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特伯里大主教為憂鬱症所苦 受困之時仍不忘要與上主對話

大主教威爾比近日發表聲明,自己錯認生父60年,但他在耶穌基督身上找到自己是誰,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圖/威爾比官方臉書專頁)
(圖/Justin Welby臉書)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說過:「心中的憂鬱就像黑狗,一有機會就緊咬著我不放。」英國聖公會坎特伯里大主教賈斯汀‧韋爾比(Justin Welby)在接受前新工黨政治公關顧問坎貝爾(Alastair Campbell)為雜誌所作的專訪透露,自己這一年來也受憂鬱症所苦,心裡總像有隻黑狗、不時緊咬著他不放。

其實,採訪的坎貝爾自己也是憂鬱症患者,過去還有酗酒問題,時常公開談論要大眾注意這些問題。坎貝爾的姊姊曾告訴他,如果有宗教信仰,就不會感到絕望。韋爾比大主教建議坎貝爾可以閱讀詩篇第八十八篇,應該可以在裡面找到一些憂鬱症的例子。

心中的憂鬱如同黑狗來訪
韋爾比大主教在受訪時坦承:「如果一年前你問我有無受憂鬱症所苦,答案會大不相同。但現在的我卻不時感受到絕望,心中的黑狗偶爾會出現,且當我年紀漸長,才發現原來憂鬱的感受是一陣一陣的。有時候,整體的狀況明明看起來很好,但就是會被絕望感包圍。當我陷入憂鬱時,有時會覺得毫無希望,產生很多負面的想法,但是我還是會與上主對話。」

韋爾比也談論了自己顛簸的童年經歷。他的父母都有酗酒問題,而且韋爾比直到去年中才發現,原來生父竟另有其人。他的母親曾為邱吉爾工作過,而他的生父就是邱吉爾的最後一任私人秘書安東尼.布朗爵士(Sir Anthony Montague Browne)。

大主教表示:「我還記得童年時那些慘淡的時光,和酗酒的人同住真的是一場災難、很恐怖且不安的經驗,心裡更是衝突不斷,因為我愛我的父母,真的不想看到他們這樣。儘管近年才知道生父是布朗爵士,但我仍覺得蓋文‧韋爾比(Gavin Welby)才是我爸爸。」

此外,韋爾比和妻子在1983年時,因為車禍而失去了小女兒,那也是他生命中的黑暗期之一。

韋爾比大主教坦承:「截至目前為止,我還沒因為憂鬱症去看過醫生。但是過去因為在非洲戰亂地區工作,導致之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時曾接受治療。這陣子感覺不錯,憂鬱症似乎好了。」

女兒出書自承奮鬥歷程
其實,韋爾比大主教的女兒凱瑟琳(Katharine Welby-Roberts)也是憂鬱症患者,最近才出書談論自己與憂鬱症搏鬥的心路歷程。

凱瑟琳表示:「我19歲時就被診斷出有慢性疲勞症候群,大一在曼城讀神學院時診斷出憂鬱症。儘管自己的父親就是神職人員,也常常在幫助人,但我也說不上來當時為何會瞞著父母,反而轉向求助他人,可能是自己當時和爸媽沒那麼親,加上我都不肯說。面對一個什麼都不說的19歲年輕女孩,我的父母就算想幫忙也無從幫起,所以當時他們並不清楚我的憂鬱症很嚴重,直到我體重掉到只剩44公斤才瞞不住。」

凱瑟琳透露:「不過,我現在和父母的關係和當年大不相同,加上社會進步了,大家也對憂鬱症有更深的認識。當憂鬱症發作時,早上一睜眼就要和腦中的憂鬱念頭爭戰,根本沒有精神力氣做想做的事,甚至一週最多只能工作兩天,看著同齡的朋友能實踐夢想,只讓我更加自慚形穢。最糟的時候,我曾自殘,但是一想到自殺的內疚,還會牽連其他的人,我實在無法一走了之。」

凱瑟琳指出:「直到遇到我丈夫後,我的心理健康問題才開始改善。如果現在的我是個19歲的憂鬱症患者,那我父母的做法肯定會很不一樣,因為現在有關憂鬱症的資訊很多,大家對這個病症也有更深了解。」

凱瑟琳之前也參與了英國心理健康慈善機構「同心協力」(Heads Together)所拍攝的宣傳影片,該片由威廉王子、凱特王妃與哈利王子領銜發出呼籲。此外,凱瑟琳也表示,寫作也幫助她對抗憂鬱症。(資料來源:The Church Times,The Telegraph,Premier)

相關新聞

主教之女患憂鬱10年現身分享—奮戰就是一種勇敢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