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讀百年台灣》阿春兄的故事

3959_阿春兄的故事
北港朝天宮廟前大街(引自《開台尋跡》)


作者連瑪玉簡介:1884年誕生於英國,15歲決心到海外宣教。1907年進入愛丁堡女宣教師學院學習,25歲時受派到台灣,1912年與創辦彰化基督教醫院的蘭大衛醫生結婚。連瑪玉為了讓英國青少年瞭解台灣宣教的實際工作,曾陸續出版三本台灣故事集,生動刻劃1910-30年代台灣的風土民情、常民生活,以及初代信徒改信基督教的心路歷程。

* * *

多年前的某一天,有個男人走在灰塵彌漫又炎熱的路上,長途跋涉要去彰化。他來自幾英里外的村莊,要到彰化的大市場去買蔬菜與其他物品。從身上的衣著看得出他是個鄉下農夫。

鄉下農夫遇上紅毛番
快到彰化時,他聽見附近竹林環繞的村子裡發出古怪的嘟嘟聲。他走進去一探究竟,看見一位奇怪的外國人正吹著一個從沒看過的東西。這一定是鄰居所指的「紅毛番」之一,他甚至聽過人家用「外國鬼子」稱呼他們呢!這個人肯定不是鬼,當然也沒有紅色毛髮,這位名叫阿春的農夫打定主意,要留下來聽聽這長相古怪的男人說些什麼。

這個外國人將喇叭收進盒子裡,開始發言。

「他怎麼會講我們的話呢?」阿春問旁人:「而且還說得那麼清楚。」

梅監務牧師講道講個不停。炙熱的陽光強烈地射下,他好幾次停下來,喝口好心的村民為他端上的茶,還有一、兩次坐下歇會兒,精神抖擻地揮著扇子,抹去額頭上的汗珠。

有人說:「別停下來,請再多講一點給我們聽。」於是,梅監務牧師立刻又繼續講道了。

有些聽眾留在那兒一直聽到結束,還熱切地請求他下次再來。有些人聽了一會兒就離開,他們說:「我太笨了,聽不懂。」有些人是趁著工作的空檔來聽,然後就回頭忙自己的事,心裡想著,那位奇怪的外國人,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阿春就是這些聽眾之一,他聽了一陣子,才又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心知不能待太久。離開前,他打斷梅監務牧師的講道,問說:「你要怎麼上天堂呢?」得到的答案是:信耶穌就能上天堂。

阿春繼續朝著往彰化的路前行。

那個英國人反覆說著:「天堂是我家!天堂是我家!」真的是這樣嗎?天堂是什麼呢?他必須相信的耶穌又是誰呢?……

回到自己的村子時,太陽已經西下,如此長途奔波讓他感到疲累。把扁擔交給丈母娘,年輕的妻子打水來,他脫下外衣,用一條小毛巾沾水絞乾後,擦拭赤裸裸、汗涔涔的身子。飯後不久,他就躺在竹床上,拉下蚊帳,裹著被子,好讓自己安穩地沉睡在夜色裡。

可是,「天堂是我家!天堂是我家!天堂是我家!」腦海裡又浮現這句奇怪的話了。這話是真的嗎?耶穌真的能……?阿春在如此困惑當中,很快就睡著了。

孤兒入贅 繼承家業
十四歲的阿春是個孤兒,受雇於村子不遠處的農家,幫他們下田工作。他是個好孩子,認真地把事情做好。當他年齡漸長,農家夫妻倆不但喜歡他,也看重他的工作。幾年後,農夫去世了,他的妻子非常憂傷,納悶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才遭到神明如此惡待。她帶著女兒們在葬禮中行禮如儀,然後就必須回頭過日常生活。

田裡的農事該怎麼辦?農夫的妻子沒生兒子。她很喜歡阿春,他是個了不起的工人,脾氣又溫和。阿春還會演奏樂器,也會唱歌謠給熱心的聽眾聽。而且他的相貌還長得不錯。何不讓他娶自己的長女為妻呢?如此一來,不就能讓他照料農事?

果然,不久之後,阿春和她的女兒阿銀就結成夫妻了。他們當然不是在教堂舉行婚禮,而是祭拜家中供奉的神明和祖先牌位,連著二三天會有不少宴客歡樂的場面。

阿春現在經管所有的農事了,猶如這戶農家的兒子一般。婚後沒多久,他就在前往彰化的市場途中聽見梅監務牧師講道。或許你以為他會立刻離棄偶像成為基督徒,但是,他根本沒這麼做。阿春雖然記得「天堂是我家!」卻仍祭拜著偶像,有時甚至還參加進香團之旅,前往福爾摩沙最著名的北港媽祖廟拜拜。

鞭炮聲中祈願豐收
這真的是路途遙遠的旅程,得在炎熱且灰塵彌漫的鄉間小路長途跋涉三天,才到得了目的地。越靠近北港,同行的夥伴就越多,這趟旅程的最後幾個小時,他會置身於數百名進香客當中,大家都是有志一同,要去膜拜最偉大的女神。

阿春會帶著幾樣熟食:雞、鴨、魚、豬及豆干。他還帶了一個裝著幾疊金紙、幾束香、幾支紅燭、一些鞭炮的籃子。這些供品,都是要給偉大的女神和其他次要神明的。

抵達北港時,群眾在街道上爭先恐後地推擠著,男男女女以及小孩子們都湧向大廟。其他像阿春這樣的香客則擔著沉重的供品,他們當中許多人還拿著小旗子、護身符與鈴鐺,使得這些香客沿路發出叮噹聲。快到廟宇時,他們聽見別的香客放鞭炮發出的砰碰巨響,一進廟宇的中庭,就有燃燒柱香所形成濃烈的煙霧,迎面撲鼻而來。

阿春奮力從香客中擠向前行,分別將食物供奉諸神,偉大的女神得到最多的一份。當神明們享用著食物的「風味」時,他燃起自己的香,並放了鞭炮。接著點亮小紅燭,擺放在神明面前。然後走到中庭的大金爐那兒,將自己供奉的金紙投入烈燄裡。……

阿春大聲向神明祈願,多次俯伏在偶像前的地面上。然後取走所供奉的食物,以為神明們已享用過,滿意了。

在廟宇的中庭與大門口四周,有許多可憐的乞丐。阿春會把這些好東西分給乞丐們,然後兩手輕省,心中充滿希望地踏上歸途。

他心裡想著:「我現在可以期望有個豐收。我辛辛苦苦地花這些錢供奉偉大的女神,她一定會悅納。我的水牛會好好地耕田,我的豬不會染上瘟疫,我種的馬鈴薯會長得又大又好,我的稻子收成後會賣得高價。」

越拜越勤 為何心不平安?
阿春認為是進香後不久,神明賜下他心中特別渴望的一個小男嬰。他和阿銀該多麼高興啊!他們現在一定要謝神,還得獻上更多供品。

但是,惱人的日子接踵而至。家中不時起口角,情況惡劣到讓阿春非常不快樂,難受極了。終於,有一天,阿春在盛怒之下揚言要了結一切,打算把小男嬰帶去賣掉,然後獨自遠走他鄉。

阿銀的妹妹已婚,住在另一個村莊,聽見此事就趕來探望。她愛阿銀,想到阿春的脾氣竟然壞到威脅要離家,讓她非常憂愁。前往探視的途中,她忽然想起,曾聽說不遠處有個禮拜堂,可以使壞脾氣的人變得和善,而且那些「壞嘴」的人在聽了道之後,往往變成會說好話。她自己並沒有去教堂求助的特殊需要,不過,或許這正能幫上阿春。

他們交談時,她告訴阿春的第一件事就是:「何不去禮拜堂聽道理呢?」

阿春馬上想起梅監務牧師和兩年前的那場講道,「天堂是我家!」這些話再次浮現腦海裡。是啊!為什麼不去禮拜堂多聽一些呢?也許會給他帶來好運,比神明們賜予的更興旺也說不定。

接下來的禮拜天,就看見阿春跋涉在鄉間道路上,前往五英里外的小教堂。一位很熱誠的人正在講道,他名叫張有義 。他注意到阿春走進禮拜堂,馬上看出這人從沒來過。禮拜結束後,他直接走向阿春,很熱切地和他長談,阿春專心聆聽。

阿春要回自己的村子了,臨別時,張有義說:「你現在一定要常來教會,一定不可缺席,你會漸漸懂得所有的道理,到最後就曉得耶穌是你的救主。」

這事之後,阿春沒有去做那些曾經出言威脅的事。他照常在田裡工作,而且馬上和善對待丈母娘及阿銀。接下來的六天,他都辛勤勞作,決定下個禮拜天要再去聽張有義講道。

可是到了禮拜天,卻發現田裡實在忙得根本沒空。秧苗等著要栽種,不可能延緩耕田的事。看來這個禮拜天非得缺席了,從下個禮拜開始,再按時前往吧,他心裡這麼想著,一面將犁抬上肩,領著水牛出去工作。

不一會兒,他就蹣跚地踩在水深及踝的泥巴田裡。偏偏這頭水牛今天早上好笨,一直站住不肯動,結果犁田的進度非常緩慢。然後,阿春覺得不太舒服,肚子竟大痛起來。他心裡想:「看吧!我今天沒去禮拜堂,上帝就用這樣的痛苦處罰我。下個禮拜天不管多忙,我一定不能缺席。」

天賜產業 認識真光
自從這次以後,阿春再也不曾缺席小教堂的禮拜。張有義在遷往他處傳道之前,一直不斷教導、幫助他,並且將他轉交給接續的傳道人。阿春認得的字很少,只懂得少數幾首詩歌,就很渴望學習白話字。

新任傳道的小女兒名叫謹慎,於是由她來教阿春白話字,才不過學了幾禮拜,他就能閱讀自己的聖經了。每天夜裡,他都就著一小盞昏黃的燈光,研讀那本珍貴的書直到很晚,在傳道的幫助下,很快就明白所讀的奇妙含意。

這期間,他也央求丈母娘禮拜天和他一同去做禮拜,她看阿春的生活和以前大不相同,就樂意前往。接下來他們帶著阿銀去,她跟在他們身後,跋涉於稻田間的小路,將胖嘟嘟的男嬰緊綁在自己背上。

這事過後沒多久,阿春和阿銀得了另一個兒子。他們曉得這回不是偶像的作為,於是將孩子命名為「天賜」。他們一同為這新得的小寶貝感謝上帝。

現在他們很快地除去偶像和祖先牌位,開始在家中同心禱告。阿春領著家人敬拜上帝,用他那把奇特有趣的弦琴帶大家唱聖詩。全村都聽得到他們唱詩的歌聲,鄰居會來站在門口傾聽。阿春也會讀聖經,然後閉上眼睛禱告。

「看!他在跟那位看不見的上帝說話呢!」鄰居們說道。

禱告結束後,他會花很長的時間跟在場的人說話,將發生在自己身上奇妙的事告訴他們,說起從前他的心靈是多麼黑暗,如今卻因為相信並敬拜真神上帝而充滿亮光。

什麼是信靠耶穌?何謂得救?
某個禮拜日,大約是阿春開始定期上教堂的兩年後,傳道人宣佈,梅監務牧師下個禮拜天要來主持「問道理」,意思是任何一位男女只要願意,都可以來請問梅監務牧師,是否能接納他們成為教會的一員。阿春怦然心動,決定要報名成為候選人,當然也因為能再見到梅監務牧師,可以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他而滿心喜悅。

梅監務牧師在禮拜六下午抵達。是的,就是他!還有一支喇叭裝在盒裡,吊掛在他肩上呢!阿春一臉笑容,充滿渴望地趨前。

「梅牧師!你還記得我嗎?四年前你在彰化附近講道,我在那兒聽,你告訴我天堂是我的家!而且……」阿春將發自內心的喜悅,傾注在梅監務牧師感同身受的耳裡。

「而今,我要來請問你是否接納我進入教會。」阿春補充道。梅監務牧師和這位農夫談了一會兒,詢問他有關耶穌生平的問題,要看他懂多少。阿春輕易地答覆提問,而且答得很正確。最後梅監務牧師問道:「嗯,你認為自己得救了嗎?」這是個大問題。阿春沒料到會這麼問,他坐著思索。

接著他的臉色一亮。

「為什麼這麼問呢?是的,我當然已經得救了。」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信靠耶穌。」

「什麼是信靠耶穌呢?」梅監務牧師追問。阿春再度沉默了。

然後,他回答:「就好比一個人走在路上。暴風雨突然臨到。路邊遠處有一間房子,他就跑過去躲雨。這個人躲進房子裡,並且相信這間房子能保護他不受暴風雨侵襲。耶穌就像那間房子,我們信靠祂且躲在祂裡面。」

隔天,阿春被接納成為教會的一員,並且首度領受聖餐。

阿春公開告白自己信靠耶穌後,有天晚上,他才剛躺下要睡覺,突然想到一個點子。每個禮拜他有一天可以休息去敬拜上帝, 其餘六天要工作。但是,這六天都是為自己而辛勞。為何不拿其中的一天來為上帝做工呢?他在這寧靜的夜裡思索著,並且告訴上帝,他決定這麼做。

他的丈母娘及阿銀為此感到焦慮,惟恐家裡收入會頓減,不過,當她們聽阿春說,他確信上帝不會讓他們有所欠缺時,就都同意他的想法。

於是阿春每禮拜六早上一吃過早飯,就離開農莊出門去了。他手臂夾著弦琴,口袋裡放著聖詩,輪番跋涉在周圍的村子裡,一面唱聖詩,一面用刺耳的弦琴來伴奏,向所有願意聆聽的人傳道。禮拜六晚上回到家時,他疲憊不堪,嗓子也沙啞,但是心裡卻有不可思議的喜樂……

3959_阿春兄的故事1

阿春兄(原書附圖)

 

3959_阿春兄的故事2

本文與圖出自:《蘭醫生媽的老台灣故事:風土、民情、初代信徒》
作者:連瑪玉/原著 鄭慧姃/漢譯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