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拿書查經3》約拿的屬靈探險:魚腹中的詩篇禱告

3956_魚腹中的詩篇禱告


◎白恩拾(牧師,台灣恩約協會理事長)

經文:約拿書第二章(本文使用和合本修訂版)

有人說:「我不太禱告,除非我遇到困難。但我的生命充滿困難,所以我一直禱告。」這話聽來很現實。但生命確實有很多困難,禱告對有的人有實用價值。

不禱告的先知
但對約拿竟是個例外!他的生命遇到麻煩,也不禱告。他躲避上帝,逃到他施,在地中海遇到暴風。船上所有的人都起來「哀求自己的神明」,唯獨約拿不禱告,他獨自「下到艙底,躺臥沈睡」。船長求他禱告,約拿不要。約拿不是無神論者,他信上帝,還向船上的人傳福音:「我敬畏耶和華,天上的上帝,他創造了滄海和陸地。」

就是在逃避上帝的時刻,約拿傳的福音還是大有果效─「那些人就大大懼怕」。但他還是不禱告!海浪越來越洶湧,他知道是因他在敵擋上帝,上帝阻擋他的路,但他不禱告。他不求主平靜風浪,卻要人把他丟進大海,止息風浪。船上的人並不願意,但他寧死,也不禱告求救。

為什麼一個「敬畏」上帝的人寧願滅亡,也不禱告?約拿的內在世界怎麼變得那麼剛硬,抗拒上帝的意志怎麼那麼強?我們像約拿嗎?我們是否喜歡上帝聽我們的,不喜歡凡事聽祂的?上帝的旨意若滿足我的需要,我就喜歡。如果不順著我,我就敵擋。

我們敬拜時,雖能有正確的認信:「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像約拿一樣,我們的自我形像是:「我敬畏上帝」。甚至為別人的危險,為傳福音,我都奮力禱告呼求。然而我們是否是願意為外面的事禱告,卻很少為自己裡面的光景禱告。跟約拿一樣,我們期望看見上帝的國度復興,但寧可被暴風毀掉,被丟下船,也不為自己的罪禱告。別人看我是「敬畏上帝」的人,但最裡面的我常想逃離上帝。這方面,約拿實在不是好典範。

畢德生牧師提到另一個人,走了一趟相似的旅程,也在地中海遇到危險。不同的是:這個人順服上帝,他肯禱告,他是好榜樣。

兩篇不同的地中海船難記
是的,他的名字叫保羅。使徒保羅也要去他施(羅馬書十五章28節),但他不是逃避上帝,他是順服基督,要把福音傳到地極─大海那邊的西班牙。

主後59年,他因為一個誣告的案子被送去羅馬。他希望去羅馬處理法律問題,然後去他施傳福音。他從該撒利亞出發,一路風大不順利。在船上遇到贖罪日,他禁食禱告(使徒行傳廿七章9節)。

保羅不斷禱告,因為他知道旅行危險,需要禱告。到了克里特島,上帝提醒保羅,將有危難不要往前走。但船上沒人聽他,大家只管把貨物丟下海。許多日子,大家都看不見太陽和星星,人們害怕,但不禱告,只有保羅和基督徒同伴禱告。上帝告訴保羅:不要害怕,平安,每個人都不會死。

保羅把好消息傳給船上的人,他說:「諸位可以放心,我信上帝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他以主持聖餐的方式,帶領大家感謝吃飯,276人都吃飽。後來船觸礁,所有的人在馬耳他島獲救。所以我們可以說,使徒行傳廿七章是《新約拿書》。保羅代替約拿,在上帝的旨意中,重新走一趟去他施的地中海之旅。

保羅與約拿都在地中海旅行,都去他施,都遇見暴風,都把東西扔進大海,兩人都沒到達他施。約拿船上的人都禱告,唯獨約拿不禱告。保羅船上的人不禱告,只有保羅禱告。保羅帶給人平安的應許,約拿被丟入大海,別人才得平安。

兩篇地中海船難記給我們看見:面對同一位上帝,一個先知、一個使徒,兩種不同的反應。上帝費很大的力氣,救約拿脫離剛硬和不順服,也花很大的力氣,處理保羅的驕傲和兇殘。這位上帝有時也在我們身上,興風作浪阻擋道路,要救我們脫離剛硬和愚昧的罪。直到我們禱告:「願你的旨意成就」。

約拿黑暗中發出深切祈禱
上帝的意思不是要懲罰毀滅約拿。要那樣做,太簡單了。上帝要救約拿。現在,約拿終於開始禱告─在魚肚─一個安靜、黑暗的內室,最靠近上帝的地方。在三天之中,約拿用詩篇禱告。他平時的操練,現在不加思索就用出來,都立基在九首詩篇中。

詩篇是無與倫比的《公禱書》,大衛和詩人們的禱告,被約拿用來禱告,被基督用來禱告,也被保羅和歷代聖徒用來禱告。詩篇是聖徒禱告的總集,它教我們和眾聖徒,以禱告一起加入上帝永恆的旨意和國度計畫。那個計畫包含了以色列、尼尼微、他施,還有上海、台北或溫哥華。用詩篇禱告,可以重整我們內在的意識,避免自我中心的妄想祈求。

教父亞他拿修教導人以吟誦詩篇(chanting)來禱告,這是舊約和新約聖徒正統的禱告形式。吟唱詩篇可以糾正我們的靈魂,這單靠朗讀文字是不夠的。若加上簡單曲調吟唱詩篇,將解除人內心的混亂與不和諧,使思想與情緒趨於合一;免得頭腦想對的事,做出來卻是惡的。在詩篇禱告中,我們把靈魂放入曲調中,更正內在錯誤的韻律,使內心自然整合,靈魂被規範,而不再懼怕。

吟誦詩篇帶來靈魂醫治
詩篇包含我們生活的所有層面,內在世界各樣的狀態和思想。藉著吟唱詩篇,我們的靈魂與聖靈結合,將帶來醫治果效。在亞他拿修之後,許多歷代聖徒都體會到這智慧的妙用。連加爾文也發現詩篇的超凡功能,他說:「詩篇是我們靈魂每一部份的解剖學。我們情緒中能感知的每一部份,沒有不在這個像鏡子的詩篇裡面反映出來。其實,聖靈在當中為我們畫出生命中所有的憂愁、悲傷、害怕、懷疑、盼望、關心、疑惑…。」

約拿被上帝帶回到禱告的殿─魚肚子,在那裡以詩篇禱告,禱告救了他。他的焦慮、分裂、憤怒、仇恨,都被詩篇刺入剖開。他的理性與感性,思想與情緒,教義與經驗,上帝和自己,都重新復合。他想離上帝有多遠,上帝就在多遠出現。他想把自己撕裂成多少份,上帝的恩典卻是一一尋回,重被編織連結。約拿這位個性強硬的先知,終於安靜下來,開始禱告。三天的禁食禱告,帶來美好的轉變。

也許較嚴苛的讀者會覺得,他的禱告缺了大衛犯罪後禱告的元素─認罪悔改。在這禱告詩中,認罪的確不明顯,但後悔中的許願確實存在。他承認自己在「心靈發昏」的狀態,願上帝「將我的性命從地府裡救出來」,他要得救和得醫治。

藉著禱告,約拿回到上帝面前,不逃亡了。上帝接納罪人的禱告,一個全新的方向開始。這是禱告的最高功能:上帝重新得回敵擋祂的罪人,歸向自己。約拿與上帝復合,也與自己復合。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