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向她說再見

3952_來不及和她說再見


◎愛力思

有一位姊妹因為罹患重病,導致憂鬱,數十天難以成眠。她的狀況很不好,生存意志薄弱,我和其他姊妹聽說此事,結伴去探訪她。這位已表明要受洗的姊妹不諱言地說,她對神有一些怨言,也懷疑神是否存在?

幽谷中的陪伴代禱
當下我想:遭受苦難的人發出怨言,是應該被諒解的事,只要是心裡真實的感受,都是可以對神訴說的,倒不必勉強自己在景況不好的時刻,仍然要發出感謝讚美。於是,我告訴她 :「妳儘管向神提出妳的疑問,說出你的難處,求祂幫助妳。」

最後,我為這位多日無法成眠的姊妹禱告。我向神說:「神啊!我今天只單單向你求一件事:讓這姊妹今晚能好好入眠,讓她知道你垂聽禱告,讓她知道你的同在。」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不料次日清晨,這位姊妹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非常錯愕──神是如此地吝嗇,只不過是一夜好眠,也算是妄求嗎?我也後悔在一位信仰根基不夠穩的慕道友面前,做這樣充滿試探的禱告。

事發前,我們已經知道這位姊妹的狀況不好,卻無法阻止事情發生。許多弟兄姊妹都因此感覺挫折,也開始思考我們與神、與弟兄姊妹的互動──只有讀經、禱告、聚會、見證、講道,是不是太薄弱了?

有弟兄姊妹說,如果這個時候能有人說說預言,給這位姊妹一些盼望、支撐,她或許可以靠著這些亮光,撐過一次又一次的黑暗期。但是預言來自神,豈是人想說就能說?人想聽就得聽?預言若非出於神,恐怕只會招致更多的危險。

在聆聽與言說之間
有人問我,會因為在這位姊妹面前做了那樣的禱告而自責嗎?我確實是有後悔,但還不到自責的地步,因為那是我出於善意的祈禱。而且,在那個時刻,不知所措的我,除了聽她講述難處,也只能為她禱告。

難道不能勸她迎向光明嗎?如果這樣有用,我當然也想如此勸說。但是勸導陷入憂鬱的人迎向光明,是施壓還是紓壓?如果還有迎向光明的能力,誰會選擇繼續困在幽暗中?

沒有經歷過那些苦難的人,實在沒有立場去評斷承受痛苦者的感受及選擇。箴言十七章28節說:「愚拙人緘口也算聰明;他默不作聲就是智慧。」(現代中文譯本)作為不知所措的旁人,靜靜地陪伴,可能會比急於發表意見好。

另一方面,我實在也怕引發約伯受苦時的類似效應:約伯遭遇多重苦難,前來探訪的好友教導約伯要心存正直、尋求神,不可講那些埋怨神的荒謬言論時,約伯說:「你們的高論誰不會說呢?」(約伯記十二章3節),又說:「你無災無禍,卻來嘲笑我;你擊打那快要跌倒的人。」(約伯記十二章5節)於是,那一天晚上,我選擇單純的聆聽與代禱。

受傷靈魂蒙神安慰
我不知道神為何沒有依著我的禱告來回應?但是,受造的我除了求神憐憫外,又憑什麼要求創造天地的神要依著我的禱告來回應?

一直以來,我都不是一個具有「強大禱告能力」的人。我始終是在充滿信心、積極禱告、求神應允,與消沉低吟、求神憐憫之間來來回回。

不過,我心中只有一位神,無論祂的回應是令人狂喜,或是持續保持緘默,我也只能順服。

然而,祂也總是因著我的順服,通過時間帶領我從另一個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又再次認識祂。

告別禮拜那天,我聽見喪偶弟兄淒厲的哭聲,也看到他紅著眼眶,堅強地承擔一切事務,並且一再感謝神。在這之後,他沒有離開教會,反而與大家有更多的互動。

我相信,神已經用祂自己的方式,親自安慰這位喪偶弟兄。

有一位弟兄告訴我,他曾經因為無法及時阻止重度憂鬱的母親自殺,而長久深陷自責之中。之後,他想通一件事:自殺,是憂鬱症最常見的死亡原因。

對於因憂鬱纏身而選擇結束生命,與其將它解釋成自殺,不如將它視為生病的結果──當事人無法抵禦這種疾病。當他轉化角度來看待母親選擇離世這件事之後,他終於釋懷許多。

儘管神的旨意非我們所能測度,但祂依舊滿有憐憫,並用不同的方式在安慰著受傷的靈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