爸爸的。你可說她愛情至上,但就如神愛我們一樣,不需要任何條件。我們的神不需要我們做任何事,只要你去親近祂,好像你認識一個朋友,你會去親近他,想了解對方更多。」

演戲得滿足  不及遇見神快樂  
與上帝有過熱戀期,有過冷靜期,如今娥姐形容自己再度回到主的懷抱,但不再是熱戀時那種乾柴烈火,而是老夫老妻式的細水長流。人生經歷過起起伏伏,看到主一直以來的計劃與保守,她渴望尋回昔日與主的關係。

為此,娥姐曾向神祈禱,希望神讓她再次親近。「就算演了一場得到無數歡呼聲與掌聲的戲,但那種滿足感是遠遠不及與神相遇的快樂。沒有了祂,生命好像缺了一塊,那個空位,甚至沒有任何人或事可以填補。」

娥姐說,成了基督徒,就是有了一個生命的方向和依靠。「生活中總會遇上不愉快的事,以前會好不開心,甚至會有抱怨,但現在我明白無論任何事,只須交給神,祂自會替我擔當。當然心情也會有起有落,但一陣子就會過去,我現在是笑看風雲。」

基督徒因為有永生的確據,能夠明白生命的真正價值,所以活得從容、自在。不過娥姐也說,自己仍然有許多功課要學習:「羅慧娟(香港基督徒藝人)是笑著離世的,她真的是看透了生死。其實我也不知道,假如自己要面對同樣的事情,能否像她那般從容?我只能盡量學習。」

生與死是生命中最大的奧秘,唯有神才掌握最終答案,只要我們把自己交給祂,祂必保守我們,直至再見祂的面。(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商天娥(前排右)與張崇德(前排左)彩排《馬丁路德》大型音樂劇一幕。

商天娥(前排右)與張崇德(前排左)彩排《馬丁路德》大型音樂劇一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