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學信:ekklesia公共參與 在世上見證實現上帝國價值觀

周學信牧師(圖/楊育玫攝影)
周學信牧師(圖/楊育玫攝影)


研經Day3—公共參與的挑戰

【記者楊育玫台北報導】教會該不該參與公共事務及政治議題?中華福音神學院周學信老師九月28日在台北研經培靈會中分享「公共參與的挑戰」,點出教會普遍對於公共事務缺乏關心的原因,以及帶我們看耶穌如何面對公共參與。要如何面對公共參與?他表示,首先得從「公共」的定義來看,什麼是「公共」?所謂「公」指的是,最高統治管理中心,而「共」則是有平等、分享、協作之意。

從教會的希臘原文ekklesia來看,當時保羅使用希臘文中的一詞作為「教會」,這詞在希臘文化中的意思是「政治實體」。對於希臘而言,只要是公民,都有參與政治的權利。這詞的本質和意思不是隱私的,而是具有開放、公共意涵。因此,「教會本身作為ekklesia,應該在世上見證、實現上帝國的價值觀。」周學信說。

教會公共議題落差七原因

雖然可從教會的原文之意窺見教會應該關心公共事務,但反觀今日的華人教會在公共議題和社會關懷上,仍和理想上有極大的落差,理由為何?周學信提出七個原因:一、傳福音佈道優先,二、對舊約聖經的否定,三、福音保羅化,四、對人身體的否定,五、將公義從愛中分離出來,六、華人基督教的分離主義傳統,七、從公共與政治切割分離。

「神不喜悅我們的禱告和傳福音,如果我們沒有尋求公平,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周學信引用以賽亞書一章11-23節說。而基督徒一般不喜歡提到公義,因為講到公義就帶有懲罰,因此對於較多提到公義的舊約產生忽略和否定。然而,當基督徒忽略舊約的教導,也就同時忽略了公義的教導。除此之外,教會也忽略公義其實是與愛同時存在而不是分開的。當講到耶穌的十字架,除了公義,同時還有愛。

什麼是福音保羅化?周學信說:「我們過度使用保羅的眼光傳因信稱義的福音,甚至用保羅的角度去解釋耶穌的教導,而不是用耶穌自己本身的說法:「傳福音給貧窮人、使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四章18節)

此外,當教會過分強調靈魂,就會忽略人身體的需要,而忽略人身體的需要,會導致我們不關心那些身體上有需要的人。教會也因此時常在與人身體有關的公共議題上缺席。傳統教會教導基督徒應該要從世界中分別出來,強調基督徒要「不沾染世俗」,用的是雅各書一章27節,但事實上卻忘了27節的前半段說到真正的「清潔沒有玷汙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

談到教會從公共與政治切割分離,周學信提醒,傳統教會有一種切割的教導,認為公共事務就是政府管,屬靈的事才是教會管。「神管理所有的事,這世上沒有一處不是神管的。如果神只是管教會,那麼這位神是否不要信了?」啟示錄十一章15節:「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面對世上的國,周學信指出,基督徒應該將上帝國的價值觀帶到世俗的政治中。

耶穌與公共參與的關係

周學信以四大要點說明耶穌與公共參與的關係,表示耶穌如何看公眾參與及關心政治:一、神的時候、神的道路,二、「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三、稅,四、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周學信在第一點時提到,耶穌並非排斥政治,而是重新定義政治:神的國是一個單單事奉神的國。(參路加福音四章8節、馬太福音廿章28節)而在路加福音十三章中,耶穌稱當時的王希律為「狐狸」,這代表了一種對當時政治的批判。

國家一定會課稅,而課稅就是一個公共議題。在馬太福音十二章中是否該納稅給凱撒的事例中,耶穌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主耶穌此語表示對當時羅馬政權的尊重,也為了不使人民冒犯當時羅馬政權的律法要求。但是主耶穌特別說「當將神的物歸給神」,原來當時的凱撒被人民當成神一樣敬拜,甚至凱撒要求基督徒對凱撒的像燒香,獲取「燒香證」就可以躲避迫害。神只有一位,但人民面對世上政權的律法必須尊重和遵守,耶穌在這裡智慧巧妙地回答了法利賽人詭詐的陷害。

周學信提到,在馬太福音廿一章中耶穌騎驢駒進耶路撒冷是一種政治活動。當時的時代背景,只有當王進城或者國家軍隊打勝仗回國時,才會有人民夾道歡迎的儀式出現。但主耶穌不是當時政權的王,也不是打勝仗,便騎著驢駒進城,代表顛覆當時的政治和國權。

最後,周學信以普世教會協會的《博塞政教關係宣言》作為給教會和基督徒的反思,其中最後一點提到:「教會有可能至終必須抗拒屬世的政權…但這麼做不是為了要毀滅。…因為屬世政權也是被呼召來成為上帝以及眾人的僕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