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詩歌中享受屬天平安

3958_詩歌中的平安


◎愛力思

最近,小孩放學回家告訴我,聽說前幾日社區裡有位身障兒從五樓墜地。那個身障兒的模樣,我稍有印象,常見一位外勞牽著他在花園裡散步。

雖然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但我很難過,這家人一路上應該承受了許多壓力,孩子和大人都很辛苦。先生聽我用「辛苦」二字來形容,他說這不止是辛苦,這是很深的悲傷。

目睹悲劇  內心憂懼
晚飯時,我們為這戶不認識的鄰居禱告,求神憐憫安慰這一家人及外勞,也接受那孩子的靈魂。

禱告完,小孩又轉述社區其他小朋友的說詞,勾起我那天的印象。事發在某天上午八點多,一小時後,我買完菜回家,下樓拿報紙時,正好看到拉起封鎖線的現場,地上蓋著塑膠布。

當時我疑惑地想,這裡在做什麼工程嗎?還多看一眼,心裡頭也納悶,為什麼清得空空盪盪的?好像不太尋常!

想到這一幕,我心裡開始有一些感覺。那是一種快要心生害怕的感覺,但這種感覺立刻被很深的悲傷蓋過,一種油然而生的悲憐,讓我再度為那一家人及那個逝去的靈魂禱告。

我問小孩:「知道這件事,妳會害怕嗎?」小孩說:「還好。」在基督教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和我的童年真是有別!小時候在傳統信仰家庭長大的我,住家附近若有喪事,總是會很緊張害怕,走路要繞道、眼睛要避開,口裡還要不停地念佛號,特別是喪宅進行法事的聲音,更是加劇我的害怕。媽媽和姊姊們也都如此。

事發那幾天,我經常遙望著那戶人家,為死者及生者禱告。不過,害怕經過現場的情緒是存在的。又過了幾天,神的平安漸漸的充滿我心。我想,這大概就是神的應許:「憐恤人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馬太福音五章7節)

沒想到事隔一週,小組內一位慕道友姊妹,夜間在LINE群組裡求援,她方才在自家陽台目睹鄰居跳樓自殺,那淒厲的叫聲及玻璃碎裂的聲音,讓她驚懼不已……。

無法停止想像

這位姊妹與丈夫分住兩地,獨自帶著幼子住在大樓中,我完全可以想像她的害怕。我向她述說自己日前遇到的狀況,試圖讓她感到被同理,教導她如何為自己禱告,並請教會為她代禱,也提醒她不要因著一時害怕,又去尋求民間習俗的「收驚」。但她卻說:「我無法停止想像死者的景況,就連在地下室停車,都會想著上面就是失事現場。」

我安慰她,在事發的最初幾天,驚懼的情緒都會處在高點,但這樣的情緒會漸漸緩和下來。倘若一、兩週後還是沒有改善,再考慮是否與牧師會談。

因為疼惜她所受的驚嚇,我當下產生一個衝動,想送她一個十字架項鍊,告訴她,若害怕就握著那十字架默默禱告。我想,有個實體物陪伴,或許對她會有增加安全感的作用。

然而,這個送十字架的念頭很快就消退了,因為我擔心這位慕道的姊妹如果因此增加安全感,會很容易把十字架當作是神,如同亞倫的金牛犢一般。如果是這樣,那十字架項鍊和民間掛在頸上的平安符有何不同?

於是,我傳了詩歌的網址給她,告訴她,害怕的時候就學著唱這首詩歌《願》。讓詩歌陪伴自己,也讓詩歌驅走恐懼,為社區帶來平安與祝福。

這首台語詩歌歌詞為:「為這塊土地我誠心祈禱,願主的真理若光全地遍照;為這個城市我謙卑尋找,願主的活命臨到這的百姓。阮全能阿爸天父,願國降臨,願貧窮與悲傷離開咱的心中;阮全能阿爸天父,願國降臨,願盼望與喜樂永遠惦咱心中。」

吟唱詩歌  與神連結
在我們所居住的這塊土地上,確實存在著許許多多窮苦、悲傷的陌生靈魂,他們需要被祝福、被安慰。當所有憂傷受苦的靈魂也蒙神光照時,我們的社區、城市、國家才會有真正的平安。

我曾經因為大埔拆屋事件痛心難眠,在黎明時分,獨自繞著大樓的中庭花園一次又一次吟唱《願》;也曾因為高雄氣爆事件帶來的不安,與眾弟兄姊妹整晚吟唱它。在吟唱中,我的痛心、憂傷、驚懼、不安的情緒,會漸漸平息,並奇妙地轉化為平安與祝福。

一次次的經驗讓我相信,當我專注吟唱詩歌的同時,神也在專注聆聽,我們彼此透過詩歌在溝通,而祂賜下安慰來回應我。

雖然有人說:「禱告,是基督徒屬靈的呼吸。」可是對慕道友而言,禱告是有難度的。慕道友可能向神講兩句話,就詞窮了;也可能因為不習慣神的靜默而不知所措。在這樣的時刻裡,不妨鼓勵慕道友,透過詩歌向神表達情緒。

相信滿有憐憫與慈愛的神不僅垂聽禱告,也垂聽我們唱的詩歌,並在我們的吟唱中賜下祂的醫治、平安及祝福!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