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神學院》尋神啟事

3954_尋神啟事


◎吳獻章(中華福音神學院教牧博士暨宣教博士主任)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詩篇四十二篇1-3節)

離開神 人生充滿漂泊
詩篇和摩西五經相仿,也分成五卷(一~四十一篇,四十二~七十二篇,七十三~八十九篇,九十~一○六篇,一○七-一五○篇),每卷都以讚美作結束。前兩卷的卷首都以溪水開始,且用具象的樹和鹿,寓意人的飢渴:人如樹仰賴溪水(詩篇一篇2-3節),我的心如鹿切慕溪水(詩篇四十二篇1節),浮顯詩人和世人的共同寫照(和缺陷)─飢渴。詩篇四十二篇就是因著飢渴而牽動詩人的禱告。「曠野給我們最大的禮物,就是禱告」(廢奴運動先驅Wilberforce語)。

但世人追尋金錢、地位或愛情等,詩人卻傾訴其追尋的焦點乃上帝,「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四十二篇1節),在此篇中,詩人就用了兩次「你的神在哪裡?」(四十二篇3、10節)。對比於英國神學家McGrath說,人類最大的痛苦是離開他的家鄉,詩人則說:人類最大的痛苦乃離開神。而詩篇五卷就都是以尋神啟事開始(另見詩篇七十三篇25節,九十篇14節,一○七篇5-6節),直到找著上帝,遂將飢渴的情懷昇華為讚美的心路歷程!簡言之,人類宗教史就是一部尋神啟事的歷史,宣教和佈道就是幫助人去尋神,因此,人活著的終極關懷就在於尋神啟事!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詩篇四十二篇共11節中,滿布憂悶、煩躁和仇敵的欺壓、辱罵,且「幾時朝見神?」「你的神在哪裡?」和「你為何忘記我?」等問句出現六次,顯現離開上帝的人生疑惑多!這正好是詩歌智慧書其他書卷的信息核心─描繪人生「無常」的傳道書啟示著,定睛日光之下的追尋必然虛空,遑論追尋者所羅門兼具帝王和智慧之威;約伯記敘述著,敬虔如約伯,仍有「反常」的人生風暴,難怪楊腓力如此述說:「如果『信靠上帝有喜樂』是無神論者的困惑,那麼『信靠上帝有苦難』則是基督徒的痛苦。」離開伊甸園和上帝的人類注定在「無常」或「反常」的軌跡中漂泊著。

世界不可能滿足人心
擱淺的約伯最絕望的,並非失去財產或健康,而是失去神。詩人在此則描繪,過去的屬靈經歷包括「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中」(詩篇四十二篇4節),都不能填補現在的飢渴;為此,漂泊遠離聖地的詩人,從約旦地、黑門嶺、米薩山遙想記念上帝(詩篇四十二篇6節)。我們常在強壯時忘了神,只在星期天呼喚「天父」的人,在一星期餘下的日子裡活得像孤兒;相反的,當信徒離開聖殿愈遠,可能渴慕神愈深。離家的浪子,才知道家好,才領悟到世界不能滿足人心─就像美麗並不能真正滿足女人的心,因為「愈美的臉,愈經不起歲月的摧殘」(莎士比亞語)─滿足人心的乃造人心的上帝!

詩人道出「我的心極其悲傷」,源自「我追想這些事」(四十二篇4節),過往的經歷會俘擄人心;讓人不能「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就是心中那凍結的(屬靈)憂鬱症黑洞。誠然,人間節期具有撫慰歷史傷痕的意義,但若沒有將上帝置於其上(對比之下,摩西在西乃山定節期都是為了記念神,而非人),人間節期可以成為政黨攻擊敵對者的工具,讓整個邦國陷入長期的角力和捆綁!瞧,殺害二十世紀最多生靈的思想學說,就是從十九世紀馬克斯那帶有極端仇恨的腦袋所流淌出來的惡毒!邱吉爾講得對:「如果我們要為現在和過去爭執,我們會失去將來。」

愈靠近上帝愈能放手
詩人朗朗道盡那得以擺脫憂悶煩躁的關鍵禱告:「應當仰望神,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禱告使人跨越黑門嶺或米薩山的距離,讓異鄉漂泊者靠近上帝,走出陰霾和仇恨(四十二篇5-6節)!沒有上帝,人無力跳脫過往的憂悶或仇恨。能否超越環境和心境的捆鎖,完全在於人的屬靈高度;人的屬靈高度決定其態度,遂帶來屬靈廣度、長度和深度。西班牙的諺語「不往前看的,就會落後」,可以更恰當地改寫為「不往上看的,就會變矮」!受傷者若沒有神學高度,容易傷人(Hurt people hurt people),只有靠近上帝才能放手(Let go and let God)!

道出在困境可以找到神之後,詩人立刻指出任何環境都可以找到神,就連瀑布發聲、深淵與深淵呼應之際,乃至「波浪洪濤漫過我身」,都可以找到神(四十二篇5-7節)。其他宗教的神只在定點定時出現;然而真神無所不在,大自然中即可找到上帝,不論摩西所走過的尼羅河、紅海、曠野,約書亞所經過的約旦河,以利亞叫小孩死裡復活的樓上臥室,乃至但以理並三友所經歷的獅子坑和火窯,都可以找到神,就連天上滿佈的星斗,都在訴說上帝的榮耀,傳揚上帝的手段(十九篇1節),因為自然啟示原為特殊啟示而預備(羅馬書一章19節)。

時空不能奪走神同在
道出空間不能隔絕上帝的同在後(四十二篇6-7節),詩人透過平行體「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四十二篇8節)敘述時間不能攔阻神兒女經歷神!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的十災,有白天的「水變血之災」,有晚上的「黑暗之災」;過紅海之際,白天有雲柱遮蓋,晚上有火柱照亮(出埃及記十三章21節);耶穌是在天黑時行五餅二魚的神蹟,餵飽五千男丁(馬太福音十四章13-21節);撒拉、哈拿和以利沙伯也都是晚上懷孕,十個月後遂神奇地生出以撒、撒母耳和施洗約翰。時空絕不能奪走神同在(羅馬書八章38-39節),認真尋求神的必尋得見!

飢渴心靈才找得到神
要找到上帝,就必須如詩人所說:「我的心如鹿切慕溪水」(詩篇四十二篇1節),渴想到如鹿只要水般地單要上帝,不要別的,正如詩人在第三卷卷首所描繪的,除了上帝以外,別無貪愛羨慕(詩篇七十三篇25節) 。人心比世界還大,把世界塞進去後還是空的(法國神學家Pascal語)。一個沒有渴慕的人永遠見不到神蹟,而一個被世界所塞爆的心靈(大如強國的政經顯要,小至清晨起床就被手機所綁住者),是裝不下上帝的。沒有經歷飢渴的人,不知道何為飽足;要找到神,只有一個秘訣─飢渴,因飢渴是最好的廚師(馬丁路德語),虛心才是蒙福的起頭(馬太福音五章3、6節)。

世界有許多雜音,詩人在此聽見別人的嘲笑聲(詩篇四十二篇3節),仇敵辱罵「你的神在哪裡」的諷刺聲(10節),自己質疑上帝「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的幽怨聲(9節)。當受苦擱淺如約伯,陷入必然的三大神學問句時(神在哪裡?神公平嗎?神沉默了嗎?),詩人卻藉著瀑布發聲和波浪洪濤的淹漫(7節),提醒自己,不要「順著你的感覺」,而是順著渴慕上帝的心,持守單純仰望;甚至還包括接納朋友的逆耳忠言,因為最好的朋友,是那拉著你靠近神的人。正如登山寶訓所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馬太福音五章8節)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神。(詩篇四十二篇11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