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性宗教迫害 俄羅斯基督徒的困境與希望

M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俄羅斯廣袤遼闊,人口達1.45億,境內除主要族群以外,還有超過100種不同種族,操90種以上的語言,而基督徒只佔其中1.2%。

新聞之外的俄羅斯面貌
滬克斯(Marc Ira Hooks)是一名攝影師,目前擔任達拉斯地區浸信會教會組織「CBA教會網」事工部副主任,也曾在東歐地區從事宣教工作。他拍攝了一系列俄羅斯日常人物的肖像,提醒世人除了透過(通常有些偏頗的)新聞畫面理解俄羅斯以外,不要忽略了組成這個國家的人民,其實和其他人沒有那麼不同。

「當我們放下政府使用的語彙詞藻,轉而凝視這些人物的雙眸時,其實我們會發現他們不過是和我們一樣的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生命中都需要出現能夠見證基督耶穌福音的人…」滬克斯如是說。但他也指出,自俄羅斯政府於2006年修訂宗教極端主義法之後,在俄羅斯傳福音變成莫大的挑戰,除了政府核准的俄羅斯東正教教會以外,遊客與國民的宗教自由均受到限制。

根據一位俄羅斯牧師表示,目前在該國的福音派教會處境艱難,經常遭遇「隱性的」宗教迫害。根據新法,若在非官方許可的場所從事宣教或禱告活動,將被視為違法,恐怕受罰。政府也要求電話與網路公司記錄並回報人民的活動紀錄。

期待教會越挫越勇
滬克斯表示,這些舉措的主要目的在於防杜極端宗教的暴力或恐怖行為,並非針對福音派基督徒。然而俄羅斯的幅員過於廣闊,對於法令的解讀與應用經常因地區而有不同,且因為法律的用字遣詞將東正教以外的其他宗教歸為同類,造成有些地區的執法人員格外嚴苛,但有些可能會對基督徒網開一面。如此一來,各教會承受不同的結果,有的受到傷害,有的卻反而更加茁壯。

然而對海外宣教士而言,新法上路之後,海外人士不易取得簽證,無論是短期或長期宣教士的人數都因而減少。即便是志工團體也不見得能順利取得簽證,有些仍能自由進出,有些負責接待的單位則在事後遭到刁難。

對於俄羅斯的宣教困境,阿拉斯加浸信聯會執行幹事柯文頓(Randy Covington)也感同身受,但他仍緊抓著教會能夠越挫越勇的盼望火光。他曾在蘇聯瓦解後的90年代初期前往俄羅斯東部宣教,當時他發現,即便各地仍籠罩於共產主義的陰霾下,即便有時必須付上代價與犧牲,有些信徒仍展現了對福音的無比堅持,生命深深扎根於信仰當中,願意為了堅持信仰在官員面前挺身而出。

儘管美國人普遍視俄羅斯總統普丁為代表,但柯文頓所看到的俄羅斯人民大多嚴謹自制且注重隱私,但對彼此缺乏信任,所以人與人之間缺乏交流。除非熟識之後,才會見到他們好客、樂天、歡樂與極度願意犧牲奉獻的一面。柯文頓盼望在美國的俄羅斯人能帶著福音回到故鄉,因為他們享有海外宣教士所沒有的自由,並盼望他們能與俄羅斯的弟兄姊妹們並肩宣揚福音。

根據俄國法律,即便在教堂內對未信者傳講福音,都有可能觸犯法律。他鼓勵其他信徒為俄羅斯基督徒持續守望禱告,在面對政府對其他宗教的打壓時,能夠持續站立得穩。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