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小說》甦醒的心

3943_甦醒的心


◎譙進

從窗戶的縫隙中透過來的亮光,在昏暗的屋內悄無聲息地移動。

其中一束劃過睚魯的臉,射入他的眼中。眼睛一陣刺透,睚魯將頭抬起,他意識到天已經亮了。

其實,天早就亮了,外面家人起身忙碌的聲音已經漸漸清晰。但他仍然呆坐在靠床的椅子上如同凝固一般。對他來說,房間中那幾道游移的光線似乎並不存在。夜的黑暗依然如同一張網將他牢牢的罩住。這張網是如此的沉重、嚴密,讓他無法移動身體,甚至連呼吸都極其沉重。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女兒病重  急抓一線希望
已經好久了,他的目光一直固定在躺在床上的女兒身上。他不敢將目光移開。他怕那瘦小的身軀,在他轉頭過去的一瞬間就會消失。

女兒已經臥床十多天了。本來以為只是一點風寒,休息幾天就會過去。但是這一躺下去就沒有再起來,而且食物吃得越來越少,身體越來越消瘦。那曾經如鮮花一樣燦爛的生命,正在迅速地枯萎。睚魯感覺得到,現在的她隨時都可能凋零、破碎,消散得無影無蹤。

那個情景會是怎樣,他不敢細想,也不願意去想。

他心中還有一點點的光亮。那是一個細小的希望,也是他現在唯一的希望。

那個拿撒勒的先知耶穌,他其實以前見過好幾次。先知和他那群門徒常常在這附近的鄉村走動傳道。他也聽過關於耶穌的傳聞,盡是一些醫病趕鬼的奇聞。只不過每次耶穌經過的時候,睚魯只是站在遠處觀望,也沒有去細聽那些傳聞。

畢竟他是有身份的人。

作為會堂的主管,他代表的是猶太信仰的正統。如今是個亂世,各處不時有人冒出來說自己是先知,甚至說自己是彌賽亞。他拿不準這個耶穌是不是個宗教狂,還是個亂黨。在塵埃落定之前,睚魯是不會貿然出手的。

但是,現在他必須出手了。看著愛女的生命在自己眼前一天天消失,他感覺自己也在被恐懼一點點地吞沒。現在,他就像一個快被淹死的人,就算眼前只有一塊朽木也會毫不猶豫地抓住。為了女兒,他已經顧不了其他了。再怎麼怪異的傳聞,再怎麼聳動的信息,只要這個耶穌能夠救女兒不死,他要定了。

罔顧身份  飛奔耶穌腳前
「睚魯!」

他聽到妻子在院子中,一邊高聲地叫著他,一邊向這邊跑過來。

睚魯起身將房門打開的瞬間,妻子也正好推門而入。兩個人差點就撞在一起。

「那個拿撒勒的先知來了」,妻子一邊喘氣一邊說。

「我看見他和他的門徒在渡口那裡,剛剛下船。」

睚魯來不及和妻子說什麼就往外衝去。在他轉身的那一瞬間,妻子看到他眼中閃爍著的晶瑩淚光。

迦百農的人從來沒有看見睚魯這樣失魂落魄的樣子。他飛奔過眾人驚異的目光,並且如此徹底的將自己扔在了耶穌的腳前,以至於所有在場的人都有點不知所措。一直到他重複第三次的時候,大家才聽清楚他氣急敗壞,又夾帶著著哭泣的話到底說的是什麼。

「我的小女兒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讓她痊癒,讓她可以活下來!」

耶穌始終就是那樣的平靜,如同屹立在風浪中的一塊岩石。他緩緩俯下身去,將睚魯扶起。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示意睚魯帶路。

睚魯趕緊收拾好自己的情緒,起身往回走。

雖然身體還在因為不安而輕微地顫抖,但是,至少現在他抓到了那塊救命的木頭。他稍微覺得好受點。呼吸似乎又回到胸腔裏,眼中也多了一絲光亮。

婦人痊癒  瞬間點燃信心
人群開始跟著睚魯和耶穌一起往前。好幾次,睚魯都差點奔跑起來。那條本來很短的路,現在在他看來漫長的難以忍受。他甚至想要攥著耶穌的手往前衝,但是那樣畢竟太不禮貌了。而且,他從眼角的餘光中,感覺到耶穌似乎並不急於到他家。睚魯也只好配合著耶穌的腳步往前移動。

透過清晨帶著霧氣的陽光,睚魯已經隱約看到自己家的院門。快到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他興奮地想著。

突然,耶穌停住了。睚魯的心跳也差點一起停下來。

「誰摸我的衣裳?」

什麼?這是什麼問題?誰摸他的衣裳?這裡這麼多人擠在一起,誰都會摸他的衣裳。而且,這個跟我的女兒有什麼關係?我的女兒快死了,誰在乎什麼該死的衣裳!

睚魯茫然了。

一個女人慢慢地從人群中走出來。

「是我。我摸了你的衣裳。」女人小聲的說。

睚魯認出她來。這不就是那個因為得了血漏,常年不潔的女人嗎?村裏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她的事情。有點可憐,卻又讓人有一點厭惡。畢竟是不潔的病,大家都必須躲著點。

在耶穌的追問下,那個女人開始述說她的故事。耶穌就站在那裡靜靜地聽著。

睚魯的眼中快要噴出火來了。他想把那個女人拽開,他想去打斷這個荒謬的插曲。

你為什麼要為這樣一個女人停留?她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難道就那麼重要嗎?她這病十多年了,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吧。而我女兒已經是氣若游絲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站在這裡等?睚魯彷彿看到女兒如風中搖擺的燭火,冷汗從額頭滲出。他大腦一片空白。

而女人說的話睚魯一句都沒有聽到,只聽到最後耶穌說了一句,「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罷。你的災病痊癒了。」

睚魯突然注意到那女人的臉色泛著健康的粉色,神情盎然,與之前的蒼白截然不同。他意識到耶穌又行了一件神跡。這一次,就在他的眼前。

耶穌鼓舞  睚魯心裡穩固
「女兒……痊癒了,女兒……痊癒了。」耶穌剛剛說的幾個字,跳到睚魯的心中,他不斷重複著。睚魯的心似乎也跟著活了過來。

「這意味著,我的女兒也能痊癒吧。」趕快趕快!他要去拉耶穌的手。

「你女兒死了,不要麻煩先生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睚魯的耳朵裏。那是管家的聲音。

什麼?他剛才說什麼?那句話雖然傳到睚魯的耳朵裏,但是那聲音、亦或其中的信息太過強烈,睚魯感覺自己所有的感官和大腦都突然變得異常的遲鈍。

睚魯還來不及問,另外一個聲音又出現了。「不要怕,只要信。」這是耶穌的聲音。

「不要怕,只要信。」那一刻,這句話穿透籠罩在睚魯眼前的那層迷霧,在他心中迴盪衝撞,他開始甦醒過來。

他轉過頭,看著耶穌。那是一張平凡不過的臉,此時卻如此的清明、安詳和篤定。睚魯感覺自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平靜托起。那曾經如同洪水淹沒他的恐懼,悄然褪去。

耶穌轉身進入睚魯家的門。院子裏很吵雜。睚魯的妻子正被一群人圍著,旁邊的人在聲嘶力竭的哭喊。

睚魯看到妻子並沒有哭泣,而是呆坐在人群中間,兩眼無光。睚魯感到在極度恐懼和悲傷中,妻子的靈魂正被抽離她的軀體。

他撥開人群,走到妻子的面前,將她輕輕攬入懷中。「別怕,他來了。」他小聲地撫慰著妻子。

「為甚麼亂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她只是睡了。」耶穌對著痛哭的人群高聲喊著。

那群人停止了哭喊。有人開始哄笑。有人在小聲議論著,打聽這位搞不清死亡和睡覺之間區別的人是誰。

真光臨在  黑暗氣息褪去
睚魯感到有點憤怒,倒不是因為那不合時宜的笑聲冒犯了他。他只是悲哀他們的遲鈍。如果他們也看到那在一瞬間從蒼白變得紅潤的臉龐,聽到那幾句簡單卻又如靜夜裏的鐘聲般的話,也許他們就不會這樣無知無禮。

這次耶穌倒是沒有再浪費時間。他開始清場,只留下三位門徒、睚魯和他的妻子,將其他人請出院外。之後,耶穌轉身向屋內走去。

在耶穌推開門的那一瞬間,屋外的陽光湧進了這個本來緊閉的小屋。隨著光的到來,黑暗和那股讓人困頓的死亡氣息往後褪去。

耶穌來到女孩的床前。他俯下身,拉起女孩枯瘦的手摸了摸,臉上泛起微微的笑容。

「閨女,起來了。」就像是一個父親,在輕聲呼喚自己貪睡的孩子。

也就是那樣的自然,女孩的眼睛睜開了。她用另外一隻手揉了揉眼睛,輕輕地翻身坐起。

睡眼惺忪,如同一夜好睡。

耶穌轉過身,「給她吃點東西吧,她應該是餓了。」他對睚魯說。

睚魯早已淚流滿面,眼前一片模糊。

(故事源自路加福音八章40-56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