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將孩子交給天父

3953_放手將孩子交給天父


◎李秋瑤(雙連長老教會三芝分堂牧區師母)

在女兒的大學迎新通知單上,唯一一項有關父母的活動,是「大一新生家長座談會」。我不知道大學也有家長座談會可以參加。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把這天空出來,特別去新竹一趟。

孩子離家 內心不捨與擔憂
從孩子幼稚園到高中畢業,我沒有錯過任何一場家長座談會。雖然從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跟老師談,但是我想用我的行動,讓孩子知道父母的關心與在乎,讓老師感受到家長的支持。至於大一新生家長座談會,我倒是毫無頭緒會是個什麼內容。

趕在開始前找到合適的座位,教官先介紹校長及各單位主管,然後校長簡單地分享學校未來的願景。在進行家長發問前,已經主持了四年家長座談會的賀陳校長,很了解家長們在想什麼,他委婉建議家長發問時問題不要失焦,生活的問題盡量讓學生碰到了之後,自己想辦法去爭取、去解決,父母不要干涉太多。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賀陳校長提到,台灣的升學環境,讓很多學生與家長在高中畢業以前的階段,心思完全放在考上一所好的大學。很多原本早應該要學會的生活技能,都因為凡事以課業為重,而被耽擱、忽略了。他說:「大學是最後一個能讓孩子們在出社會前,用最小的代價,最低的風險,學會這些生活技能的時候。所以家長們,請放手、請放手、請放手。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這段話真是切中要害。

我的孩子就讀住家旁的私立國中,又直升高中部。在這長達六年的期間,每天上課到晚上八點多放學,寒暑假還有輔導課程,高二、高三後,更是星期六甚至星期日也要去學校,簡直是全家都跟著孩子們的作息在調整。

每天看著孩子們以台灣學生的標準造型:黑眼圈如時下流行的「煙燻妝」,駝著沉甸甸的書包出門上學,家長心中的不捨,只能反映在除了課業外的事,能幫忙的盡量幫忙做,不敢也捨不得再要求孩子太多。這種情形造成的結果是,當孩子要離家時,父母更多地不放心。

幾個月前和一位長輩聊天,提到孩子上大學要住校的事。她分享多年前送自己孩子出國念大學後,從機場回到家,和先生兩人默默地各自找一個房間哭。一邊說,老姊妹還是紅了眼眶,我似乎也被觸到內心那個隱藏的不安,跟著掉眼淚。我從來都不是一位能放手的父母。

打從要把孩子送進幼兒園時,我就知道「放手」很難。不能自己注意孩子的安全,不能自己觀察孩子的需要,不能及時安慰孩子的情緒,要交給並不了解我一手帶大的孩子的人,來照顧我的孩子,真痛苦。

每個階段都靠禱告放手
我發現,唯一能幫助我交出去的方法,就是禱告。我只有把孩子交給超越時間與空間的那位,比我更愛他們更珍貴他們的那位天父,我才願意放手。

幼稚園小班時,一邊推著娃娃車,我們一起禱告;大班時,騎著單車,載著孩子,我們一起禱告;國小時,我們手牽手上學去,一起禱告;國中時,我們在早餐桌前,一起禱告;高中時,我們在吞維他命後,上學前一起禱告。

轉眼間孩子要離家上大學了,儘管不願意,但是在孩子申請上了大學及高中畢業到大學開學前的這段日子裡,我隱約可以聽到翅膀拍打的聲音。孩子正在準備飛翔。我知道我們該放手了。套句賀陳校長說的:「我知道很難,但是一定要。」

我和先生選擇更迫切地禱告,將她交給天父照顧。每天晚上的家庭祭壇時間少了女兒的參與,我們和兒子三人跪在客廳,分享一天的生活,提出代禱事項,也把所知道女兒的日常活動、課業需求一一代禱交託。相信兒子知道,兩年後,當他像姊姊一樣離開家到外地求學時,父母永遠也會像現在這個畫面一樣,天天為他們禱告。

放手真的很難,還好有阿爸天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