瘸腿的雅各

瘸腿的雅各


口述/S. W.牧師;採訪/林敏雯

撞進黑洞

回應神的呼召,成為宣教士,是我人生中重大的轉捩點。在亞洲服事近四十年了,看見神的國度不斷擴展,讓我時時感恩。然而在協助建立教會、開拓服事工場、培訓同工、為傳福音到處奔走時,我撞進一個黑洞。這場黑洞歷險幾乎讓我失去服事、失去人際關係,像是變成另一個人。

這黑洞便是憂鬱症。

首先從我的個性談起。向來喜歡幫助人,有什麼計畫、提案總是率先響應,不落人後。當我和另外兩位同工開始一項全新的事工時,由於對宣教工場熟悉及當地語言能力得心應手,我成為新事工的「龍頭老大」,不知不覺中當上「解決問題先生」。不論事工或同工,什麼疑難雜症都找上我,我都樂意解決;不論策劃什麼,我都想貢獻心力與經驗。我極在意別人的看法,總希望別人都喜歡我。

開始時進展極其順利,直到與一位同工的相處有了磨擦,用盡方法仍未見改善,頓時領會︰「我也有辦不成的事!」這個負面想法不斷在腦海中盤旋,讓我感到強烈焦慮。我也意識到服事中承諾過多,以致準備不足,又更心慌,甚至不願出門。於是多次臨時取消原訂的會議,無法完成預定計畫,將擔子交由其他同工承接。

每一次失約,每一次推拖,我對自己深感失望,並嚴厲譴責,在心裡狠狠罵自己「笨」、「沒用」、「不負責任」。一個揮之不去的念頭:「別人會怎麼看我?」讓我吃不下、睡不著,不願與人接觸。原來話多好動的我,現在卻退縮、安靜,只想找個洞穴躲起來。

掙扎過程
妻子眼看情況不對勁,找我一起禱告。老實說,當時對神的話和禱告都已失去興趣。雖覺軟弱無力,卻不放棄掙扎,依然以為自己可以解決,想靠自己勝過低落的心情。近八個月後終於見了家庭醫師,診斷證實──我得了憂鬱症!於是開始藥物治療,也接受不定期的心理輔導。

向差會說明情況後,我沒有減緩服事的步調,心想既已接受治療,也看出一點療效,應該很快能「痊癒」。

這可是大錯特錯。

藥物和輔導只是療程的起始,稍稍解除癥候,並沒有觸及心靈深處的病根。情況一有改善,又很快退回原地。經過差會推薦,我和妻子來到美國加州「鏈接關懷中心」(Link Care Center)的退修會。

關懷中心是為全職服事的基督工人設立,在那裡接受輔導的有牧師和宣教士。其間我開始看見自我譴責事實上是思想的扭曲,也學習用神的話奪回思想,重新認識自己在神眼中的價值和地位。

短期的退修會幫助不小,因此與妻子決定再回來接受更長期的住宿輔導。對我幫助極大的是學習指認出負面思想,一有貶抑自己的念頭出現,便立刻寫下來。如此一來減緩這些具殺傷力的思想速度,也將心思意念轉向神,不再只專注自己。

輔導過程中,我也意識到「幫助者」的傾向,美其名是熱心事奉,其實根源是驕傲,想讓人知道「我能」。榮耀的神怎能容許人竊取祂應得的尊崇?也只有在憂鬱症的黑洞中徹底接受「我不能,但神能」的真理,才能謙恭俯伏,接受神對我的改造。

看見希望
妻子必須回到工作崗位,我獨自留住關懷中心繼續接受輔導。少了她的陪伴,倍覺孤單。一天早晨梳洗時,看著鏡中的自己,想尋索那個曾經熱情事奉、為神的國度奔走不休的我。還有這麼多人等候聽見福音,我怎能繼續「病」下去?神啊,祢可聽到我的吶喊?

此時心中浮現一句經文:「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詩篇27:1)是啊!在憂鬱的黑洞中躲藏太久,我忘記自己是榮耀君王的孩子,有基督時時同在。瞬間一道銳利的光劍射入洞穴中,讓我看到希望,真實感到神的同在。於是開口大聲感謝神的作為,祂讓我經歷黑洞,必領我進入光明,也必使我復原。

再度回到宣教工場,我不敢掉以輕心,找到此地最好的精神科醫師和心理治療師,持續生理與心理醫療。有幾次覺得已經「好了」而自行停藥,結果憂鬱症復發。近幾年來遵循醫師囑咐,持之以恆接受治療,藥量已減至最低,並每半年見一次心理治療師。

除了定期維修,我也學習記錄身心靈狀況,作為日常保養。我設計了一個大印章,上面刻有幾個項目,方便我記下情緒高低、運動時間、靈修時間、與妻子的溝通等等。這些具體數據幫助我省察、衡量,免於退回憂鬱黑洞中。

重新出發

憂鬱症不僅影響身心靈健康,更波及家人和同工。妻子和孩子們一直是我最貼心的夥伴,她們不斷為我禱告,以言語和行動鼓勵安慰我。同工們得知我的病情,也給予全心支持,沒有人口出批評或貶損的話,甚至有人送我半年期的健身房會員卡,因為知道運動所產生的安多芬(endorphin)和血清素(serotonin),有益於情緒健康。

還有一群忠心的朋友是我的屬靈遮蓋。即使我陷於黑暗中,他們禱告的力量就如一股堅軔的繩索,緊緊牽繫,讓我不致落入谷底;當我向著光明匍匐前行,及時拉我一把。他們是神給予一位牧者最好的禮物。

然而我自己也需要調整服事心態和時間表。過去參與多樣事工,隨時都有人找我,手機響個不停。現在我需要謹慎檢驗這些事工到底哪些是神要我做的,哪些是我自己想插手的,哪些是礙於情面勉為其難接受的。過去對同工失信,現在要贏回他們的信任。因此必須為自己的承諾負責,答應要做的事便充分準備,不再推託。

或許藥物治療與心理輔導還需要很長時間,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否有「好了」的一天,我有如與神摔跤的雅各,從此瘸著腿。然而這是我的掙扎,也是神信實的記號。神容許我藉由這段經驗幫助別人,特別是弟兄們。在弟兄扶持小組中,我格外留意是否有人情緒低落、過度焦慮,或顯現憂鬱症的其他先兆。依統計數據來看,婦女患憂鬱症的人數遠超過男士,我想不見得真是如此。因為男人普遍畏懼承認,不願接受診斷。以我為例,見證憂鬱症的確是個難言之隱,相當棘手,然而我所信靠的神必要帶我走過幽谷,進入光明。

這段黑洞歷險讓我再次俯首於神的寶座前,尊主為大。深刻了解自己的有限,知道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清楚自己的身分─天父的孩子,期許靠著神的恩典與力量成為無愧的工人。

祂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這是我可以信靠的。

(若希望與S. W.牧師進一步聯繫,請電郵[email protected]。)

記者小檔案:
林敏雯,投身文字事奉,專注寫作與編輯。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31期:當心靈流感籠罩牧者時)http://www.shen-guo.org/lame-jacob.html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