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禱文默想 1》我們在天上的父

3950_我們在天上的父


◎馬克白

當耶穌教門徒禱告,祂說上帝是我們在天上的父,當然不是說上帝是「男的」。「男」「女」是生理特徵不同所產生的差異,而上帝是個靈,沒有生理特徵的問題。如果我們誤以為上帝是父親就代表祂是男的,那麼我們就非得創造出一個「女性上帝」來平衡一下不可。然而上帝並無性別,因此我們並不特別需要一個「女性」或「母親」的上帝。

祂是父親也是母親
上帝創造人類,又厚賜萬物給人生活使用,上帝可以說是我們的父母。事實上,聖經中也曾說,上帝對人的愛勝過於母親的愛:「婦人焉能忘記他吃奶的嬰孩,不憐恤他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以賽亞書四十九章15節)或用女性的特質來形容上帝:「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馬太福音廿三章37節)聖經中用父親形容上帝,並不是歧視女性,而是以普遍男性的特質:領導、剛強、主動等等,來形容上帝。

在我成為一個父親之前,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父親,因此我曾經思考過這個問題:「我該如何預備自己成為一個好父親?」我一度認為除了無法親自餵奶之外(這是天生自然的器官差異使然,可不是甚麼性別歧視),所有母親能做到的,我這個父親也都能做到;父親的角色與母親並無差異。我是在真正當了父親以後,我才明白父親與母親是很不一樣的。

女兒出生以後,我和太太會輪流照顧她。剛開始女兒軟綿綿的一團,既不會翻又不會滾,我們對待她的方式都差不多。當她脖子硬了、會爬會走了,太太還是常把她放在身邊,說說故事、放輕柔的古典樂,或是陪她玩娃娃。而我則常常讓她進行一些有點危險的遊戲,比如雙手舉起、把她抱得高高的,讓她欣賞一下「高處不勝寒」。有時抱著她去溜滑梯,享受一下速度快感。我也會抱她去走獨木橋、爬繩網……。

我所做的這一切都遠超乎她個人的能力,也都會讓她的母親覺得心跳加速。可是女兒都不覺得危險,而且看起來還很開心,我想這是因為她知道,父親正抱著她。

後來女兒手腳越發伶俐,當我帶她去玩兒童遊樂器材的時候,她會一邊開心地喊著:「好危險喔、好危險喔。」一邊自己手腳並用地爬繩網。她也會拉著我的手去走獨木橋,一邊走一邊說:「怕怕。」我知道她是真的怕,因為獨木橋距地面的高度是她身高的好幾倍,但與父親的日常生活,養成了她冒險犯難的精神。

祂是完美的典範
對兒女來說,父親是一個可以倚靠的對象,因為他具備足夠的能力保護他的孩子。上帝給男性比女性更強健的肌肉與體能,以及領導、冒險與勇氣的潛能,都是為了使他能完成他的職責。不幸的是,我們這些在地上的父親常常失職,因為我們實在能力有限,並且我們是偉大的父親同時也是罪人。地上的父親並不是全知全能的,這我們能接受;可怕的是有些地上父親不僅沒有保護到兒女,甚至常常傷害自己的兒女,現在這樣的社會新聞越來越多。

父親的形象似乎已經不再那麼美好,我們也不再對父親有所期待,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耶穌要提醒門徒,上帝是「天上的父」。天上的父不同於地上的父,地上的父親會犯罪、會失職、會傷害自己的兒女,天上父親卻不會這樣,祂保護我們永不打盹(詩篇一二一篇3節)、祂以真理引導教訓我們(詩篇廿五篇5節)、祂教導我們爭戰(詩篇十八篇34節)祂自己也為我們爭戰(歷代志下卅二章8節)。上帝是完美的父親形象,是所有父親永遠的典範。

祂使我們彼此連結
耶穌說上帝是「我們」在天上的父,這表明了上帝不僅僅是一個人的父親。所以當我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時,我是在說明自己與上帝的關係,也是在說明自己與他人的關係。誠如耶穌所說:「凡遵行上帝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馬可福音三章35節)凡遵行上帝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而我們同有一個父親。無論我們的年齡差距多大、是否在同一間教會聚會、是否說同樣的語言、是否有同樣的國籍,我們都是上帝的兒女。兄弟姊妹可能會互相得罪、彼此傷害,可是因著有同樣的父親,兄弟姊妹之間的關係永遠不會改變。

耶穌說過有名的「浪子回頭」比喻,因著過去的罪惡與傷害,大兒子拒絕承認小兒子是他的兄弟。即便小兒子已經回頭認罪、父親也已經赦免原諒,大兒子仍拒絕與他們一同歡樂慶祝。父親因此提醒大兒子:「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路加福音十五章32節)

感謝上帝,祂是引導帶領我們的父親,是我們永遠的保護與依靠,又是使我們彼此連結為弟兄姊妹的神。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