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記趣》與貓狗為友

3944_與貓狗為友


◎林君儀

有隻流浪貓常來家裡覓食。每次牠一到,我就趕緊拿出貓罐頭給牠吃。牠像極疲勞一樣,低頭不語猛食,吃完之後很自然的跳上庭院裡一把藤椅,在那悠然自得的咂嘴、舔毛,而後歇息。我們兩個像極了有默契的密友一般,不需言語,各自寬心。我不趕牠,牠也自在;我上班了,牠還繼續留在院子歇息;我帶上大門,家就交給牠了。

視貓為賓客  憐愛不已  
有時出門好幾天不在家,我想牠會不會來找我?沒有東西吃怎麼辦?我怕牠餓死溝壑中無人知道。所幸回家不久,不知是誰通知牠,或許牠看見我停在外面的車,牠又回來了。到了院中,牠一無聲息,也不咪嗚、也不喵叫,只安靜坐在藤椅上,好像走了許久的路,又像挨餓許久。

每當我一打開門,望見牠安詳坐在那裡等候晚餐,我真驚詫,不知牠來多久了,怎不喵嗚一聲?我慌急的趕緊開罐頭伺候牠。有一次太緊張,竟割傷了手,因為高興牠來,又怕牠走了,卻害得鮮血直滴。然而我心中沒有怨悔,視牠如上賓,自願作僕人了。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一直我都不知牠打哪兒來,往哪兒去?或許真是今生緣會,牠來時我都正好有食物,沒讓牠空等過。我想,要碰見我這樣的飼主不多,要遇見牠這樣的貓咪也少見。

又不知何時,住家附近院子中,一早就聽見貓咪急切的叫聲。這隻貓咪和那隻不同,從聲音聽來彷彿更年幼,卻更迫切。大清早,大家正在睡夢中,無人理牠。我正好早起,聽見一聲又一聲淒楚動人的叫聲,知道「物不平則鳴」,凡物發聲必有某種含意。我不是公冶長,但我知道牠想讓人發現,於是我去尋找聲源。

牠在隔壁鄰居的院子中,我一靠近,牠又躲在暗處或角落。我知道牠期待被看見、又怕被傷害,有人靠近牠、牠又躲避,真是傷腦筋。如此數回,有一次終於看清牠的面貌:原來是一隻小黑貓,亮黃黃的眼睛,全身漆黑,令人憐愛。有一個夜晚,牠又驚天動地的哀鳴,我聽見應和牠的喵嗚把牠引來我院中。拿出了罐頭食品後,牠開始享受美食,就靜音了!

與狗兒相遇  不聞吠聲
曾到海外陌生之地希臘旅遊,經過一處據說是保羅所經之處暗妃波里,那兒佇立著一頭石獅子。一下車,一群野狗迎上來,同伴避之不急,只有我過去撫摩牠們,牠們更親暱迎上來,許是在郊外久不見人,亦無人疼惜,一見人便格外親熱,隻隻摩擦,我才發覺是一隻母狗帶著三隻小狗在野外生存,可惜沒帶食物給牠們。

要上車了,不得不放下牠們說再見。我可以感受到那狗是多麼熱情啊!同伴提醒我,上車前洗洗手,要抹肥皂用水沖一沖。是啊!但牠們在我眼中與我同類、是我的好夥伴,為何要洗手呢?或許我較髒,也或許我有個狗靈魂吧!我見到同類歡喜異常,便不以為意了。

又好幾年前,曾在淡水馬偕醫館旁長老教會借宿,當深夜進去時,院子裡有兩隻體型龐大的狼狗看門。師母和我談話告一段落後突然說:「奇怪,你進來牠們怎麼都沒叫?」我心想大概看見好朋友吧!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坐在教堂階梯,兩隻大狗一左一右靜靜在旁陪伴著。當附近居民通過時,兩狗卻狂吠猛追,兇狠已極,彷彿要噬咬上來。

路人快速穿行,我不知這兩隻狗這麼凶悍,而對我竟如此溫柔。之後我起身參觀教堂,兩狗彷彿左右衛兵引我前行。我坐下禱告,牠們也耐心等候。我必須走了,到外面叫了計程車。當我上車時,兩狗也跟著,在後追趕,好像要跟我奔赴天涯,真是不捨。

住家附近也有兩隻狗,都是別人飼養的,卻因餵食不定期,我主動幫牠們添食,鄰人知道也不語。每每下班拿著雞腿、排骨等剩菜,經過狗舍便自己倒給牠們吃,一隻是小黑狗,瘦弱而可親;另一隻是大狼狗,有點像獒犬

每次見到牠們被栓在鐵鍊上都感愧疚,如果不巧當天沒帶食物,牠們直盯著我看,如此雀躍興奮,而我卻讓牠們失望了。我真想像夏木漱石說「我是貓」,「我也是狗」啊!

對貓狗付出  活出良善
我沒有亞西西的聖方濟(1182-1226)那樣博施濟眾,也聽不懂鳥語,但和他一樣,無論是饑餓的貓狗或覓食的小鳥,都能激起我心中的歡愉和同情。聖方濟認為萬物是人類的兄弟姊妹,因為萬物反映出了上帝的美善。他稱呼太陽、風、火為「兄弟」,月亮、星星、水為「姊妹」,因為這一切都是上帝所創造的,無一不美、無一不愛。

是的,每隻貓狗都是上帝所創造的,來顯現祂的良善。在各種際遇中,我所遇見的每隻貓狗,也必都是神所眷顧的,正如詩篇說:「耶和華啊,人民、牲畜你都救護。」

但願上帝所創造的萬物,都能歡度此生,而身為萬物的同類,我們也能在生活中時時對貓狗付出,如此作為牠們好友的我,才不覺愧疚且同感欣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