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退的生命力

10219838 - close-up of chess pieces on a chessboard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最近在台中和台南參加了幾次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舉辦的「二代私塾」,聆聽少年出英雄的二代觀點,深受啟發!幾位分享的二代董事長或執行長不約而同地提到了「退」這個氣度,令人印象深刻。

退一步海闊天空
「相爭」是人的本性,尤其是在資源不足的環境中。分屬亞伯蘭和羅德的牧人相爭、以掃與雅各在利百加的子宮中即相爭、基拉爾與以薩的牧人相爭、拉結與姊姊利亞相爭(連生個兒子都取名拿弗他利)、約瑟和他的哥哥相爭…直到如今,許多人的生日願望是世界和平,起因在於相爭不斷、沒有和平。

無論是否為傳承與接班的考驗,在處理任何複雜的人際關係時,「退」都是重要的心態和技能。古諺「退一步海闊天空」,但退要有退的空間和條件,若退無可退,即便有退的雅量和意願,退的行動亦難以展開。因此,「退」之前需要發揮創意思考,打造退的空間或要想好退路。

人生無處不談判,只差在是否以「談判」這麼重的字眼描繪那個過程。在談判中,最糟的情境就是零合,任一方退讓都顯得委屈,委屈的一方在後續會有何情緒反應,都在未定之天。談判的技巧中,有一往往被忽略的策略是規避分配式的談判、改採創造式的談判,更淺顯易懂的文字是「把餅做大」。分配式的談判就是前述的黑羊遇到白羊的窘境,但先圖謀共同利益的擴大,再尋求雙方分配到的多更多,達成共識的機率極大幅上揚。

但,「退」在資源捉襟見肘的當代是不容易的選項。能給予的人是富有的人,人際關係中能給對方空間的人亦然。「退一步」會海闊天空或是無葬身之地,往往只在一念之間;許多人際關係中的死去活來只是意氣之爭,不見得真是空間之爭。相爭的結局是否為得不償失,端視得失之間的永恆價值,那些為了短暫、虛浮的「得」所交換的長久、實在的「失」,耗費了多少心力(或財力),只有當事人方能認定值不值得?

在愛中接納與退讓
退,除了構思創造技巧上的空間外,還有更崇高尊貴的道德空間。

上週到德國出差,在南部的紐倫堡待了三天,見識了歐洲小鎮的古樸浪漫、德國轉型的陣痛與「退」的潛力。間歇性的大聲叫囂,除非是酒後鬧事者,在傳統的德國社會中並不常見。尤其這些忽遠忽近的聲浪,在深夜中格外擾人清夢!那夜我從熟睡中被驚醒、甚至輾轉難眠,但從夾雜著Refugee的語音中,感恩的念頭油然而生!

歐洲教堂已成為建築歷史與觀光勝地,基督教堂前豎立的旗子紀念五百年前路德的改教,在德國小城的街道上分不清楚種族的根源,一如老外只能辨識我們是東方人一般。夾雜在驕傲的日耳曼人中,中東與北非的難民極可能成為德國社會轉型的路障,但梅克爾邁向第四任總理近在咫尺,顯示在愛中的接納與退讓可支撐一個社會邁向偉大。曾經,她身陷接納全世界最多難民的政策與政治風暴,但退讓出來的空間,最終在道德的高度上贏回政治的空間與開創未來的創意,展現堅韌的生命力並非巧取豪奪,而是如耶穌示範的僕人領導。

祂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腓立比書二章6節),是耶穌留給我們一個虛己與捨己的枯槁形象。我喜歡英文RSV版本的翻譯did not count equality with God a thing to be grasped,不把與上帝同等這個本質抓著不放,讓耶穌來到世上、走完人生、死在十字架上、完成救贖。作為基督門徒的我們,「退」是堅韌的生命力,在成全之前,是一生的功課。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